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啄木诗 > 第十九章 约会
  第二天,探病的人络绎不绝,尤其以昨晚到会的未婚小姐居多,王浚不堪其扰,便让门卫打发。

  秦离:“张小姐来了,也一并打发了。”

  “你…”王浚大怒,一个枕头砸向秦离

  秦离忙闪到一边,枕头滚到了门口,刚要进门的纤纤捡起脚边的枕头,道:“王公子精力旺盛,看来这伤已经不碍事了。”

  “只是些小伤,昨晚发了一晚的烧,今早降了下来,已经没事了。”王浚吃了一惊,马上整了整衣服坐起身来。暗赞:秦离还是蛮有眼力劲的,这个月加他月奉。

  发烧可不是小伤,纤纤有些过意不去,在床边坐下来,探探王浚的额头。

  王浚愣愣地盯着她探在额头的手,欣喜若狂,早知道受点伤就可以换得她如此温柔对待,又何必跟个无头苍蝇似地瞎碰壁。

  纤纤放下心来,道:“确实不烧了,我炖了虫草鸽子汤,发烧的人是不能喝的,你烧刚退,还是要忌忌口。秦离,你照顾公子也辛苦了,你喝了吧?”

  “小的谢张小姐!”秦离大喜,公子身边的小姐,送的吃食他全尝过了,只有张小姐的没尝过。

  王浚怒目圆瞪,秦离当没看见,捧着鸽子汤在旁吧叽吧叽…喝了起来

  纤纤:“我带了支西域的药油,是由龙鱼肝油、龙脑、薄荷、冰片调和而成,听说抹在伤口上对烫伤愈合有奇效。”

  “秦离,试试吧!”

  王浚说着脱下了外衣,后背通红的一片,纤纤看得心惊。

  秦离打开了药瓶,将药膏直接涂抹在王浚后背,王浚‘嗤…’的吸了口气似乎很疼痛。

  纤纤皱眉道:“拿根羽毛来。”

  秦离出门寻了一堆羽毛,纤纤挑了根粗壮的清洗了几遍,用羽毛沾着药膏轻抹在王浚后背。

  王浚顿时觉得后背凉凉的很舒服,心里更是享受道:“等下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没什么事呀?”今天的纤纤似乎很好说话。

  王浚忙道:“那你陪我解解泛吧?我躺得太久了,有些闷。”

  “我们下象棋吧?”

  “不下了,回回都输。”王浚仗着自己是个病人,开始耍小孩子脾气了

  “我陪你看会儿书吧?”纤纤耐着性子。

  “天天都看,太枯燥了。”王浚矫情道。

  “那我给你弹琴吧?”她记得昨天他有提这个要求。

  “这个好!”王浚扒在枕头上支着下巴

  “你想听什么?”

  “凤求凰”

  纤纤的琴技比不上左芬,指法上更比不上文小姐,但胜在有情致,把司马相如一心求娶卓文君的心情演绎得情意满溢、惟妙惟肖…

  一曲凑罢,王浚掌声响起:“我还想听‘采桑曲’”

  不知何时,秦离端回了碗汤,道:“公子该喝药了?”

  王浚:“太烫了,等下在喝。”

  秦离:“药快凉了。”

  “热热再喝。”

  纤纤走到床边:“为什么不肯喝药?”

  王浚:“那药苦也就罢了,每次喝完都会让人没胃口,什么都吃不下。”

  纤纤把药端给王浚:“你先喝,我去厨房给你弄点吃的,保证让你胃口大开。”

  “好!”王浚开心的端着药碗一饮而尽。

  纤纤接过空碗,替他擦了擦唇角的残渍,柔声道:“你看会儿书,我去去就来。”

  纤纤说罢,随着小厮去了厨房。

  王浚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傻笑,耳边还在萦绕她的声音,原来受伤也能如此幸福…

  “少爷,你口水流出来。”

  王浚纳闷的往嘴角擦了擦,才发现又被秦离打趣了,也不生气,道:“吩咐门卫,今天本少爷任何人都不见。有实在推不掉的,就说本少爷昨晚退烧,没睡好,需要静养。”

  王浚走到书案前,翻阅之前未看完的书卷。

  不到半个时辰,纤纤带着丫环们布菜,玉女鸡片、脆爽豆芽汤、脆皮酥酒鸭、梅子腌荷花鱼,清炒龙须菜等…

  王浚恍恍惚惚的望着纤纤布菜,有种前世今生的感觉,恍若梦中…

  纤纤把热毛巾递到他眼前,巧笑倩兮的看着他,见他发呆,又把热毛巾往前推了几分,嗔道:“发什么呆?净手吃饭呀!”

  王浚傻傻的反应过来,接过毛巾猛力的擦脸,想让自己清醒些。

  王浚净手后坐在桌前,接过纤纤递过来的豆芽汤喝了小口,道:“嗯!清爽可口,确实开胃,你也吃呀!”

  纤纤盛了碗鸡片给他。

  王浚尝了几口,点头赞道:“这是玉女鸡片?比上次的还好吃,很嫩很滑,没有一点骨头,你不说我会以为是鱼片。这酸爽…开胃!”

  “好吃那就多吃点!”纤纤温婉笑道,刚刚在厨房里听了一些关于王浚的事,虽是家中独子,却是被父亲鄙视的妾室所生。小小的年纪就被父亲当成兵条子操练,没少吃苦。

  “吃完了饭有什么安排吗?”王浚津津有味的嚼着菜道,虽是武将,毕竟也是世家子弟,打小的教育使他一举一动都颇为文雅。

  “吃完了饭你该休息啦?”

  “我睡得太饱了,不如我们听书吧?”他不想这么快就放她走

  “你的伤…不好外出吧?”

  “不用外出,把说书先生请到家里来。”

  不愧为太原第一名门,纨绔的本性是自带的。纤纤无语。

  “你想听什么?”

  “变法”

  说书先生:“魏文侯得到了李悝、田子方、段干木、吴起等人,他每天高兴得睡不着觉…”

  纤纤实在太困了,一大早起来炖鸽子汤,中午给王浚烧菜,忍不住困意靠在榻上睡着了。

  看着她熟睡的样子,真希望时光静止…王浚扬起了嘴角的弧度,从衣柜里翻了件狐裘给她披上。这是第一次跟纤纤独处,他后天就要去京城述职了,怎么舍得那么快就放她回家。他多希望能日日见到她,为了能自主婚姻,不受族人干涉,他必须上战场建功。又实在担心,他不在晋阳的时候,她会不会和别人订亲了?会不会回吴国了?又或者在她的心里根本没有他…王浚想不出可靠的方式,只能寄希望于立功。

  说书仍在继续…

  王府门口,左芬在车内等着丫环回话

  婢女玉见对门卫道:“左家小姐特地过来看望王公子的伤势,烦请通报一声。”

  左芬之前常来王府,每次都跟张小姐一起来,门卫也是认得的,今早来探病的小姐络绎不绝,但秦离只让张小姐见进了蓼院。

  门卫礼貌道:“我家公子需要静养,小姐请回吧!”

  玉见生气:“哎…你上午也是这么说,王公子年富力强、身强体壮,虽偶发伤病也不至于如此潺弱,你不会是偷懒没通报吧?”

  “我家公子确实不是什么大病,可也得休息呀!昨晚上发了整晚的烧没有睡好,今早才退的烧,背上还有烫伤,躺着也难受,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睡觉呀?”门卫说完‘咣当’一声,掩上大门。

  玉见:“哎…你…”

  左芬一脸担忧:“算了吧!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玉见安慰:“小姐不必忧心,门卫刚刚不是说了吗,已经退烧了。背上的烫伤就更不用担心,王公子可是打小练武的,刀枪剑戟都受得了,一点小伤算得了什么?”

  主仆二人正欲离去,卫绣带着婢女也来了王府,结果与她们一样吃了闭门羹姗姗离去。

  春夏回郭府带了件袍子,路过左芬车子便停下来打招呼。

  左芬:“你这是要去哪?”

  春夏:“我回府给老夫人报了个信,我家小姐陪王公子听书,怕是要晚上才能走。小姐也是来探病的吗?”

  “我只是路过。”左芬平静道,心里却是风卷云涌,说完命车夫起程。

  纤纤醒来时,说书先生已经走了,春夏也不在,身上却盖了件女子的狐裘,起身后有些冷便披在了身上,随意在书案前拿了本书翻看。

  王浚翻阅生辰礼品单,一般的女子都是送些亲手刺绣的香囊、护膝、围脖、书画之类的,也有一些送金玉的,纤纤便送了对玉壶,玉壶与遇福偕音,她可能是在珍品斋听掌柜忽悠购买。王浚摇头苦笑,命人摆在了蓼院的小书房。伯父王浑送了一柄长刀,重约四十六斤,全长一丈二寸,刀柄长七寸半,嵌有错金的螺旋纹,刀身雪白,反光极为刺眼,上刻‘长虹流光’,应该就是这把刀的名字。

  王浚忍不住拿到院子里试了试手,不禁赞叹道:“好刀。”这是他最满意的礼物,亲自擦拭后才放回练功房内。回到蓼院,见躺在榻上看书的纤纤,惬意的如自家闺房般。

  王浚灿然一笑,道:“在看什么?”

  纤纤见王浚回来,起身道:“闲着也是闲着,瞎看的。我出来很久了,也该回家了。”

  “我后天就要进京述职了,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在呆会儿吧?吃过晚饭我送你回去。”

  纤纤点头:“后天刚好是端午节,左姐姐知道吗?”

  “她只知道我过了生辰会走,但不知道具体时间。瞧瞧那对玉壶。”王浚眼睛往书案边的博古架上望去。

  纤纤顺着他的眼光看去,道:“我送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