|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啄木诗 > 八十章 观海
  好在月色正浓,一行人挪到院中,院里的游人闻声也参与其中,原本雅乐的茶会,在各抒己见中变成了清谈会,华芳躲在窗后听着众人的辩论。

  “庄子说人生寰宇之间,若白驹过隙,溘然而已…一生如此短暂,究竟怎么过才算不枉此生?”

  “逍遥山水间,领略世间一切美好!”

  听起来是很惬意,在众人的认同中,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见。

  “那谁去父母跟前尽孝?谁来教育子女?谁来养家糊口。”

  说的也是,众人陷入沉思。

  “一只鸟想飞越洋海,去看看海的另一端是什么?它什么也没带,只口衔枯枝,累了就把枯枝扔海里,它站在浮枝上休息;饿了就捕鱼吃。就这样,它终于到达了海洋的另一端。如果背负太多,小鸟哪也去不了。”

  众人纷纷附议

  “说得太好了!孔子不也周游列国讲学,这并不影响他孝顺父母,教育子女。”

  “汉高祖也是背井离乡,东征西讨建立了若大的王朝,使得中原一统、四海归心。顾虑太多、畏手畏脚最终都会一事无成。”

  又有人提出不同见解

  “我们今天能如此逍遥自在,都是祖上兢兢业业打下的殷实基础,如果我们只知挥霍,将来又能给我们的子女留下什么?烂摊子吗?”

  “现在是和平盛世,各行各业都在蓬勃发展,家族的基业有叔伯、有管事和掌柜们处理,兄台怕是杞人忧天了。乱世有乱世的担忧,活在盛世只管享受盛世的安乐,先辈们辛苦征战,使得中原一统,都是为了子孙后代能享福。”

  “老子提倡无为而治,庄子说清静无为,前朝有萧规曹随,不也一样使得国泰民安吗?”

  “临渊鱼,不如退而结网…

  华芳不懂玄学,但曾听哥哥说起过摆脱欲望的束缚,返璞归真,最终达到心灵上的宁静,以追求绝对自由…这就是老庄思想。

  清谈还在继续,爬山太耗力了,华芳熬不住便沉沉睡去,一觉天明…

  晨钟低沉、绵长的声音响彻整个山谷。

  华芳出了院落,见空地上七十来位道士,忘我的打着八卦拳,不少游人也跟随其后晨练,吐延也在其中。人很多,场面却十分静谧。

  卯时,用过早饭后游人纷纷下山,华芳一行人往清河走去。

  “华姐姐,你们中原人都能言善辩吗?”吐延道,以前总以为灼灼的嘴巴利害,昨晚才发觉中原的辩才。

  “你说的是昨晚的辩论吧?在中原那叫清谈,过几天到了清河,那里清谈名士云集。”

  “吵嘴也能出名?虽然他们说的都很有道理,也太匪夷所思了!”吐延惊讶

  “可不是吗?这几年很风行。”

  “我们还是直接去琅琊吧,说不定你哥哥的辩才更利害。”

  二十天后,他们到达琅琊王府,却被告知诸葛夫妇出门游玩未规。

  华芳找了个当地人引路去海边,咸咸的海风、宽广无垠的碧海,瞬间让人忘却所有烦恼…

  吐延五人更是脱下外袍,直接跳到了海里。

  “太漂亮了!小姐,我们不走了,就在这定居吧?”灼灼也极爱这蓝色大海

  华芳笑笑“好啊!”

  “我们也去玩玩!”灼灼提起裙子往水边走去,一起一伏的海浪拍打着沙滩。

  “当心湿了鞋袜。”

  灼灼干脆把鞋袜一脱,任海水拍打着脚面。

  “好舒服呀!小姐也试试。这水一点也不冷,要在幽州这时候该下雪了。”

  华芳腼腆的看着远处的吐延一行人,正在水里打闹嘻戏,没空往她这边瞧。灼灼一把把她推倒在沙滩上,强行脱下她的鞋袜。

  “你呀!就是把自己拘得太紧了,老夫人不在了,这里也没有人认得我们,您大可以放开了玩。”灼灼牵起华芳的手往水中走去

  多日的奔波,华芳早就有些胀痛,脚一得到解放确实舒缓了些,加上被阳光晒热的沙子,柔软的海水冲洗脚踝,一时也爱上了这种释放的感觉。

  远处的吐延望着华芳和灼灼难得这么开心,捉弄之心渐起,偷偷摸摸的走到灼灼身后,一把横起她往海深处走去。

  “你要干嘛?赶紧把我放下!”灼灼恼怒的盯着吐延

  “爷还有笔帐没跟你算。你地王屋山捉弄爷,怎么滴想赖帐吗?”吐延坏笑的对灼灼道

  “你想怎么算?”灼灼一点惧意都没有

  当水漫过吐延腹部,他一把将灼灼丢到海里,满以为灼灼会尖叫‘救命’,谁知她一入海便往下沉,随从的嘲笑声也嘎然而止。

  “不会吧?这丫头是铁做的不成,这么浅的水她也能沉?”

  吐延紧张的往灼灼下沉的位置走去,海中一跃而起的灼灼,抱着猝不及防的吐延的脖子,往海深处摔去。

  吐延呛了口水刚浮出海面,灼灼拉着他往更深处游。

  海面不平远非江湖可比,只在小河里玩水的吐延呼吸渐渐紊乱,当一波一波的海浪袭来,吐延呛了好几口水。

  “我游累了要上岸!”吐延一边咳着一边紧张道

  “你不是想游水吗?我陪你呀!”

  “我腿抽筋。”吐延甩开灼灼想要回游,被灼灼一把拽了回来。

  “腿抽筋你还能游?跟姐说你在也不报复了。我就放你回去。”

  吐延看着海边的随从和华芳,他们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放心吧!这么远,又有海浪声,他们肯定听不到。”灼灼打消他的顾虑

  智谋高人一等的吐延,何曾受过如此打击,心里一时拐不过弯来。

  灼灼见状小暴脾气又上来了,拉住吐延的脖子继续往前游

  吐延终于鼓起勇气,毕竟小命更重要

  “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

  灼灼满意的撒手,吐延拼命回游。

  “你们在海里聊什么呢?灼灼怎么那么开心。”华芳好奇

  “灼灼水性怎么那么好?”吐延不答反问

  “我们住在江边呀!东吴倚长江为天堑,曾经以五万水兵完胜三十万曹军。东吴百姓几乎人人善水。”

  “是我孤陋寡闻了,我真应该多出去走走。”吐延有苦难言,郁闷万分。

  华芳给吐延披上衣服,又把自己的外袍给灼灼披上。

  一行人找了个小渔村投宿,琳琅满目的海鲜和海草,都是他们从未见过的美味。

  第二天,他们随着渔民出海捕鱼,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当月亮爬上了海平线,海潮上涨,海浪狂啸的声音让华芳等人再次震撼…一群人在夜晚的沙滩上喝酒观潮,日子过得舒心又踏实。接连几天都不见诸葛夫妇归来,便启程回了幽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