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啄木诗 > 第八章 严父
  这天夜里,王浚微醺的回到蓼院,‘蓼(音:鹿)’为草木繁茂之意,博临公就只有王浚一根独苗,自是希望后嗣繁茂。

  蓼院的侧室是练功房,寝室的外室做成小书房,小书房的北面和西面墙摆放着鸡翅木书架,摆放的书籍都是些《六韬》、《司马法》、《五星占》、《淮南子》之类的兵法、兵器制作、星象和地图等所有与战争相关的书籍。书架前是一张梓木祥云纹书案,和一把梓木鹿纹圈椅。此刻,王沈正一脸严肃的坐在鹿纹圈椅上,查看着王浚的文章,书案的一侧还放着一条皮鞭,一旁的管家王福大气都不敢喘。

  “父亲,这么晚了您怎么还在这里?”王浚吃惊的望着王沈,一旁的王福着急的给他使眼色。

  “你也知道很晚了?这么晚了才回家,你是忙在什么大事呢?”王沈面无表情道。

  “只是跟几个朋友喝小酒。”

  王浚见到一侧的皮鞭直冒冷汗。外人只知他是公府独子,必然受尽宠爱,哪知王沈是何等严父?王浚的床头自他幼时起就挂了条皮鞭,那是王浚五岁时因天冷赖床不起,王沈拿着皮鞭把他从被窝里提出来,扔在地上,刚抽了两鞭就被赵姨娘抱住,而后那把鞭子便留在了王浚房间。

  “什么样的朋友值得你连请了半个多月?听说把你娘的私房钱都翻出来用了,这样的朋友称得上莫逆之交了吧?”王沈腊黄的脸,少有表情。

  父亲连这都知道了,那他应该知道他请的是谁。

  “是儿子贪玩,但儿子每天都有练功,从来没有哪天懈怠过。”王浚紧张不已。

  “噢…你还蛮勤快的,那就试试你的功夫有没有进步?”

  “老爷,天色已晚,您的病还没好利索,仔细再伤着自己,还是等明天再试吧?”王福小心道

  “确实挺晚了,那就试试你的射术吧?王福去拿些梨来。”王沈道。拳怕少壮,王沈已经四十多了,更何况还在病中,跟儿子对打,恐怕有失威严。

  王福照办。

  众人移至庭院,下人端上一盘梨。

  “老爷歇着吧!让小人来。”王福拿起两只梨准备抛出,其实是担心王沈刁难王浚。

  “哪有那么娇弱?”王沈面有愠色道,一把夺过下人手里的整盘梨,往空中抛去。

  王浚抽出数支箭同时射出。

  下人们把梨捡回,共有八只梨,每只皆中箭。王福松了口气,面露喜气。

  王沈却怒道:“前有楚能渠子醉酒夜行,见一卧石,以为是伏虎,引箭射去,没金铩羽。渠子醉酒还能把箭射没石中,你射只梨都射不穿。这半个多月来,你趁老子病重没空管你,整日流连烟花之地,你这花酒喝得手都软了吧?继续练箭,直练到箭能穿梨而过,方可休息。我就在这陪着你。”王沈找了张椅子坐下。

  相传渠子能负重五百斤,日行数百里。而王浚每日练功的石锁,两只加起来才三百斤,可他才十四岁。且梨被抛到空中,没有固定,碰到箭是会后挫的。

  王浚低头看着手中的箭,大晋用的箭簇多为追魂箭,箭簇是鱼刺形的,这种箭的特点是射中人或活物后,箭簇上的鱼刺形倒勾会令箭簇难以拔出,张仲思曾说过东吴破甲箭的特点。

  王浚对秦离道:“去找破甲箭来。”

  不一会儿,秦离提着一筐箭回来。

  王福抛出两只梨,王浚引弓,一只梨被箭射穿,一只梨像串葫芦一样被串在箭上。

  王浚拿过两只梨细瞧,被射穿的梨是从梨肉穿过,可能是梨肉脆;被串住的梨正中梨心,梨心软且有韧性。

  王福继续抛出两只梨,王浚避开梨心射向梨肉,全都射穿了。

  众人都面露喜色。

  王福抛出一盘梨,起初王浚总有两三只正中梨心,试了几次后,准头才有百分百。王浚松一口气。

  王沈和王福退出蓼院。

  “那个六英,你去处理了吧!”王沈道

  “一个妓子,不值得老爷费心,您还是紧着身体,好好养病吧!少爷年少,偶尔贪玩也属正常,他已经很努力了,王家这一代,就属少爷出类拔萃,老爷何必如此紧逼?”王福道

  “我这破落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也不知哪天就归西了,浚儿孤零零的一个人,没有兄弟守望互助,我只能把他练到最强,才没人欺负他。”做父亲的一翻苦心,临死都在替儿子盘算。

  “老爷还不到四十,说什么死不死的,好好放宽了心将养,总能养好的。”王福道

  “我爹才活了三十二,还好当年有伯父照顾,饶是这样我也吃了不少苦,我这已经算好的了。即使我明天就凉了,浚儿也不必寄人篱下,你不必劝我,也不必难过,将来浚儿就拜托你照顾了。”王沈语重心长道

  王福抹着泪不语。

  没过多久,六英消失了,有人说她嫁为人妇改头换面了,也有人说她得罪权贵被人毁了容,而王浚又重回正轨。

  第二年,吴国国都武昌处在长江中游,运送物资需逆流而上,运输不便造成了武昌物资匮乏,孙皓又将都城搬回了建业。

  张悌拆开女儿的家信,看着这些东倒西歪的字已经忍无可忍了,费了很大功夫收罗到皇象的《急救章》寄给纤纤,并表示:‘不求你有大成,只求小儿水平即可。’如果东吴的第一书法家都救不了她,那他这个做爹爹的就要滴血认亲了…

  晋阳

  王沈病逝,王浑父子帮助年少的王浚主持丧礼,前来吊丧的人络绎不绝,逐有五万之众,丧宴摆了七天七夜。

  卫绣的父亲、叔父和哥哥们也悉数到场。卫绣二哥卫恒曾与王浚同窗,年纪轻轻就是太子庶子;家中七兄妹,她是唯一的女儿,排行第三,还有个堂姑姑进宫做了贵人,卫绣的心思家人也都很清楚。

  卫瓘寻了个空隙对王浑道:“博陵公新丧,我本不该提这事,浚儿是家中独子,当尽早成婚传宗接代。可华家的女儿到现在也没找到,不知道浚儿的婚事有何打算?”

  王浑道:“菑阳公可否指教?”

  “指教不敢当,我家绣儿大家也都见过,若侯爷不嫌弃…”

  王浑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道:“绣儿不是不好…”

  卫瓘一听,竖起了眉毛盯着王浑。

  “绣儿是好过头了,菑阳公难道没有听说吗?”王浑接着道

  “听说什么?”卫瓘纳闷

  “京中有传闻:皇上有意立绣儿为太子妃。”

  王浑的次子王济娶了常山公主,王家在朝堂也算得上耳聪目明,太子司马衷刚被册立不久,武帝曾言:卫家品种忧良,子女皆貌美,且卫家女子多子,做太子妃最适合不过,只碍于太子眼下年幼。他王家在有能耐,也不能跟天家抢女人。

  卫瓘不知武帝所说是肺腑之言还是戏言?但他的次子卫恒是太子舍人,太子是什么德行,他最清楚不过,那可是个有名的白痴,曾在大灾年,灾民饿得没饭吃的时候问:为什么不吃肉粥呢?卫瓘一向清廉正直,他绝无可能为了贪图权势,把亲生女儿往火坑里推。也正是因为得知了这消息,他才急着把女儿嫁出去。

  卫瓘老狐狸般笑了笑,道:“亲家公可不能瞎说,那都是流言。我恒儿就在太子身边侍候,若太子真能看上我家绣儿,定是我祖坟上冒青烟了,我还费什么心思替她物色人选?”

  你有什么心思我怎么知道?但皇帝有意立绣儿为太子妃的事,你肯定知道。都是沙场混出来的老狐狸了,何必跟我玩花样。王浑心里嘀咕着,嘴上谦卑道:“空穴无风,若传言是真的,以绣儿的资质不入宫,实在是可惜。绣儿还小,菑阳公这么着急,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们可是亲家,菑阳公可不能掖着藏着,绣儿真有什么问题,说出来大家一起想想办法。”王浑捋着胡子笑得别有深意,晚些清河崔毖也会来,他更属意清流一脉的崔家,像他这样的武夫,就喜欢这种书香世家的小姐。他都打听清楚了:崔家在这一代没有适龄女子,但崔家有个外甥女——文世晖,是家中独女,生得跟梨花似的,温柔惹人怜爱。最重要的是,娶了她能得到崔、文两家的势力。

  “亲家这是哪里的话,常听恒儿和绣儿在我耳边提起浚儿如何…如何不凡…我当然是怕被别人捷足先登,咱们可是亲家,这肥水还不流外人田呢!”菑阳公道

  王浑努了努王沈的灵位,道:“我堂弟的尸骨未寒,浚儿还在热孝期,现在谈这些…不合适吧?”

  菑阳公只好作罢。

  十五岁的王浚,望着父亲生前的亲朋好友来来往往,名为奔丧,却不见他们面有悲色,也不见他们关心孤儿遗孀,只是借这由头聚在一起相互牟利。想起了父亲生前的管教太过严厉,王浚一直心有怨怼,便从未尽心侍奉,父亲临死前还在骂他好色误学。王浚低头凄苦一笑,原来我并不比他们好多少。

  书院的同窗也来吊唁,纤纤第一次见到王浚如此凄凉的一面,望着满院的宾客攀交情、谈交易,一个丧宴搞得如市集般热闹,也替王浚哀叹!

  卫绣偷偷塞了包酥饼给王浚,小声道:“饿的时候偷偷吃几口,王叔叔在天有灵,定会不忍心你挨饿。”

  晋朝守丧沿袭儒家旧例——三天不可食一粟。

  王浚心中一热,他一直都仰慕卫瓘深谋远略,在战场上总是无往不利,为人更是严谨谦卑,贤名远播。卫氏兄妹对他又是多番照拂,幼时堂兄弟们嘲笑他是渔女所出,身份低贱,卫二哥曾多次出面解围。

  三个月后,王浚承袭了父亲的博陵公爵位,另获封散骑常侍,因年少,只挂了个虚职未赴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