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啄木诗 > 六十六章 产子风波
  “你们忙你们的,我跟她说几句话,你们听到了只当作没听到就好。”卫绣盯着产婆道

  两位产婆点了点头,卫绣递给她俩一包沉甸甸的银子。

  产婆见了银俩跟看到毒蛇一样怕它咬人,低着头往后缩。人人皆知卫绣与华芳不睦,卫绣行事狠辣,在刺史府惯来横行,下人们惹不起她。华夫人若在生产期间有事,她们同样也要担责。喜莲避了出去,其它丫环借口换热水、催汤药,能回避的都避出去了。

  “你们放心,我真的只是说几句话。”

  卫绣把银俩硬塞进产婆怀里,转身望着华芳。

  “有一件事你应该知道你祖母已经死了,就是浚哥哥带你去代郡的那一年死的,据说是被你母亲活活气死的。你猜你母亲这四年过得怎么样?”

  难怪他当时不让我跟外祖母告别。父亲是孝子,发生这种事,父亲定不能原谅母亲,华芳泪流满面。

  “你想知道左芬的消息吗?”卫绣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华芳望着卫绣,她知道不是什么好消息,但她早已无力说话。

  “听说皇上只把她当摆设,从来没有碰过她,她在宫里过得还不如宫女,宫女过二十五岁起码还能出宫。这是她的笔墨,你想看吗?”

  卫绣从袖口抽出一沓纸签,见华芳一直盯着纸签看,卫绣展开来念“一叶题诗出禁城,谁人酬和独含情。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乘春取次行。”“花落深宫莺亦悲,上阳宫女断肠时…”

  卫绣念到一半停了下来,低下头望着华芳,露出瘆人的笑。

  “你知道她是怎么进宫的吗?是我托人向陛下进言。左芬那丑样,陛下怎么会看上她?她还一副清高的模样,拒绝侍寝。后宫是什么地方?那些见不着皇上,宫怨积深的后妃们,恨不得扒了她的皮。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浚哥哥每天接送她上学,亲自替她赶马车…我都没有这待遇。”

  华芳愤慨的伸出手,拼命的想要抓住卫绣。

  卫绣往后退了一步,衣角从华芳手上滑过,华芳的手软棉棉的垂了下来。

  卫绣笑嘻嘻地看着她那副垂死挣扎的模样。

  “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明知浚哥哥不喜欢她,还自作聪明撮合。是你给了她希望,她现在每天呆在宫里想着浚哥哥,瘦得已经没人形了。皇上看到她那副瘦骨如柴的模样,应该觉得很恶心吧?”卫绣笑道

  “啊…”华芳愤怒,大叫了一声昏死过去。

  随着华芳一声大叫,婴儿洪亮的啼哭声也响起。

  “嘤嘤…”

  “是男孩,是男孩!”产婆大喜

  卫绣惊在一旁。

  丫头出来报喜,众人大喜,掺着王老夫人进屋,围着世子一顿猛夸,忽而听闻灼灼凄厉的叫唤。

  “小姐,小姐,你怎么啦?你醒醒啊!”

  文世晖绕到屏风之后,华芳双眼紧闭,面无血色。

  “在去多请几个大夫来,把府里的家丁都派出去找大人。”文世晖道

  众人又开始忙活,负责接生的产婆和丫环面如死灰。

  华芳在昏昏沉沉间见到祖母,她在山间一座独楼里洒扫洗涮,过得十分凄苦,她依旧跟华芳走时一样硬朗,只是面如枯稿…华芳想起祖母一生艰苦,无依无靠,经常食不裹腹,还能把儿子培育成才,这是多少女性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待儿子功成名就,她却没能享几年福就走了…以前她总责怪祖母对她刻薄,她生下三个女儿就扔给了大夫人,从没尽过一天母职,唯一喂过一次韶儿,还把她扔地上跟狗一起吃,她对女儿又何曾包容!华芳望着祖母清瘦的脸,愧疚之情难以言喻…

  一会儿,诸葛靓的脸呈现在她眼前,这些年她过得还算如意,她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他了…不知道她婚前失踪,对于他来说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也许他会成为众人的笑柄,一辈子抬不起头来;也许他为了平息流言,会匆忙择偶…华芳看着他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他的眼里望尽沧桑…

  左芬的脸也出现了,那是她俩最后一次见面左芬入宫前她去送行,左芬从车厢里露出脸来冲她笑,此时的左芬佝偻着身体,脸瘦得没有一丝血色,慢慢地…两行鲜血从她眼里流了出来。

  “啊…”华芳一声惊叫,从梦中惊醒。

  “纤纤…不怕!有我在。”王浚胡子邋遢的坐在床前,握住她的手。

  她已经很久没有听他叫过这名字了,仿佛已是前尘往事。

  “小姐,你醒啦?”灼灼紧张的声音,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你们怎么啦?也病了吗?”华芳望着二人枯黄的脸

  “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了,大夫说你在不睁眼,就…”灼灼哽咽道

  “瞧把你们俩吓得,我哪有那么容易死?”华芳虚弱的笑笑,伸了伸僵直的身体

  “你还笑得出来,大人守了您三天没合眼了。”灼灼嗔道

  “你醒了就好,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已经让人去请大夫了。”王浚沙哑的声音,眼皮似千斤沉重

  华芳把王浚拉进怀里“我没事,又让你辛苦了,眯一会吧!”

  王浚躺在她身侧,握着她的手,立马陷入梦乡…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灼灼正要离去

  “等等…”华芳忙叫住灼灼。“我的孩子呢?”

  “是个小世子,他很好,都督给他起名‘胄’,现在正在大夫人屋里,大夫人和姨奶奶都把他当成眼珠子似的看着。”

  “你有没有听说过吴国最近的状况?祖母她老人家还好吗?”

  “我本来不知道的,你昏迷这段期间老叫老太太,大人说她老人家多年前就已经不在了。”灼灼再次滴下两行清泪

  原来是真的,那左姐姐的事也是真的罗?华芳默默流泪。

  “小姐,你别哭了,还好都督真心待你好,你昏睡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没离开过。季霖催了好几次,让都督回去处理公务,他都没理。”

  灼灼替她拭去泪珠。

  “你也辛苦了,把你惊着了吧?”华芳拉着灼灼坐在床沿

  “吓死奴了!奴在这只有您一个亲人,如果你都不在了,我该怎么办?”灼灼继续流泪

  华芳替灼灼拭泪“不哭了,这不是没事了吗?”

  “产婆说你没力气了,卫夫人来了一趟,你立马就生了!奴才不相信她有这么好的心,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不过是歪打正着。你有没有想过嫁人?趁着我还能在大人面前说两句话,定不叫你吃亏。”

  灼灼摇摇头“自从父母过逝,叔父把我卖去青楼,是老爷救了我,他告诉我有小姐的地方才是我的家。你和公子来晋国那些年,她们都欺负我…”

  “我知道了,你也累了,去睡吧!等你睡醒了,我有件事要你去做,叫喜莲进来服侍。”

  喜莲一进屋便‘扑通’跪在华芳跟前。

  “夫人,奴婢对不住您!求您责罚。”

  华芳望着伏在地上的喜莲,分不清她是忠是奸?

  “不怪你,我也知道她的为人。你先起来吧!”华芳想起身,王浚一直握着她的手不肯松,她只得作罢。

  “去把世子抱过来让我瞧瞧。”

  喜莲出去不久又空着双手回来,尴尬的望着华芳

  “夫人,她们不让抱出门。”

  华芳不悦“你就说是都督要见。”

  “奴也这样说了,可大夫人说孩子太嫩,不宜移动,若是谁要见就去南院。”喜莲说罢低下了头,不敢看主子的脸。

  南院是文世晖的住所,最好的东院归了卫绣,华芳住在西院。

  这是怕她抢世子,华芳想了想道“你在跑一趟,就说我身子还没好,世子我没办法照顾,我只是想看两眼;若她还是不肯,我只好请都督把孩子和奶娘一起带过来。”

  喜莲转身出去,这次文世晖亲自抱着王胄过来。

  “妹妹醒了?世子太吵,我担心吵到你,想等你好些在把世子还回来。”文世晖略有尴尬

  “姐姐说什么呢?我哪会带孩子?我不过是想看几眼这差点要了老娘命的东西。”

  文世晖这才舒展眉头,大方的把世子抱到华芳跟前。

  “我的劲还没恢复,你抱着就好,我就看两眼。”

  华芳不好意思让她知道王浚抓着她的左手不肯放。

  “你瞧瞧,他长得多像夫君。虎头虎脑的,刚出生就有八斤重,可沉啦!”

  文世晖坐到床沿,望着沉睡的王浚,这父子长得确实挺像。

  华芳抚了抚王胄稀疏的头发,欣慰道“长得还不赖,胖成这样,该把奶娘愁死了!”

  文世晖一笑“妹妹不必担心,请了仨。”

  “那边可得注意点,她已经耐不住了。”华芳有所指

  “小心着呢!胄儿身边吹过的风都是筛过的。”文世晖轻松一笑

  “你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碰上这么好的嫡母。”华芳逗逗王胄肉肉的脸蛋

  “咱们的运气还长着呢!我们一定会活得比别人都好!”文世晖捏着王胄的双下巴自信道

  “你这么沉,把你母亲累坏了,赶紧回屋祸害奶娘去。”华芳戏言,见王胄健健康康的,她也就放心了

  “那妹妹好好养病,我就不打扰了。”

  文世晖抱着孩子出了西院。

  “原以为她只是不喜欢女儿,没想到亲儿子都不肯抱一抱,真没见过这么狠心的娘。”文若道

  元白不搭腔。

  “不抱就不抱,这样更好!”文世晖把孩子交给奶娘,揉了揉发酸的手臂。

  “她的病显然跟那位有关,都督会不会处置?”文若道

  “大伯父下过命令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能对她不敬。她爹现在是少傅,将来就是太傅,根本没法动她。”文世晖道

  经此一事,华芳元气大伤,休养了三个月才康复,在此期间她让灼灼频繁来往慕容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