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啄木诗 > 第十七章 游草原
  釜山庄依山而建,引山泉成瀑布,聚积水源形成湖泽灌溉果园,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致。泛舟垂钓,仲思明白纤纤讨厌钓鱼,便跟她共用一根钓竿,纤纤安静的坐着发呆。

  仲思:“在想什么?”

  纤纤:“看到桃花就想灼灼了!那丫头脾气跟我一样冲,不知道会不会被欺负?”

  仲思:“你还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呀?”

  纤纤瞪着圆眼,嘟嘴道:“我哪不好了?”

  “呼…”仲思朝纤纤的眼睛猛吹气,惩罚她的怒视,又道:“为什么老跟街上的熊孩子打架?为这事你被祖母罚了多少次?每次跪祠堂,膝盖跪得瘀紫也不见你改,到底你也是个女儿家,怎么能这么粗野?”

  “他们骂你是野孩子没爹…”纤纤惊觉说错话了,赶紧捂嘴看着仲思

  仲思没事似的:“你就为这事跟人打架?”

  纤纤:“嗯!”

  “那施淑女呢?也是因为这原因?”

  “那段时间我常去荒山,可好巧不巧总能遇到她,而且每次相遇,她都会羞辱我一番,她父亲位高权重我也是知道的,一直都对她忍让,她找不着借口发作,就直接对我动粗。再后来,见面的次数多了我才明白原因:她爱慕哥哥,而哥哥又不肯搭理她,她以为哥哥是因为我才不与她相好,还恼羞成怒的中伤哥哥,终于有一次,我忍无可忍把她打了。”

  “我刚刚得到的消息:施绩死了!以后她不敢欺负你了。不必为了我跟任何人置气,哥哥的实力还不足以证明吗?”这么多年来,家人一直当纤纤性格阴郁、脾气火爆,没想到都是为了他,仲思感动的拉过纤纤的手放在胸膛。

  纤纤柔顺应道:“嗯!那现在是谁领军?”

  “陆抗替了施绩的职位,加任大司马,封江陵侯。”

  纤纤兴奋:“陆抗!战神!有他在,东吴至少可以安稳十几年。”

  仲思高兴的揉了揉纤纤的脑瓜子,陆抗也是他所仰慕。

  远处的王浚看着亲昵的兄妹俩,心底渐沉…

  四月是个繁花盛开的季节,左芬苦练骑术月余,已能随纤纤在山地里疾驰,除了身体太单薄拉不了弓,骑术已然老练。

  王浚挑了个天气好的日子,带着两位女子和若干随从,快马五个时辰到了西河石城营地。西河郡守王尚是王浑的长子,派人把他们安排在石城驿站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纤纤拉着左芬就要登长城。几人好不容易登上了城墙,左芬已经累到不行,纤纤也喘着粗气,在垛口远眺连绵不绝的巍峨山脉,山脉上匍伏着弯延的城墙,这就是大晋最坚固的边防,山的另一边是茫茫草原。

  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辽阔之地,纤纤一扫憋闷,张开双臂,闭上眼睛,任风儿包裹住她,仿佛吹来的阵阵轻风都在释放自由。

  王浚看着纤纤这么惬意的样子,也由衷的开心。

  左芬歇够了,从地上爬了起来看风景:“这儿真美!可为什么山顶的树这么少呢?只有山脚有少许。”

  纤纤:“我来猜猜,是为了防止敌人借树林掩护,所以砍掉了吧?”

  这丫头怎么满脑子都是打仗,王浚笑笑道:“差不多吧!这里邻近草原,本身树木就稀少,城墙四周和驿道都是用熟土铺就的,知道什么是熟土吗?”

  纤纤摇了摇头。

  “把砂石碾成粉末炒熟,铺在路面压实,可以防止土里的草木种子发芽,还要事先用石灰做路基。这种方式造的路,几千年也长不出树。”

  纤纤钦佩的目光望着王浚,道:“不愧是武将世家,但凡跟兵家沾一点边的,都了解得这么全面。我们在往前走走吧?我想去那座最高的烽火台看看。”

  左芬:“我实在走不动了,你们去吧。”

  王浚随着纤纤往更高处走去,见纤纤爬得有些吃力,走到她身前蹲下来,道:“我背你吧?”

  “不用。”除了哥哥,她本能的抵触其他男子的亲近,纤纤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王浚赞赏她的坚毅,快步追上她,拉起她的手继续攀登,。

  纤纤确实很累,脚步却不愿停下来,这样的地方她能来的机会并不多,便任由着王浚拖着走。

  登上烽火台,纤纤甩开王浚的手,跑到垛口眺望,远处的山川大地都尽在脚下。

  纤纤兴奋的大喊:“这就是烽火戏诸侯的烽火台?好高呀!我好喜欢!”

  王浚惊诧:“烽火戏诸侯是说书人编造的,伱喜欢高高在上、俯视万物…莫非你想做皇后?”

  纤纤收起了笑容:“我只是希望能活得随心所欲!无论是昌盛的晋国也好,疲罢的东吴也罢,女子的命运终其一生都只在闺闱,跟坟墓有什么区别?”

  这丫头想得真多!为尊者讳,王浚叉开了话题道:“这上面风太大,你刚刚出了很多汗,容易着凉,我们下去吧?”

  晚上,王尚一直没出现,说是忙着处理新买的马。直到第二天,一行人出关隘到草原,王尚带着百来号人放马,长期镇守边郡的王尚长得黑黝粗犷,为人亦是不拘小节。

  第一次见到辽阔的草原,几千匹骏马奔腾,谓为壮观,两位女子欣喜不已。暖暖的阳光照耀在草原大地上,遍地的野花恣意开放,两个妙龄女子追逐嬉戏,俊俏的少年郎在旁细心阿护,这就是春天里最美的一幅画…

  晚上,王尚在军营里招待他们晚膳,随意生起火堆烤羊肉,将士们席地围坐在火堆旁吃肉喝酒。

  “真是对不住两位小姐,大老远跑来我都没空招待,实在是军中事多,又新买了二千匹战马,还要忙着给它们配种。我自罚一杯!”王尚说完一大碗酒一饮而尽。

  左芬有些拘谨,纤纤向来崇尚军旅,很快便融入了他们,道:“我们俩个丫头骗子瞎晃悠,王大哥不必放在心上。我从小就向往军旅生活,恨不能为男儿身,今日得见我大晋男儿雄姿矫健,睡在家里头我更觉得万分放心。敬王大哥和诸位将士们,为万千黎民不辞劳苦,守卫疆土。”

  王尚赞赏纤纤的直爽:“姑娘也是真性情!”

  将士们也纷纷敬纤纤酒,纤纤不胜酒力已渐渐上脸。

  王浚:“为什么买这么多马呢?难道鲜卑这边有什么异动吗?”

  王尚:“不是鲜卑,是东吴。皇上命羊叔子坐镇襄阳,都督荆州诸军事,他第一年上任,荆州的粮食产量就翻了十倍,边境的矛盾也基本没了。皇上升羊叔子为太傅,还封了侯,把汉东、江夏一并都交给了他。”

  王浚:“羊叔子这么厉害,他怎么做到的?”

  “把士兵一分为二,一半的士兵戍守值勤,一半的士兵垦荒。改屯军田制为私人占田制,鼓励开荒种地,凡开荒者:男子可占田七十亩,女子可占田四十亩,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强占开荒者土地。占田制一出,大量民众都跑到荆州去开荒,连吴国都有不少的百姓上那去了。非但如此,每次跟吴国发生些小摩擦小战役,在吴境割了粮草,羊叔子都会留下绢布作为报酬。他还很喜欢去边境打猎,打中的猎物若还没死跑到吴境内,羊叔子就把猎物送给吴国人,吴国人的猎物跑到晋国,他还是把猎物还给吴国人,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打猎只是娱乐,而百姓打猎是为裹腹。搞得吴国的百姓都快把他当神了,就差把他请到吴国去当皇帝。”王尚口若悬河道

  王浚:“这也太厉害了吧!管子再世也比不了。”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养马了吧?”

  “你这水草肥美,很适合养马。”王浚道

  王尚拍了拍王浚脑袋“你个傻小子,我们粮食有了,士兵也有了,就差马和船了,吴国迟早是我们的囊中之物。”王尚握掌成拳,兴奋道来。

  “大哥,我也想上战场,不想去京城。”王浚也欣喜

  王尚:“王命难为!你先上任好好表现,在让父亲从中斡旋。这事急也没用,倒是你的婚事可以考虑了,男儿当先成家后立业。”

  “我想晚些在成亲。”王浚温柔的看向一旁,脸色酡红的纤纤正跟将士们喝得起劲。

  王尚恍然领悟:“原来如此!那你可有得等了,这丫头情窦未开,还不知猴年马月才开窍呢?”

  王浚蹙眉:“大哥你喝多了。”

  到底是个青葱少年,爱得自由。王尚轻笑道:“这丫头家境如何?”

  “经商的。”

  “难怪你急着上战场,孽缘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