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阴刻之君 > 第四百零九章:崔云逸决定
  巳蛇回来的时候,也第一时间认识到局势稳定了,最终的胜利仍然是属于他们的。到达总部的时候,他已经看见了闫克宇,提前回来的人也在安排城内各个据点的事项。

  “首领回来了啊。”闫克宇看到巳蛇笑脸相迎道:“咱们这回可算是熬出头了,断念教元气大伤,最后的反击也没有成功,陛下果然是运筹帷幄与千里之外啊。”

  “别这么说,主子可就在洛阳呢。”巳蛇也半开玩笑道:“这一回断念教算是名誉扫地,实力也受到了严重的削弱,可得好好的庆祝一番了,不过也不可放松,断念教仍然还在。”

  闫克宇赞同的点点头道:“在我看来,洛阳这次虽然没有受到多大的破坏,可还是留下了一些损失,不管如何,接下来还会有不少麻烦。亥猪提醒过我了,寒门跟士族的斗争会从明日的朝会上正式开始,首领不担心吗?”

  巳蛇也会意道:“亥猪的鼻子一向灵敏,他总是能最快的嗅到事件的气息。我也才想起还有这一茬,庆祝也只能延后了。士族与寒门是不相容的,大家都清楚,主子更清楚,但是主子没有对我们下达命令,我们只需要注意两边的动向即刻,随时准备接受主子下达的命令。”

  这应该是目前最妥善的做法了,本来朝堂派别分裂的事情就还未解决,断念教只是个插曲罢了。巳蛇考虑到的是野火如今的状态,人困马乏,还是需要以休息调整为主,再说了本来就跟他们没有太大关系的事情,还是不要多管。

  “你说是吧,天师。”巳蛇说完还回头问了句。

  陆平走了出来,他是跟着野火一起慢悠悠的回到了洛阳,此刻正笑道:“你说的不错,陛下布下了棋子,自然会由他们去解决,陛下的大局才是最重要的。”

  “天师觉得这次的行动如何?”

  “无论是从过程还是结果来看,都是属于我们的胜利,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断念教元气大伤,我们达成了目的,而断念教想要反击的目的却失败了,所以南夏暂时会头疼一段时间,起码要一年时间准备,为大商的发展创造了更多的有利时间,不过还是要注意断念教的动向,他们不像是会罢手的风格,谨防他们再次反击。”陆平如此评价道。

  巳蛇说道:“眼下大商永远都会有事情发生,这不是坏事,是大大的好事,因为事情接踵而至,所以大商也会在这些事情中逐渐的发展成长,从而能够从恢复变为极快的进步,我查不到能明白陛下这么做的原因了,朝堂需要平衡。”

  “你能想到这一点,说明你的确想的很周到,明白这一点,对你和野火以后都是好处,你们也能更好的辅佐陛下完成计划,只是眼下需要你自己随机应变了。”

  “我听说崔云逸和王昭荣两位似乎在昨夜的战斗中负伤了,他们来得及去应对明日的早朝吗?”闫克宇忽然想到这件事情,便一并拿出来讲了。

  巳蛇笑了笑道:“不会的,仅仅是负伤可不会阻挡他们这些人的步伐,他们是朝臣,不能跟我们这些在地下工作的人相比,就算是负了伤,也不能错过朝会,因为每一场朝会,都是能掀起不小风浪,他们不可能错过。”

  陆平也点点头道:“官员是身不由己,野火倒是能休整清闲一段时间,趁着来之不易的时间,还是多准备准备下一次的行动吧,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那些人。”

  “下一次?”闫克宇疑惑道:“下一次行动是什么?”

  巳蛇解释道:“别担心,天师只是打个比方,未来会发生很多我们无法预料的事情,有些是可控的,有些是不可控的,天师的意思是让野火随时做好能够行动的准备,这样才能把握机会,才能更好的为大商贡献。”

  “正是如此,野火首领,名不虚传。”陆平赞许道。

  “天师过奖了,不过是应该的。”巳蛇很谦逊的回答道:“自从奇袭战胜利之后,我越发的明白野火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属不易,我们死伤了那么多的兄弟,牺牲了那么多的英雄,才让野火有了能够改变的能力,所以我们要更加珍惜。”

  每一个人都在争斗中失去了很重要的人,无论是杨旷,还是他们,都是一样,谁都不能避免牺牲,谁也无法控制牺牲,必要的牺牲才能创造新的局面和机会。

  “喂,你们聊什么呢?”

  “主子,您怎么来了?!”巳蛇惊慌失措,“莫非您参与了昨晚的战斗?这未免太过危险了?您怎么不跟属下说一声,若是属下知道主子如此,拼了性命也要更快赶回来啊!”

  原来是杨旷来了,三年都没见过杨旷出宫的巳蛇哪能不吃惊不慌乱,而且他也很快就明白为什么主子会出现在这里。

  “别激动,朕不是好好的嘛。”杨旷笑着走来,一边递给陆平一个眼神,两人短暂的相视一笑,默契异常,“朕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怎么?你还不欢迎吗?”

  巳蛇一下子跪在地上,低头道:“属下不敢,主子能亲临此处,让野火总部蓬荜生辉,属下此次奇袭虽然成功,却也让洛阳陷入空虚危机,属下不敢邀功,只想请罪。”

  杨旷真是哭笑不得,这家伙拘谨的未免太过了,不过这就是他的风格,便也不在意的说道:“行了,起来吧。你何罪之有,要是朕对每个人都如此苛刻,还有谁愿意为朕效力啊,再不起来,朕就要亲自来扶你了。”

  巳蛇连忙站了起来,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却一点都没有装出来,完全是他最真实的表现。杨旷走到他身前拍了拍肩膀道:“这次你做的很好,立了大功,可千万别说什么请罪,朕觉得把野火交给你是个最正确的选择,野火在你手上,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是个极为不错的进步。”

  “其实还是多亏了陛下稳定大局,不然属下也没有机会毫无顾虑的发动奇袭,属下不敢居功。”巳蛇依旧如此回答。

  闫克宇都快被逗笑了,陆平也是面露微笑,杨旷无奈道:“算了,你总是这么说话,太过无趣了。”

  “主子恕罪,属下实在无趣,让主子扫兴了。”没想到这都能让巳蛇给说出花样来,这家伙实在是拘谨过了头。

  “陛下还是不要跟他说话了吧,你看他就差没把自己给剁了,不听他说还真不知道有这么多过错。”闫克宇毫不留情的开起了对方的玩笑,活跃了气氛。

  望着其他人哄然一笑的场景,巳蛇也怪不好意思的,站在那里跟个木头一样木讷,不知道说些什么,也不知道做些什么,总之就是浑浑噩噩的,又惊恐又尴尬。

  杨旷也不想继续逗他了,他来还是有正事要说的:“对了,洛阳这边野火还需要重新的安排,曾经的据点都要翻新修改,重要据点也必须换位置,这个由巳蛇你自己考虑。断念教此番反击,是分散行动的,就算他们失败了,也基本上大概摸清了据点和地形,所以这一点不能疏忽,一定要修改。”

  巳蛇恍然大悟,他竟然差点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看来还是主子的心思慎密,若非主子提醒,恐怕他又要漏掉了,于是赶紧道:“多谢主子提醒,属下一定办好此事。”

  其实这也不是那么重要,只是杨旷出于保险的考虑,断念教多少年才会如此大动干戈的侵入商境,要不是重要据点被毁,说不定不到最后一刻都不敢如此冒险,还是在知道洛阳空虚的时候才发动的反击。

  杨旷又道:“嗯,野火虽然胜利,但不能太骄傲,所谓骄兵必败,庆祝朕不反对,也要有限度,你们立了大功,朕本应重重赏赐你们,可你也知道大商正在准备未来即将爆发的大战,任何的资源都该节省使用,野火是朕的亲信,朕便只能委屈你们片刻了,等到一切都妥当,天下完成一统后,朕定当重重的赏赐你们。”

  这番话太沉重了,巳蛇简直是承受不起,再度跪下道:“主子不必如此,我等岂敢索要赏赐,更不会觉得委屈。野火是主子一手组建的,属下的职责也是为主子效力,别说是赏赐了,就算是主子要我们去死我们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杨旷也习惯了对方的诚惶诚恐,懒得再跟他客气了,一边对陆平道:“怎么?要不要跟朕一起回宫?估计朕要是再不回去被人发现了,事情可就闹大了啊、”

  “是啊,毕竟一国之君竟然还在戒严的时候出宫,传出去不知道又该有多少的闲言碎语了。”陆平也点点头道:“那么在下便跟陛下先回去了。”

  “恭送主子。”

  “恭送陛下。”两人送别了杨旷和陆平,互相看了一眼,气氛再度有些尴尬了起来。

  “你的腿怎么样了?”崔云逸看着躺在床上休养的王昭荣,心中的愧意也很深,对方是为了救自己才受了这样的伤,如果这条腿还有什么后遗症的话,他可是真的欠的太多了。

  “你看我这样像是没事吗?尽问废话。”王昭荣一副没好脸色的回答道:“你这家伙,也太不谨慎了,明知道那人很厉害还要跟他厮杀,这不是自找的吗?”

  崔云逸皱了皱眉道:“看来是给你点好脸色你就不知道好歹了,别以为救了我就可以胡说八道,本来我还有点愧疚,你这么一说,我可不会再关心你的伤势了。”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我抱怨几句都不行了是吧,就你这样,早知道我就不管你让你被砍死了。”王昭荣当即不爽道:“大夫都说了,这条腿伤势不算太严重,但没个百来天,也好不了,这点伤我还是受得了的。”

  崔云逸想到了什么,突然道:“你不会还打算拖着这条上腿去参加明日的早朝吧,荒唐,伤势需要休养。”

  “我身为朝廷命官,去上朝有什么不妥的,就为了这点伤,我就让那些士族趁机爬上来?想得倒美。”

  “你还关心士族?先关心一下你自己吧。”

  “不是我说云逸你还不明白吗?士族都是李玄武搞起来的,他昨晚什么态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承认他是救了我们,我也承认他的做法是正确的,可是他的态度太过恶劣,这小子肯定会是咱们日后的敌人,如果放任他这样让士族上台,受益的是他,倒霉的是咱们啊。”王昭荣颇为激动道:“你不能再对他仁慈了,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啊。”

  说起来崔云逸不是没有仔细的去想昨晚发生的事情,李玄武这个人,怎么说呢,其实崔云逸一直都认为对方是会对大商有益的能人,现在看来也是如此,只是此人的想法他们永远猜不到,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挑衅你,你也不知道他说的话到底蕴含几层意思,如此令人猜不透的性格,的确会让他们时刻有些忌惮。

  忌惮的结果,就会产生更多的猜疑,逐渐演变成了敌意,敌人就会这么变成。崔云逸发誓他从不想内讧或者窝里斗,可是李玄武的做法引起了公愤,哪怕他再能容忍,其他人无法容忍也是他一人无法压制的。

  或许与李玄武的矛盾会走到兵戎相见的那一天,但那绝对是崔云逸不愿见到的,李玄武还是一个有能力,不会因为私情而废公的官员。

  “云逸,你想什么呢?很少见你发呆啊,你不会又对他心软了吧,你可不能再对他留手了啊,你不担心,我们几个是真的担心啊。”王昭荣急了,劝道:“现在不防着他,以后若是被他背后捅了一刀,一切都晚了。”

  崔云逸犹豫了,他不知道此刻该如何抉择,优柔寡断吗?好像也不是,这事情很大,要是真的跟同朝为官的人对敌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种危险。

  在官场上一旦开始斗争,象征的意味可能是结党,崔云逸甚至有时候都狠下心来,却也不得不担心陛下察觉到的话,对他们会不会有很大的危险,甚至超过李玄武。

  毕竟这洛阳的主人,永远都是陛下来主导,谁都不能在陛下的计划之外行事,他们崔氏之前已经有了案底,若是他真的决定与李玄武为敌,那么上面会怎么抉择呢?

  “我担心的是陛下,你想过吗?”

  王昭荣沉默了片刻,答道:“陛下是一回事,李玄武又是一回事,我知道你担心陛下会有所想法,可是这是自保手段,你不去对付他,也总有人会忍不住去对付他,与其顺水推舟变为被动,还不如主动先发制人。”

  “如果你真要这么说,那么我们就只有一条路了,你真的想好了吗?这背后牵扯的,可能还有你们王家。”

  “我要是害怕这个的话,就不会在这里跟你说这么多了,咱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给个痛快话吧云逸,到底干不干?”

  崔云逸叹了口气道:“按照我对你的了解,就算我拒绝,你还是会去做的,没错吧。”

  “这不是当然,算你还了解我。”王昭荣虽然卧病在床,可口气却没有任何的变化,“我曾经都城第一纨绔的名头,你以为是浪得虚名吗?”

  “行!”崔云逸果真干脆的给了回答。

  王昭荣喜出望外,激动地拉住对方的手道:“你可算是终于下定决心了,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所有人都会跟着你一起来对付他,保证让他付出代价。”

  崔云逸把眉头皱的更深了,沉声道:“我们?莫非你早就已经拉拢好了帮派,准备妥当了。”

  “我知道你会生气,也知道你会不屑,但这就是最好的办法,我们不提前准备,怕你不答应。”王昭荣解释道:“现在没问题了,你答应了,这些也没什么问题。”

  崔云逸摇头道:“不,这不是原则的问题,而是你们的做法本身就有问题。”

  “行了云逸,你都答应了,还何必计较这些,你我联手,加上那些同心协力的寒门子弟,对付李玄武的士族派,自当是得心应手。”

  崔云逸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扶着额头道:“我家里还有父母在逼婚,魔星那边也没有说话,罗兰姑娘那边更是乱七八糟,现在又多了这件事,真的是”

  王昭荣也体谅好友的不容易,拍着对方的肩膀道:“放心,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如果没有精力,你不是还有我们吗?之前缺的就是一个领头人,你说话的话,威信和号召力都是一等一的,尚书台那边也是很大的优势。”

  “不管如何,我还是丑话说在前头,”崔云逸始终觉得这一点不能漏,所以必选提前说明白:“我们对付李玄武可以,但任何手段,都必须要合乎规矩,否则就算陛下不追究,我也不会再参与,任何人违反都要受罚,后果自负。”

  王昭荣愣愣的看着他,也是哑口无言,只能是默默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