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啄木诗 > 七十四章 满月宴
  西院的净房,氤氲的水气充斥着整个房间。

  “容大来信说外祖父摔了一跤,我想回趟晋阳看望外祖父。”华芳仅着薄纱替王浚搓着手臂

  “我陪你回去,不过我不能离开幽州太久。”王浚一身肌肉,披散着头发霸气十足。

  “不用了,我会在那住一段时间。”

  王浚心中一紧,不被需要的感觉令他小小的伤怀,伸手绕过华芳的腹部把她抱在腿上。

  “知道你很孤单。前段时间忙着边防,入夏才得了空,你不会生我气吧?”王浚蹭着华芳的肩膀耳鬓厮磨。

  华芳腹部那几层松散的赘肉,像极了泔水面上的浮油,让她恶心到极点,她努力的忽视这份丑陋的存在,王浚无意碰触到,再次提醒了她。

  “你的胡子扎疼我了。”华芳寻了个借口,顺势挣脱他的臂膀

  王浚心里咯噔一下,夫妻多年,他怎会不知华芳在回避。

  “帮我剃掉吧?”

  华芳起身出了浴桶,绕到屏风后面换掉湿衣。王浚看在眼里,段部来提亲之前,二人的感情一直很好,情到浓时还会撒娇让他替她穿衣。

  华芳换好了衣服,见他仍一动不动的坐在浴桶里。

  “看什么呢?水都冷了还不出来。”

  王浚这才慢悠悠的坐到镜前,任华芳摆弄。

  当须毛除尽,华芳生涩的用热毛巾替他清脸。王浚露出白净的下巴和上扬的唇角,上苍真是厚待男子,二十九跟十九岁的男子皮肤差别无几。她这朵昨日黄花想到一身奇丑的赘肉,神色一紧。

  不知为何?这个生辰总让王浚想起往事,他们第一次接吻也是在他的生辰,她弯腰为他粘假胡须,心里也像这般装满了心事。

  “你在想什么呢?”王浚抚着华芳的脸蛋,她会不会也想起了往事?那些往事对她来说是开心还是难过?

  华芳正准备起身,王浚一把拉过她,也像当年般深深一吻…

  茵园

  卫绣逗着王裔,元白在院里给王裔的小衣熏艾,夏天到了蚊虫多。

  “昨晚听到动静了吗?西院可闹腾了,夫君昨晚等了一宿没见着人,发了好大的火,那贱人回来就把夫君关在门外。”卫绣瞧了眼门外的元白,今天是王裔满月,王府却跟没事似的,她想不明白:王家一脉单传,元白生下裔儿是多大的功劳呀!浚哥哥怎么就看不都看一眼呢?

  “后来呢?他进去了吗?”元白随意问了一嘴

  “进去了,翻墙进去的。”卫绣叹了口气,这半年来浚哥哥很少往后院跑,她们都守着院门口眼巴巴的盼着他来,他倒好,宁肯爬墙都要去西院。

  元白低着头没搭腔,神色晦暗。

  “今儿好歹是裔儿满月,自家人还是会庆祝的,夫君说不定会来,你弄得这满屋子艾味,别把他熏跑了。”卫绣被刺鼻的艾味熏得够呛

  “高墙都挡不住他,他要是想来,这点艾味算什么?”

  “唉…”卫绣在次轻叹。

  “姐姐有什么可叹惜的?他不来我这,也不在乎裔儿,但他把府里的主事权交给了姐姐,府里最好的东西都交给姐姐保管,姐姐在将军心中的地位是无人可及的。”元白道

  “你这样说话就没劲啦!谁不知道他是冲着什么去的?”卫绣白了元白一眼

  元白收拾好衣物进了屋,坐到卫绣面前。

  “你想让她消失吗?”

  这个‘她’毋庸置疑就是华芳。

  “难道你不想吗?你儿子都生了,如今还无名无份的,难道你没怀疑是她的原因?”卫绣反问

  “姐姐这又是什么话?什么叫怀疑?将军就是怕惹她不高兴,不然怎么可能连自各的儿子都不肯抱一下?”

  “上次生胄儿我就动了动嘴皮子,浚哥哥一年多都没在理我,要不是趁着我爹爹大寿把他唤进京,加上灭东吴这么大的战功他都没份,这笔帐自然要算那贱人身上,这才让浚哥哥妥协的。这半年浚哥哥很少上她屋,可其它院里也一样没去呀!要除掉她还不能被浚哥哥查觉,这基本不可能。”卫绣是有气没地方撒,这种闺闱之事,她又不能次次都找娘家。

  “他们之间也不是无隙可寻,只是缺一个时机。”

  “什么时候时机到了你支会一声,姐姐一定全力配合。”卫绣勾起一个微笑,她相信元白的智慧。

  元白也朝她咧出难得的笑容,总算没白废她这些天的敷衍。

  晚宴

  一家老少乐呵呵的享用美食佳酿,元白抱着王裔难得一次坐主位。

  “元白姑娘,该给小少爷剃发了。”婆子正准备抱过王裔。

  “瞎了你的狗眼,这是崔夫人。”王浚匆匆赶回

  “老奴糊涂,请将军恕罪!”婆子吓得伏在地上。

  元白的名份算定下来了,来得很突然,但并不出人意料。

  “起来吧!将军不会跟你计较的。”元白淡定的把王裔交到婆子手上,婆子战战兢兢的把王裔抱到一侧。

  “我来吧!”王浚接过剃头师傅手中的刀,俨然像个心细的慈父。只不过王裔终究太小了,刚剃了两下,哭声而至。王浚一边耐心的哄着,一边小心的剃着。

  元白心慰的看着父子俩。

  老夫人满意的看着王浚,掠了元白这么久,自然是要告戒她这种行为不可取,更不会让她母凭子贵后变得狂妄。

  王胄见大家都把目光投向父亲和小弟弟,跑到父亲腿边道:

  “爹爹,你在干什么?胄儿也要。”

  元白怕王胄在旁捣乱,会连累王浚剃伤了王裔,拉过王胄玩笑道:

  “世子爷都这么大了还剃头,想做小和尚不成?”

  “四弟要做小和尚啰!”一旁的王韶笑嘻嘻道,两个妹妹也跟着起哄。

  “不许瞎说!”文世晖训斥王韶,不悦的拉过王胄

  元白忽而意识到说错了话,尴尬的坐回了原位。

  华芳回头对灼灼小声道:“也不知慕容大哥现在在哪游荡?若是能邀到他能省很多事。”

  昨晚得了王浚首肯,华芳急忙给吐延去信,邀吐谷浑父子到晋阳会合,一道同游。

  “有吐延也不错,那家伙贼精贼精的。”灼灼道

  “吐延刚当了爹,抱着娇妻爱子,恐怕舍不得出门了。”华芳笑道

  “将军怎么会这么爽快?”灼灼纳闷

  “我跟他说外祖父摔伤了。”

  灼灼一笑,两个月前,老爷子拄着拐杖在花园里摔了一跤,问题本就不大,早就好了。

  “妹妹这么高兴,是有什么喜事吗?”文世晖对华芳道

  “我外祖父摔了一跤,贱妾打算过几天回晋阳看看。”

  文世晖神色一紧

  “哟!那可不得了。姐姐也备份薄礼,你帮姐姐带过去,务必好好照顾老太爷。”

  “谢姐姐挂心,妹妹一定带到。”华芳抚着王胄稀疏的头发

  王胄呆呆的看着华芳。

  “胄儿的头发跟裔儿的胎毛差不多,会不会太稀了些?”华芳又道

  “我也纳闷,妹妹的头发又青又多,怎的胄儿会这般?”文世晖也担心

  “多剃几次幸许有用,头发跟胡须一样越剃越粗,到十八岁在剃一次,发际线的绒毛也会顺服。”王老夫人插话

  “刚好有现成的剃头师傅,让浚儿顺手也剃了。”赵姨娘接荐

  “还好是夏天,剃了头反而更凉快。”文世晖把王胄抱到王浚跟前,华芳也跟在后头

  “你们还真把我当剃头师傅啦?”王浚笑笑。

  王裔的头剃好了,只在后脑勺留了一缕发,曰:‘留根发’,倒也趣致。

  “现在又没仗打,英雄无用武之地,给你点事做你倒不乐意啦?”华芳玩笑

  “你可仔细些,别把我胄儿的头皮蹭伤了。”文世晖担心道

  “姐姐放心,妹妹在他后头呢。他若手抖一下,妹妹便将他的头发剪得一根不剩。”

  华芳说着,果真拿起一旁的剪子。

  “你们俩为了儿子,倒把夫君架到火上了。到底是夫君重要还是儿子重要?”王浚好气又好笑

  “当然是儿子重要。”“儿子重要。”二人异口同声道

  王浚:“…”

  “胄儿不要做小和尚…”主角王胄突然‘叭嗒’的流眼泪。

  “哎哟!瞧把你吓得…等胄儿长大了,娘去慕容部找天下最美丽的姑娘给你当小妾,另给你娶十房媳妇。不用你做和尚,这样满意了吧?”华芳哄道

  “十房媳妇,你爹爹才四房,这你都不满意?要不…你给我也娶十房?”王浚也低下头捏王胄脸蛋,又对华芳道

  华芳拿着剪子在眼前空剪了几下,王浚惊恐的后退两步。

  “我就说说而已!快把剪子放下,仔细伤了自己。”王浚呐呐的接过华芳手中的剪子,握着她的手讨好。

  “你娘亲恼了,胄儿在不听话,仔细你娘亲一个媳妇都不给你娶?”文世晖吓唬

  三岁的娃哪里懂娶媳妇的含意,更不会懂和尚是什么意思?怕华芳倒是真的,姐弟几个都怕这个娘,没想到父亲也怕。王胄愣愣的往文世晖怀里钻。

  真是一物降一物,这么傲娇的儿子栽在妾室手里,赵姨娘摇头叹惜。

  元白低下头,卫绣眼中满是嫉恨。

  “还不赶紧帮儿子剃头。”华芳见王胄安静下来催道,并柔声安抚王胄:“剃了头就不会长痱子了。”

  王浚忙动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