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啄木诗 > 败北(二)
  “就老规矩:一人三十支箭,靶心中箭多者胜。”

  “好!”

  左芬有些担心的看着纤纤,纤纤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左姐姐,为了你的终身幸福,我可是豁出去了。

  仆人准备妥当,王浚比了请的手势。

  纤纤:“公子先请!”

  王浚率先射出三箭,不但全中靶心,箭镞全没入靶中,可见王浚的臂力惊人。

  众人大呼“好!”

  纤纤也钦佩的望向王浚,站在他身边,她更清楚的感受王浚发箭时的冷静沉着,这是一个老道的武将必备的素质,可他才十七岁,还没上过战场。

  王浚也望向纤纤,见她没动手,正纳闷。

  纤纤见他瞧着自己,不慌不忙的起弓、瞄准、射出,箭正中了靶心。

  “哈…哈…哈”众人大笑,纤纤的箭射中了对方的靶心。

  别人或许没发现,一直关注纤纤的王浚将她的狡黠看在眼里,他想不明白,这丫头到底有什么底气,能用射术赢他?

  纤纤对王浚讪笑道:“呵呵…酒喝多了,看错了。这…怎么跑那边去了。你继续啊!我先醒醒酒。”

  纤纤转身向婢子要了杯茶喝。

  王浚没理会她,顾自射完了三十支箭,全中靶心,且将靶心都射穿了,众人竞相吹捧。

  纤纤见该轮到自己上场了,敏捷的走到王浚身旁弯弓射箭,箭依然中的是王浚靶心。

  众人好奇:“她在干嘛?”

  意外发生很多遍,那必然是故意的。

  纤纤也没在装傻,持续射王浚的靶心,直到靶心边缘被箭射透开裂,负重过度掉了下来,众人如梦初醒。

  纤纤望着王浚刷白的脸,心里满意道:如果不是你太过自负非要射穿耙子,我怎么可能有机会赢你?

  众人议论纷纷:“这要怎么办?这算平手吗?”/丨

  纤纤问:“王公子怎么看?”

  “算平手吧!再来一局。”

  “确实是平手,可刚刚我们赌的是:若公子没赢,就给左姐姐当一个月车夫,可你没赢;若本小姐输了就给你当一个月丫头,可我没输。再来一局也不是不可以,这局就当说笑吧?”

  纤纤说得自己很大度的样子,但字字都在耻笑王浚输不起。

  左芬见气氛尴尬,劝道:“玩玩而已,不必当真。”

  王浚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在众目睽睽下岂会食言,遂向左芬施礼:“能为大晋第一才女效劳,小民乐意之至”他自称小民,自降了身份,正是愿赌服输。

  左芬望着纤纤,用眼神询问可否?

  纤纤冲她点头,左芬的兴奋溢于言表:“王公子不必多礼!”

  卫绣站在角落里阴沉着脸:真是不叫的狗反而咬人,小瞧了这丑八怪,自己没本事,窜掇张纤纤哗众取宠。

  “接下来想玩什么?”王浚神情柔和的望着纤纤询问,输给她,他认了。

  “赛马吧?现在天气又太冷,呆在屋里又闷得慌,我也没有什么好主意了。你是地主,你做主。”

  “你不是喜欢吃鱼吗?我们去冰钓吧?”

  “是挺喜欢的,你怎么知道的?”纤纤总共也没跟他说几句话呀!他怎么知道的。

  “你哥哥说的,要去吗?”

  “闲着也是闲着,走吧!”

  众人驾着马车呼啦啦的往汾水驰去,王浚果真为左芬驾车。

  左芬有些不忍,道:“王公子,现在外面太冷了,你快些进来吧!万一冻出个好歹来,叫我们如何心安?一个月的赌约没必要现在就兑现,等天气暖和些再履行也是可以的。”

  左芬拉了拉纤纤的袖子,希望她开口劝劝,总觉得纤纤开口,王浚一定会听。

  纤纤戏谑的看着左芬心疼的小表情,开玩笑道:“是呀!王公子,万一冻坏了你,谁带我们钓鱼呀?”

  左芬赶紧拍了下纤纤手背,示意她别乱说话。

  马车停了下来,王浚掀帘进来,脸和手都已冻得通红通红。

  左芬满脸心疼的把汤婆子递给他暖手。

  王浚接过抱在怀里:“谢小姐赏赐!”

  左芬羞涩的望着自己的脚尖,纤纤好笑的望向窗外。

  到了目的地,众人纷纷下车。

  汾水已结了冰,初见这漫山遍野的雪白,叫人不由的心生喜悦,兴奋大叫着往冰面跑去,纤纤受眼前雪景感染,也往冰面跑去,没了长辈在旁边立规矩,她是真的放开了玩。

  左芬担心地提醒:“小心地滑!”

  刚说完,纤纤就滑倒了,李兰心从边上过,没见着似的踩了纤纤的衣摆。

  纤纤抓起地上的雪揉了个团,往李兰心后背招呼过去。

  李兰心回头,见纤纤挑衅的眼神:不服你打我。

  李兰心也弯腰揉雪团砸纤纤。

  纤纤往旁人身后躲去,雪团砸到了无辜者,被砸到的也加入了战局,局面越来越大。

  平日里装作温良恭顺的女子,如今被纤纤不声不响的带进了坑里,形象全毁了,彩色的披风大氅、金簪、玉钗都扔了一地。

  李兰心不慎踩到一只花钿滑倒了,纤纤拿着个雪团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李兰心不知道她有何意图,只觉得她满脸阴笑,道:“你要干嘛?”

  纤纤笑而不答,拉开了李兰心的衣领。

  李兰心大惊,缩着脖子往后退,道:“你敢?我要杀了你。”

  纤纤继续呵呵笑,毫不客气的把雪球塞进了李兰心胸口。

  李兰心被冻得杀猪般大叫:“啊…啊…”

  李兰心一边跳脚,一边抖着衣服,想把雪渣抖出来。卫绣走来替李兰心抖着衣服,却被她推到一旁。李兰心怒视纤纤,朝她飞奔过去,一头撞倒了纤纤,纤纤情急之下拽住李兰心腰带不放,顺势拉着她一起倒地,俩人双双滚做一团扭打起来。

  众人纷纷过来把她俩拉开劝住。

  左芬替纤纤整理装容查,看有没有伤着,又是担心又是生气责备:“你一个女孩子家,又是骑马又是射箭,现在还打起架来了,你这是要翻天了吗?”

  “反正我闲得慌,她踩了我一脚,刚好借这机会活动筋骨。”

  左芬无奈的看着她。

  王浚兴致勃勃的看热闹,他还是头一次见这群淑女打架,大冷的天挥舞着厚重的广袖扔雪球,发髻被砸得歪歪扭扭的,不时的伴随着几声尖叫,像极了群魔乱舞…女子打架和男子打架还真不一样,一群公子哥也看傻了眼。

  纤纤看着傻笑的王浚,道:“好笑吗?”

  王浚触到她微愠的眼神,赶紧收起了笑容,摇头答:“不好笑,但挺新鲜的”。

  “你…”纤纤气极

  “窟窿挖好了,开始钓鱼吧。”王浚赶紧转移注意力

  纤纤屁颠屁颠的跟在王浚身后。

  说是冰钓,也不一定真钓鱼,只是在湖面上挖个窟窿,等鱼儿过来透气觅食,也可以用网捕鱼或叉鱼。

  纤纤没有耐心钓鱼,她喜欢直接的方式——叉鱼。王浚给她示范了一遍,纤纤马上心领神会,有板有眼的挥着鱼叉,收获还颇丰,她眉飞色舞的模样,大大的眼睛里缀满了星星般闪耀,王浚看着渐渐失了神…平时她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一直都以为她跟左芬一样无趣来着,没成想每次靠近她都有惊喜。

  “跟你不熟的时候,见你少言寡语,一副娴静高冷的样子。熟了才发现,你还蛮有趣的。”王浚看着纤纤,笑得宠溺的样子。

  纤纤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谁跟你熟了?”

  纤纤说完,转身找左芬去了。其他小姐见王浚身边落空,娇滴滴的拥上来,纷纷让王浚手把手的教她们叉鱼。

  众人收获了几大筐鱼,又继续回王府吃鱼宴。经过一场激烈运动,大家的胃口都大好,猜拳饮酒玩得不亦乐乎,李兰心一个劲的找纤纤拼酒,颇有誓不两立的姿态,直到夜幕低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