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515章 老子拼了
  第五一五章老子拼了

  马进宝很清楚,滞留于城南的这股明贼,兵力虽然不多,但其精明和强悍程度,绝非泛泛之辈。

  这一点,早在浙江时,他就领教过。

  既然消息已经走漏,那么,他们必定会闻风而动,城西水道的失守,是毫不意外的结果。

  马进宝暗自琢磨:“他们这么做的用意,明摆着是要将老子堵在城内,破坏老子的火攻之策,等待主力的到达。”

  好在他们的主力尚在淮安,有宝应和高邮这两道防线的阻隔,没有七八天的时间,怎么说都是赶不到的。

  光凭城外这点人,还不足以把扬州城围死,现在撤退,还来得及。

  不过,到底是跑是战?马进宝有些犹豫。

  眼下,城中的粮食财帛多已外送,烧城之物也已准备得差不多,虽然城里一片风声鹤唳,大部分士卒已经无心恋战,但他的数千本标精锐还没有乱,且已集结到了西城,正待命而动。

  想到这,他有些不甘心了。

  “老子辛辛苦苦设下这个圈套,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他们的主力预备的么?”

  他反复自问,“难不成就被眼前这千把人吓破了胆?”

  “总得尝试一把吧?”

  他自忖,“要不然,即便一路跑去了庐州,又有什么用?”

  “不战而逃的罪名,老子可再也担不起啦!”

  想到这个,马进宝一阵心惊,大热的天,脖子里凉飕飕的。

  “万一他们只是虚张声势,一冲便垮呢?”

  他不断给自己打着气,“若是真的夺回了西门,这全盘的局势,不就又活了?”

  真到那时,不仅火攻之策仍然可行,还可以趁机向庐州报捷,多少给自己捞点本钱……

  退一万步说,即便夺不回西门,他的精锐也足以掩护他重做打算,从陆路突围出去,耽误不了多久。

  至于到那时冲不出去的官吏军民,死伤多少都与他无关了……

  因为,不管怎样,这把火还是要放的!

  这不仅仅是牵制明贼,迟滞他们追击的脚步,也是做给远在庐州的洪大人看的。

  他必须向各方面有一个交代——力战而败,与不战而逃,可有着本质的区别。

  ……

  看着窗外愈来愈浓的暮色,他叫来一个仆人:“几位将爷都到了吗?”

  “正在花园等候。”

  “各位幕宾老爷呢?”

  “也都在后面等候。”

  “嗯。”

  他点点头,捋了捋胡子,又看了看铜镜中自己的面容。

  镜子里的自己,已经卸掉了戎装,只穿了一身便衫,眼圈有点黑,但战将的威严还在。

  他点了点头,两个仆人立刻服侍他穿上宽大的朝服。

  穿戴整齐,他微微颔首,一个仆人立刻递上那顶像斗笠一般的锥形凉帽。

  马进宝接过顶戴,掏出一块白绢,仔细地擦拭了一下那颗红宝石顶珠,这才慢慢戴上。

  那个仆人打开房门,在前提着灯笼,另几个人紧紧地跟随着,一起下了台阶……

  夜已经深了,在惶恐不安中度过一晚的下属和幕僚们,终于得到了召集的命令,很快聚集到衙署的前厅来了。

  他们一个个哭丧着脸,几乎全部穿上了行装,这是预备好,要跟随提督大人突围了。

  他们大概知道,围城的明贼人数有限,除了控制西门外的水上要害之外,在陆地上的封锁是不全面的。

  只要有足够的人马掩护,又有快马,冲出去不成问题。

  虽然提督大人的目标很大,但是他有最精锐的本标人马,随身还有百多名亲兵家丁,到时候就是堆人头,也能把大人给堆出去,他们跟着一起突围,活着逃出去的希望至少有成。

  一见马进宝现身,将官和幕僚们纷纷起身见礼,马进宝摆摆手:“不必了,都坐下吧。”

  “嗻!”

  在这个非常时刻,众军官全都小心翼翼,大气都不敢出。

  马进宝端身坐下,撩了撩朝服下摆,抬眼打量着众人。

  无论将领还是幕僚,一个个都脸色清灰,神情紧张,他知道,这是怕被点名断后呢。

  “事到如今,废话不多说了,”

  他清了清嗓子,环视众人,“本将决定,明日出城反击,夺回西门。”

  厅内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接话。

  “怎么?一个个都蔫了?”

  马进宝脸色一沉,提高了音量,“明贼的大军还在山阳,城外那是小股游匪,虽说被他们趁夜得了先机,天一亮,便由不得他们了!”

  “大人……”

  一个姓崔的副将嗫嚅着,欲言又止。

  这名崔副将是马进宝的中军副将,手下三千人,便是马进宝的本标人马,眼下已经开至西城。

  其实,此人上阵打仗并不怂,还很勇猛,要不然也成不了马进宝的心腹爱将。

  之前,他在与李自成余部作战时,被人一箭射瞎了一只眼,是个独眼,大家背后都称呼他“崔独眼”。

  只有马进宝与众不同,直接叫他独眼龙,他觉得这样反而显得亲热。

  “休得啰嗦!”

  马进宝敲了敲案几,“独眼龙,本将决心已下,明日清晨,就由你领兵出击!”

  “额……”

  崔独眼站起身子,一只眼睛看着马进宝,只是不答话。

  马进宝知道他的意思,可他更清楚,明日之战非同寻常,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先让毫无战斗力的漕兵去当炮灰了。

  这个时候先上炮灰,只会挫了士气,弄不好会造成全军动摇。

  “怕什么!”

  马进宝一瞪眼,喝道,“老子拼了!孟参将!”

  “卑职在!”

  参将孟铁头应声而起,拱手应道。

  “明日就让你的火器营打头阵,先拿火炮轰他一阵!再以火铳手坐船出击!”

  “嗻!”

  孟铁头倒是不急不慢,拱手领命。

  马进宝转过头,吩咐崔独眼道:“你的人动作要快,不等枪炮停歇便要快速登岸,扑杀上去,以多战少,贵在迅猛。”

  “嗻……”

  崔副将没法子,只得拱手领命。

  “明贼火器精良不假,可毕竟才那点人,”

  马进宝见状口气稍缓,说道,“你有三千精锐,冲上前去一人一口吐沫,就得把他们淹死!”

  “嗻!卑职遵命!”

  “各位不必惊慌,本将不会丢下你们,”

  马进宝环视众人,“只要夺回西门,扬州的主动权就在我,届时,各位依计而行,大火一起,必灭明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