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赠你一世情深时笙 > 第998章 你似乎总是很开心
  倘若说席湛是世界上最纵容席允的人,那么世界上能真正懂席允的人便是墨元涟。

  毕竟很多不能让父亲知道的事情可以告诉旁人解压,这个旁人便是与父亲一样通透又懂心理学的墨元涟,席允一直都清楚他的厉害,清楚他对人的淡漠与冷酷,更清楚他对自己的照顾与温柔,席允的心里又不知为何他总是维护着自己,像是爱惜自己的生命那般爱惜自己,正因为感受到他的爱,所以席允无论做什么总是惦记他,除夕也陪他。

  可惜待会她要离开。

  她便不能晚上过去找他。

  席允松开墨元涟的掌心下车,她走进他的红伞下挽着他的胳膊笑道:“元涟哥哥最爱走路锻炼身体了,我陪你吧,送你回到家。”

  “小允有事便去忙吧。”

  席允摇摇脑袋道:“再重要的事都没有陪元涟哥哥重要,等明年我在爱尔兰比赛的时候元涟哥哥会去看吗?允儿就只邀请了你。”

  墨元涟温柔的问:“小允不邀请越椿?”

  席允拒绝道:“他在我会不自在,而且我一直想着父亲说的话,我的确没先考虑他。”

  她的确没有将他放在首位。

  可是席允也有自己的苦楚。

  “我能理解小允,你的病情……与你越椿哥哥在一起之后你更容易胡思乱想,他或许会是你的救赎,也或许是你病情的绊脚石。”

  席允听明白道:“是啊,我的情绪总是会因为他而波动,我就在想我是不是不适合谈恋爱,可是我又想找个人依靠亲热,我的心里喜欢大哥,他是我遇到最合适的人,我也一直想着你们说的笃定唯一,我在努力让自己的心靠向他,只是目前还需要时间而已。”

  雪是越下越大,两人缓缓地向公寓的方向走去,墨元涟耐心地听着席允说话,待她说完他才柔柔的声音道:“喜欢他便行了。”

  “元涟哥哥的意思是?”

  墨元涟温柔的嗓音说:“倘若细想会让你感到困扰,那么喜欢他便行了,因为你喜欢他,除他之外心里没有旁人,这便是笃定唯一的爱,只是你越椿哥哥不知情而已,你不懂如何表达也没有关系,这些是他的问题。”

  席允更加不解问:“是大哥的问题?”

  “是他没有信任你,亦或者对自己不够自信,是他没有从你身上找到他想要的,与你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他想要笃定唯一的爱得让他自己在你身上寻找,你不必再自寻烦恼,再想着这些事你的焦虑症会越发严重。”

  席允听明白问:“元涟哥哥的意思是让大哥自己来寻找,而我为了控制病情不要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对吗?可是我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又怕自己表现的太敷衍或者没心没肺让大哥难过,很难独善其身。”

  “小允,现在最重要的是治病。”

  席允听话道:“哦,好的。”

  席允不想再讨论此事,她转移话题与墨元涟聊着天,大概两个小时后才抵达公寓。

  席允站在小区门口道:“再见呀!”

  墨元涟笑着问她,“不要红包吗?”

  席允立即摊开双手眯眼笑道:“要。”

  墨元涟取出衣兜里早就准备好的红包放在她的手心,席允立即翻开道:“多少钱?”

  她取出来数了数,“九千九百九十九。”

  还有一张浅蓝色纸条。

  上面写着漂亮的字——

  缺钱了可以随时找我提款。

  席允扬着小纸条问:“不怕我买零食?”

  墨元涟挑了挑眉,问:“怕难道你就会不买吗?无论有没有钱你都会找到钱买零食。”

  闻言席允叹息道:“慕里哥哥将他银行卡的副卡给我了,太痛苦了,我怕无法克制。”

  “当你收下的那一瞬间,你就已经没有再克制自己,待你比赛的时候……到时再说。”

  到时候他过去替她缓解精神压力。

  席允期待的问:“你会来吗?”

  “到时再说。”

  他从不轻易给承诺。

  怕自己无法实现。

  但他心里已决定要去。

  “那我在爱尔兰等元涟哥哥。”

  说完她转身离开,墨元涟看见她蹦蹦跳跳的走到司机那儿打开车门上车,他心里忽而觉得压抑,这个孩子一直都有病,但是在人前从不让人担忧,给人的错觉她一直都是无忧无虑上进且热情的,可只有他清楚她心底的苦楚,明年的她或许更不能停下脚步。

  一旦停下,她就会更焦虑。

  ……

  席允在去机场的路上接到自家父亲的电话,她接通搁在耳边笑道:“爸爸找我呀!”

  “小狮子,累吗?”

  席允怔了怔问:“爸爸什么意思啊?”

  “做父亲的关心你,我是想说,喜欢什么便做什么,倘若你母亲不同意瞒着她便是。”

  席允开心的问:“父亲怎么突然告诉我这个话,况且这些年父亲并没怎么约束我,我一直都是自由的,明年我还要去攀登卡瓦格博峰,至今还没有成功的攀登者!我要随朋友一起挑战,我算是给父亲报备了,事后可不许责怪我,还有我不想带席拓,我就想自己随着朋友们攀登,父亲可千万别拒绝我。”

  这丫头……

  见他好说话便得寸进尺吗?

  “你如何保证自己的安全?”

  席湛最关心的便是她的安全。

  而这个问题难倒了席允。

  她做事从未设想过还未发生的事怎样。

  这些年她大胆的事做的多,可基本上都有席拓在身边,如今舍弃席拓她的安危又该如何保证呢?

  席允想,自己是不怕死吧。

  因为活着焦虑,所以不怕死。

  “父亲,我想去做这件事。”

  她想去,他就没有理由阻拦她。

  可是心里却格外的担忧她。

  “注意安全。”席湛道。

  “是,谢谢爸爸,爱你哦!”

  席湛勾唇,“嗯,吾亦是。”

  席允挂断电话之后眯着眼笑着,自家父亲总是能够理解自己,毫无理由的理解着自己,而自己总是给他惹麻烦,真是愧疚啊。

  她眨了眨眼,忽而想念越椿。

  她抵达机场之后去贵宾室寻找越椿,推开门进去瞧见他正垂眸翻阅着手中的书本。

  她过去搂住他问:“大哥在看什么?”

  “席允,你似乎总是很开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