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妖女宋姬传 > 第五百三十三章谋划
  “村长,我们今日真的要去找麋鹿匠吗?”这个时候在麋鹿匠茅草屋对面的山坡上,远远地站着三个人,而这三个人自然就是村长还有那两个大夫。

  毕竟今日他们要找麋鹿匠,一直都在商量着如何得到血魂草这件事情,现在只有他们三个人在一阵的谋划着,开口说话的是其中的一位大夫。

  其实他现在满眼都是喜色,而这种喜色如今出现在他的眼眶中,村长自然能够看得见,而他心里想的也是这个人实在是贪心太多了。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满脸都写明了表情,居然还要再问他一遍,不过他素来当惯了村长,也是收敛了自己的笑容。

  露出微笑,对他说道:“怎么你还有别的想法吗?”村长由于年老,说起话来声音低沉,却显得十分威严的样子。

  “没有……没有,村长,我考虑的是我们去是你先说还是由我们哥俩先说?”

  其实这个大夫,心里早就像猫抓一样,可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毕竟血魂草对于他而言,特别的重要,它还指望着血魂草大发一笔呢?

  但是,在这里发号施令的也一直都是村长,只能安静的等待着村长回答。

  “竟然没有,那我们便去吧”其实村长这时说出来的话语着实的冷淡,因为他也明白,要向麋鹿匠要血魂草。

  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虽然他对麋鹿匠的了解并不多,甚至于有一些厌恶,可是从村民口中依然能够听到。

  麋鹿匠对于血魂草十分的在意,经常天天都会去到,远处的一口枯井中,跑去取一些井水,而提起井水。

  他听百爪虫妖说过,血魂草都是由井水来浇灌的,虽然他也十分的迷惑,甚至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总觉得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但是如今这个样子,他也不好多说什么,脚步顿了顿,也是朝着麋鹿匠居住的茅草屋走去,心里想着这件事情,还是要速战速决才对。

  如今那两个大夫私底下也是相视一笑,虽然刚才村长的口气着实的冷淡,但是他们两人猜的出来,村长并没有丝毫责怪他们的意思。

  而他们抬头看着对面麋鹿匠居住的茅草屋,还有地上那已经干枯的血魂草,虽然他们十分的迷惑。

  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地上那干枯的血魂草,麋鹿匠还一直对它们照顾有佳,大概这就是血魂草的特性吧。

  于是跟在村长的身后,两人也是加快了步伐,仿佛对于面前的血魂草已经势在必得,望眼欲穿。

  他们走近的时候才发现,这干枯的杂草难道真的就是血魂草么?两个大夫相视一笑,对于这啜手可得的血魂草,眼神中有的就是格外的坚定。

  真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气势,但是如今第一个发言人自然是村长,还轮不到他们两人多说一句废话。

  不过他们心里就想着,这也没有什么关系,毕竟村长现在跟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都跑不掉的。

  而这个时候率先走出茅草屋的就是麋鹿匠的姥姥,刚才她与尊云商讨之后,心里也是特别的着急,其实她素来对于井水根本就不太关心。

  可是这一次,毕竟这一次,有关于麋鹿匠的母亲,所以她也是特别的用心,她真希望血魂草的种子可以让井水快速的涌现。

  从而浇灌了血魂草之后,就可以给尊云服下,恢复他的法力,仿佛她都可以想象到麋鹿匠依偎在他母亲的怀里。

  一阵的哭泣,可那个时候,麋鹿匠眼中的泪水,一定是幸福的泪水,那样的场面一定特别的感人,此时连她的眼中,眼眶也是热泪盈眶。

  可是就在她刚刚走出茅草屋的那一瞬间,却发现了村长和面前的两个大夫,她抬眼的时候,这才注意到。

  以前对他们不管不顾的村长到现在已经有了些许白发,还有脸上的皱纹暴露了他的年龄,但是身后的那两个大夫。

  虽然她也是知道的,可是这时她对他们并没有好感,虽然麋鹿匠已经和他们之间缓和了关系,可是至于后续是怎样的。

  谁也无法保证,而此时他机警的眼睛也是看着面前的三人,几乎下意识的就开口说出道:“你们……”

  话刚说出之后,却发现有些不好,于是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的心情,又继续开口说道:“村长,不知你有何事情?”

  而她这句村长对于她而言,可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喊出来的,毕竟对于曾经欺负过他们的村民,她无法忘怀。

  虽然村长没有直接性的参与到欺负麋鹿匠的行列中,但是他是一村之长,而作为一村之长,自然耳聪目明,许多消息他都是知道的,可是他却选择了纵容以及默许,这跟一个刽子手又有什么区别呢?

  也就是这样的纵容以及默许,才造成麋鹿匠这样的多愁敏感,甚至是猜忌,如果说她对面前的村长没有恨,根本是不可能的,可是谈上有多恨。

  这么些年她的恨也淡了,也提不上有多恨,只是这个时候,眼睛也是格外的犀利,对于她而言,不管村民是假意的要和她缓和关系,还是真心的要和她缓和关系。

  有一点最重要的就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再次伤害麋鹿匠,伤害那个可怜的孩子。

  “姥姥,麋鹿匠呢?”这个时候村长看着麋鹿匠姥姥低声的说道,他自然能够注意到,麋鹿匠姥姥那双犀利的眼睛。

  正紧紧的盯着他,那眼神中的警惕也是让他分外的惊讶,毕竟他们昨天才跟麋鹿匠缓和关系,实在是并非出于他们的本意。

  也只是迫于那个蝙蝠妖怪罢了,而现在来到麋鹿匠的茅草屋前,他们想的也是不知道那个蝙蝠妖怪到底又在哪里?

  其实阿福这个时候早早的就站在一棵大树上,本来他早就准备奔到麋鹿匠姥姥的面前,可是刚刚准备抬起脚尖起飞的时候。

  却发现尊云向他摆了摆手,他自然明白的,师尊这是让他不要露面,他虽然有些诧异,不太明白师尊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心里想着是师尊让他这样做,自然就有他的道理,所以他此时一双眼睛也是灼灼的盯着面前的三人,也是以防他们有一些动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