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啄木诗 > 四十四章 风波起
  建业,一群贵妇人兴致勃勃的聊着侍中府的惨事,已为人妇的施淑女,嚷嚷着要去侍中府探病,众贵妇们本就无聊凑热闹。众人行至张府,张夫人急忙的出来会客,一听来意脸色铁青,平素里她们的关系也不差,这些落井下石的玩意。

  张夫人挤出笑容,道:“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小女有伤需要静养,诸位请回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走还是不走?

  施淑女率先起立道:“怎么能这样?我们也是很忙的,好心好意来探病,她怎能如此不识礼数?”

  “我看那诸葛将军不要她,根本不是因为毁容,太没教养了。”

  “就是呀!哪有长辈来探望,做晚辈的面都不露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言,都没有一句好话。

  “你们…”张夫人气极又不知如何反驳,别小瞧这帮长舌妇的嘴巴,三人成虎,搞不好明天全建业城都认为纤纤的德行有亏。

  李兰心一直站在牖前听着堂内的动静,新晴趁机向她介绍堂内的夫人和过往的恩怨。

  “施淑女的父亲施绩是前任大将军,去年薨了,她从小就喜欢我家将军,跟小姐八年前打过架……小姐你上哪?”

  李兰心见不惯张夫人被欺负,已经冲到了堂上,对着诸位夫人一一施礼。

  “纤纤见过施姐姐,见过诸位夫人!多谢大家关心!”

  施淑女打量戴面罩的‘张纤纤’,流海下露出的额头一角,一片密密麻麻的水泡,看着瘆人;听着她那把破掉的嗓音,施淑女脸上得意的笑容浮现。

  “多年不见,不知你过得怎么样?听说你受了伤,我们特地来探望。”

  “我就这样呀!听说施姐姐嫁了人,姐姐整日里忙着照顾公婆和夫君,还有闲暇探望妹妹,真是让您破费了。新晴,还不快快收下施姐姐的礼物。”‘纤纤’盯着施淑女,眼神跟从前一样从容淡定。

  施淑女尴笑的看着向她伸手的新晴,哪有姑娘家伸手问人要礼物的?

  “我…我来得匆忙,没带礼物。”

  ‘纤纤’上下打量了施淑女一圈,道:“听说自从施大人往故,施姐姐在夫家的地位一落千丈,还时常被小妾撵着走,妹妹一开始还不信。如今见姐姐连礼物都买不起,真替姐姐感到不值!”

  ‘纤纤’说着有模有样的抽出手帕拭泪。

  被嫁不出去的丑女可怜,施淑女怒不打一处来,喝道:“你这个没人要的丑八怪还来可怜我,我要丑成你这样就一头撞死了,你还有脸活在这世上。”

  ‘纤纤’先是一惊,而后大哭道:“我替至亲煎药有什么错?因为孝顺毁了脸我从没抱怨,我成天躲在家里又没出去吓人,怎么惹到你啦?你们非要叫我出来,劝我自杀,你们这是哪的道理?你这毒妇,我要进宫告御状。你、你、还有你们都是一丘之貉。”

  ‘张纤纤’拉着施淑女往外拖。

  众人一愣,这下玩大了,她们确实理亏,纷纷撇清关系道:“都是施淑女说的,你要告就告她一人好啦!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眨眼的功夫,这群贵夫人逃得无影无踪。

  “哎…你们…”施淑女急道,无奈她被‘张纤纤’扯住了衣角脱不了身。

  “你到底想怎么样?”施淑女气势明显弱了

  “你不是来探病吗?怎么能面都不见就走呢?”‘张纤纤’说着把面纱扯了下来。额角尚且瘆人,更何况这满脸的红泡。

  “啊…”施淑女吓得大声尖叫,拼命挣脱想往外逃。

  ‘张纤纤’略通拳脚功夫,一般的女子跟她比不了力气,拉住施淑女的肩膀,强迫她直视这张恐怖的脸。施淑女别开脸、闭上眼,使劲的挣扎。

  “你不是很关心我吗?你倒是看呀!”

  “我不敢了,我在也不敢了,你放开我吧?”

  张夫人见施淑女吓得不轻,赶紧拉开‘纤纤’,施淑女一溜烟就没了身影。

  “娘,刚刚女儿像不像纤纤?”

  张夫人好笑的看着李兰心,替她系上面纱,道:“你干嘛要像她?你们各有各的好,你这样子娘很喜欢,不用学谁。”

  李兰心开心的抱着张夫人的手臂,母女俩有说有笑的逛去后花园。

  晚膳,老夫人听说了这事,对着张夫人就是一顿数落。

  “慈母多败儿,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教女儿的?”

  老夫人不知纤纤在晋国的事,更不知眼前这位是山寨的。

  张夫人赶紧放下筷子,毕恭毕敬道:“母亲教训得是!儿媳知错。”

  “娘,你没做错!女儿也没错,哪有被人找上门欺负还不还手的道理?”

  ‘张纤纤’说着往张夫人碗里夹里一块笋,又道:“吃吧!在怎么着也要让人吃饱饭吧?”

  “谁不让她吃饭啦?”张老夫人把筷子一扔,气轰轰的走了。

  “母亲您还没吃饭?”

  张夫人想追出去,被‘张纤纤’一把拉住,调皮道:“她都那么大个人了,饿了她自己会找东西吃的,我们先吃吧?”

  “你这个捣蛋鬼!”张夫人宠溺的看着‘张纤纤’。

  翌日清晨,新晴焦急的摇醒‘张纤纤’。

  “不好了!夫人一大早就跪在老夫人门口,已经半个时辰了。”

  ‘张纤纤’一惊:“娘为什么要跪她?那个老虔婆…”

  新晴赶紧捂住她的嘴。张府什么都好,就是规矩太多了。同样是武将,李纯是个纯武夫,而张悌是儒将,诸葛靓的儒雅也多得他的栽培,不难想像李兰心的火爆源于哪。

  “我的姑奶奶,这话你可不能说。夫人下跪还不是因为昨天的事,老夫人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正躺在床上奄奄的。我家老爷是大孝子,若他下朝回来知道夫人把老夫人气成这样了,你说会怎么样?”

  ‘张纤纤’气道:“这怎么能怪我娘?她要罚干嘛不直接罚我?柿子都捡软的捏,老…”

  新晴直勾勾的盯着‘张纤纤’,‘张纤纤’只好把粗口吞了回去。

  “你现在知道小姐为什么脾气古怪?”

  ‘张纤纤’大睁圆眼,不敢置信道:“就因为老太婆…张纤纤也太怂了吧!”

  当初在晋阳,张纤纤打她可是又狠又直接。

  “夫人怎么办?老爷要是回来了,那可不是罚跪那么简单。”新晴焦急道

  ‘张纤纤’想了想,道:“你马上把施淑女找来,让她把昨天那群人一起请来。她要是不来,我就去她夫家上吊,他夫君即便不休了她,她在那家里也没了地位。”

  “找她们来做什么?”

  “探病呀!老夫人都病成这样了,她们不是喜欢探病吗?让她们别带礼了,带个好点的大夫就好。”

  新晴似有所悟,急忙去请人。

  ‘张纤纤’走到张夫人身边跪下,老夫人心里正得意,一群贵妇人陆陆续续的来到老夫人院里,见跪在院内的张夫人和‘张纤纤’。

  施淑女道:“哟!老夫人这得的是什么怪病呀?不用吃药光让人跪跪就好啦?”

  老夫人竖起耳朵听到施淑女的声音,大叫了声“不好”,又继续躺下装病。

  施淑女一把推开挡在门口的侍女,领着众人进了内室,先是一番客套。

  施淑女道:“一听老夫人身体不适,张夫人跪了一早上也不见好,贱妾急得礼都顾不上,就请了京里‘最好’的大夫来诊病,老夫人别嫌弃才好!”

  这不是直接给她扣了个刻薄寡恩的罪名吗?还带来了大夫,张老夫人本来就装病,今早她是吃了好几块糕点,才让人去通知张夫人。

  张老夫人虚弱道:“我也没什么毛病,就味口不好,吃不下。”

  大夫给了张老夫人最传统的四件套:望、闻、问、切。看到张老夫人的舌苔厚而白,呼吸有力,还拌有微微香甜的气息。

  大夫凑近老夫人的衣领查看,在众人一片好奇的眼光中,粘了些衣领上的白色碎屑,道:“老夫人早上吃了糕点吧?老人家脾胃不好,吃多了糕点容易胀气、不消化,这空腹吃就更伤胃了。都是小毛病,随老夫去拿副助消化的药即可。”

  大夫说完便走了。

  张老夫人的脸色煞白。

  众人啼笑,指手画脚的议论纷纷。

  “不是说吃不下吗?怎么变成吃撑了,消化不良。”

  “这把年纪了,怎么喜欢干这种事情?”

  “还不是看张夫人太老实了,整天闲得没事干,想着法子欺负老实人呗!”

  “听说当年张纤纤去晋阳,就是因为她容不下人。可怜张侍中只一粒女,还被弄成如今这副模样。”

  “纤纤当时才十二,要不是无人照料,她怎么会去厨房熬药?这老太婆真是缺了大德了。”

  张老夫人一张老脸羞得无地自容,气道:“他胡说,他分明是庸医。”

  施淑女道:“他可是京城有名的杨大夫,他父亲和祖父都是御医,杨大夫本来也可以入宫,但人家喜欢自由自在。你栽赃你家里人没人管得了,栽赃人家的名声,他随时可以告你。”

  敌众我寡,张老夫人左顾右盼的找帮手,发现唯一能帮她的张夫人还跪在外面,一时无言反驳,气极…捧着胸口喘着粗气。

  “这又装病呢?都装上瘾了!”

  “走!走!走!别理她,等下还讹上咱们了。”

  众人出了院,见张氏母女还跪在原地。

  “你家婆婆是被撑到了,赶紧给她抓副消化药吧!”

  妇人们啼笑着出了门。

  待人都走了,施淑女上前不屑道:“别跪了,大夫都说她装病呢!瞧你们家这点破事!”

  ‘张纤纤’起身拍了拍膝盖,搀着张夫人就近坐到石凳上,‘张纤纤’替母亲揉着跪麻了的腿,回过头对施淑女一笑,道:“这次多亏了你,谢啦!”

  一笑抿恩仇,施淑女的心结随着这一声道谢消散了。

  等张夫人的腿顺畅了,母女俩进到内室,见老夫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叫了好几声也不应,才发觉真出了大事。

  公元274年二月,眼见着华芳的肚子快要临盆,卫绣坐立难安,若是产女还好,若是产子,华芳在王家的地位俨然就是正主儿了。这时接到卫家的飞鸽传书,卫绣看完信发愣。

  玺儿见主子不高兴,道:“是坏消息吗?”

  “是好消息,只是还不够好。”卫绣闷闷不乐道,把信递给了玺儿。

  玺儿念着信:“陆抗病重。这陆抗的死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陆抗若是死了,东吴没有了守大门的,我大晋定会立刻出兵,荡平东吴。”

  “将军还要参战吗?”

  “我关心的不是这些,是蓼院那位很上心。”

  玺儿一笑,道:“小姐您真是多虑了,那陆抗是病重还是病死有那么重要嘛?反正又没有人亲眼看见。”

  卫绣这才反应过来,看着玺儿展颜。

  蓼院,华芳顶着大腹,躺在小院里晒太阳,喜莲正守在一旁缝着娃娃衣,小七无聊的凑过来聊天。

  “听说朝廷在招兵。”

  喜莲随便搭腔:“哦!是准备开仗啦?”

  小七:“听说是打东吴。”

  喜莲停下手上的活望着华芳,见她没有异常,忙给小七使眼色。

  许是谣言吧?华芳闭着眼,不甚在意道:“你从哪听来的?”

  小七见难得能跟三夫人搭上话,故意不看喜莲递来的眼神,道:“是老宋说的,他负责府内的采买,估计也是从那些走南闯北的商贾那听来的。”

  华芳道:“怎么好端端的要打东吴?”

  小七:“好像是说东吴的大将军死了。”

  华芳:“大将军?哪个大将军?”

  小七:“奴婢也记不清了,听说他爹也是大将军,他年纪也不大。”

  华芳大惊:“你是说陆抗?”

  小七:“好像是吧?”

  这怎么可能?陆大将军才四十多,前年还打了漂亮的一仗。华芳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喜莲见华芳脸色难看,安慰道:“这许是谣言吧?这么重要的消息怎么不见主子们提起?”

  她们怎么会在我面前提起,都知道我家人在东吴呀!华芳心里道,陆抗一死,东吴有经验的老将皆已亡故,大晋势必大举侵袭东吴,哥哥和父亲都是武将,必然会冲杀在最前沿。

  亥时,华芳腹部阵痛,阵阵痛苦的呻吟声传出,让人听着不免心惊。箬姑急忙叫来产婆和大夫,大夫只道:羊水并未破裂,恐怕是难产。

  王浚还在代郡驻守,已经大半年没回过府了,但时不时传来代郡的捷报和宫里的赏赐,那代郡的战事应该十分频繁,王夫人当即下令:所有王府发往代郡的书信报喜不报忧,以免扰乱王浚。

  王府的老少四位夫人都来蓼院探望。

  文世晖道:“天色太晚了,华妹妹这一时半会也生不下来。母亲,姨娘,您二老先回去休息吧?有儿媳在这守着,若有什么情况,晖儿会立刻通知二老。”

  王老夫人和赵姨娘点了点头离开了。

  文世晖体贴的对卫绣道:“妹妹也回去歇着吧?若是我累了在换妹妹来。”

  卫绣福身告退,忐忑不安的回了漪桐园,她只是担心华芳产下男丁,并没想过会死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