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妖女宋姬传 > 第五百四十八章山雨欲来
  这个时候麋鹿匠的姥姥,也在惊魂未定中,一阵的大口喘着气,仿佛还不能从刚才的画面中恢复过来,而这个时候麋鹿匠也紧紧的站在她身后。

  跟他的姥姥一样,他实在也是没有应付过这些妇人,别说是妇人,以前就算让他应付村中男子的时候,他也觉得着实的痛苦,而那些胭脂水粉那种味道也是让他一阵皱眉。

  只是如今他和他姥姥听见那些妇人在屋外一阵叫喊着他的名字,而且她们的双手都一阵拍打着茅草屋的木门,这时麋鹿匠的姥姥也看着茅草屋的木门。

  心里想的也是,这木门怕是真的维持不了多久吧,她心里也十分的迷惑,因为实在是想不明白,一瞬间这些妇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有一种山雨欲来之势。

  而这时尊云却被独自留在了茅草屋外,他看着如今这些妇人疯狂地朝茅草屋的木门拍打着,真有一种誓不罢休的感觉。

  而且那些妇人仿佛都已经忽略了他的存在,都叫着麋鹿匠和麋鹿匠的姥姥,这个时候他也着实的诧异,真的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一瞬间,村子里的妇人就变成了这般,尊云想着看来这些人并不想驱逐麋鹿匠还有麋鹿匠的姥姥,看她们手中拿着华丽的衣衫、首饰。

  还有胭脂水粉,他也觉得此时那些胭脂水粉味真的是有些太过浓重了,可是一瞬间也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姥姥你快出来,这些华丽的衣衫,还有首饰都是我们孝敬您的,姥姥,你快出来吧。”

  这个时候老王妻子一阵的拍打着木门,在她眼中麋鹿匠的姥姥,此时根本就不是一个年长的老妇,而是白花花的银子,一天一两银子啊。

  谁不心动,所以对于她而言,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一定要将她拿下,她这个时候才不管麋鹿匠的姥姥到底想怎么办呢。

  心里想的也是先将她叫出来才是,要不然手里拿着这华丽的衣衫,以及首饰还真是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才好。

  “对啊,姥姥你别听她的,你赶紧出来吧,我这里还有手链,手镯都是拿来孝敬你的,你快出来吧”

  这个时候众妇人听见老王妻子,那样软绵绵的声音开口说着话,以前她们也觉得老王妻子的声音格外有一些稚嫩。

  甚至娇滴滴的,可是现在却想着,她们喊出的声音能有多么轻微,就有多么轻微,能有多么娇滴滴就有多么的娇滴滴。

  不管怎么说,一定要先将麋鹿匠的姥姥请出来才好,要不然这一两银子可真是像煮熟的鸭子飞了,如果真的飞啦,那现在可该怎么办呢?

  毕竟他们买的这些衣衫首饰胭脂水粉,花的可是他们自己的钱,村长可还没有掏钱呢,众人现在又各自抖擞精神,将如今这个麋鹿匠的茅草屋。

  真当成了一个大型的碉堡,她们就不相信了,凭着她们那漂亮的容颜以及那三寸不烂之舌,难道还攻不下麋鹿匠姥姥的碉堡。

  现在个个都憋着劲儿,现在在茅草屋中休息的麋鹿匠和麋鹿匠的姥姥,一时间也是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处理。

  仿佛觉得还不如让她们将麋鹿匠驱逐了为好,至少那些村民拿着锄头,镰刀,一副雷厉风行,虎视眈眈的样子,可以让麋鹿匠瞬间便起了反抗之心。

  可是如今这些妇人给她们带来的却是糖衣炮弹,那些首饰,衣服,麋鹿匠的姥姥看在眼里,不得不说她也是动心的。

  毕竟虽然她现在已经过了花甲年华,可是那些衣服,却让她着实的感动不已,再加上刚才那些妇人拉着她的手。

  摸向那些衣衫的时候,她可以轻轻松松地感觉到那衣衫的质感,分明就是以蚕蛹针织而成,在心里都低声的一叹。

  没有想到这些妇人果然是付出了一定的金钱,更加重要的就是这些心意,但是她此时也着实的迷惑,因为实在是想不清楚他们这些人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而这个时候尊云虽然有心帮忙,但是看着面前的情景,一瞬间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帮忙,他作为一个上仙。

  总不能三下五除二就将那些村民打倒在地吧,更何况都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村民,另外她们并没有对麋鹿匠还有麋鹿匠的姥姥进行驱逐。

  只是来向她们送一些衣衫首饰,而这恰恰就是让尊云头疼的地方,如果说她们要对麋鹿匠还有麋鹿匠的姥姥进行驱逐,就算他现在法力不强。

  也可以拼上他的全力对付这些妇人,可是如今人家已经过来示好,他怎么能够强硬的驱赶这些妇人呢,如今真的特别的着急,脸上的冷汗也是直流。

  而他也没有想到,距离茅草屋远处的山坡上,村长和那两个大夫,也一直注意观察着茅草屋的情况。

  “村长,这可怎么好,那麋鹿匠的姥姥可真是块硬石头,看她那架势,果真是软硬不吃啊。”

  “对啊,村长,你看那些妇人明明都已经将麋鹿匠和他姥姥团团围住了,可没想到他又躲进茅草屋里去了,如今这种情况咱们应该怎么办呢?

  总不能让麋鹿匠和他姥姥一直住在那茅草屋中吧”这个时候那两个大夫,都相互使了使眼色,他们还真的没想到。

  这个麋鹿匠的姥姥还真是有点软硬不吃的味道,没有想到在那么多妇人,团团围住之下,她居然还可以跟麋鹿匠,忽然之间就冲进了茅草屋。

  将她们这些妇人挡在了屋外,这时他们哥俩也着实的诧异呀,但是心里都低叹了一声,如今麋鹿匠的姥姥这般的强势,可让这些妇人与她们如何缓和关系啊?

  这个时候村长听见面前的两个大夫对他说着话,其实他又怎么能够看不到面前的情景呢?对于他而言,这个麋鹿匠的姥姥确实是一块硬骨头。

  准确的说是一块儿非常难啃的硬骨头,可是为了血魂草,为了村子的村民考虑,他这个时候也是一阵的思考。

  真的想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现在也只有真正意义上的与她们缓和关系才可以得到那血魂草,只是真的有这个万全之策吗?

  他这时已经顿了顿身,眉眼间尽都是焦虑之色,额头上的冷汗直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