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 第二千二百一十三章 星光封印
  到了此时,魂桥之上的那层绿色已经消失,只见到魂桥外层的白骨缓缓的旋转,这旋转很是怪异,最外层的那些骨球并不是朝着一个方向转动,而是一部分朝着一个方向转动,另外一部分朝着另外的方向转动,一层的骨球居然分作了九个方向。

  萧华催动魂丝更加小心翼翼的触到王靕飛的神秘阴云,“轰隆隆……”一阵大响,细小的雷丝击下,那阴云表面的天纹地契也隐约的闪动,竭力抵抗骨球的进入!

  在雷丝的击打之下,“滴溜溜”的乱转,整个表面都在跟阴云接触,“咔……”又一声轻微的动静,骨球的外层突然静止下来,而骨球静止的同时,雷丝和天纹地契也是消失。

  “善!”萧华大喜,知道魂桥有效,魂丝将魂桥微微一推,果然魂桥的最外层不动,里面又是有个稍小的骨球被推了出去,没入了神秘阴云之内,眼见着神秘阴云的雷丝和天纹地契再出现,萧华急忙又是催动魂丝,另外一种振动发出,较小骨球的外层再次旋转起来……

  就这般依次的推进,直直将魂器十八层的骨层都是推入,一个如同桥一般的通道在神秘阴云之中出现了。

  “魂桥,魂桥,果然是名符其实!”萧华忍不住赞叹了,虽然他如今感到极是疲惫,眉心之处鼓胀的异常,可还是心中笑道,“借助这魂桥,魂修就能对神秘阴云直接施展魂术了!”

  想到此。萧华又是叹息:“可惜萧某不懂如何修补神秘阴云,否则蔡卓霞……当是能复活的啊!”

  复活蔡卓霞的念头一闪而逝,随后萧华的魂丝探入魂桥,照着当日自己从灵气天出来的地方看去。

  “哎哟,怎么不对?这里怎么跟萧某的灵气天不同?”待得魂丝探入,居然又是被一层感觉很是厚重的膈膜挡在了外面,萧华心中不由地大惊。

  随即,萧华的心神顺着魂丝进入了王靕飛的脑后,玉牒萧华一落入王靕飛的体内,立时就恢复了萧华的模样。而且一种很是强大的敌意从四面八方的涌来。让萧华有种寸步难行的感觉。

  萧华知道这是王靕飛对自己本能的排斥,虽然自己已经吩咐他不要做什么抵抗,可那吩咐并不管用,这种排斥乃是天生。

  “嗡嗡……”没有办法。萧华只好再次催动魂丝。一层层的绿光将萧华的心神罩住。屏蔽了心神的气息,那种敌意才逐渐的减少。趁着这个机会,萧华的心神急忙进了魂桥。但见魂桥之内是个旋转的通道。就跟萧华以前见过魂修的那种用作传送的通道一般,只不过跟魂桥打开的方式一样,这通道内的旋转很是紊乱,根本就发现不了什么规律。

  而待得萧华通过了魂桥,眼看着灵气天入口的所在,一道透明的闪动无数星光的禁制时,萧华傻了:“这……这怎么可能?王靕飛不过就是个不到十岁的孩童,谁会封印他?难不成他跟萧某一样,是有来历的?可也不对啊!即便萧某算是有些来历,可萧某的灵气天也没有这层封印啊!而且,这层封印看起来很是怪异,用的居然是星力!这三大陆上能用星力的修士……怕是寥寥无几吧?谁会跟这孩子作对?”

  萧华站在封印之下,脸上颇是阴晴不定,他着实想不到自己随便收的一个弟子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也难怪不过十岁的孩子,居然能将梦境跟圣人江底上古法阵中魔灵的幻阵连接在一起呢!

  若是萧华在未进阶元婴之前,他或许会有些踌躇,可到了如今,一种身为宗师的傲然让萧华不能犹豫的,既然自己已经收了王靕飛做记名弟子,这所谓的记名弟子也是弟子,萧华断不会因为王靕飛可能有什么隐匿的大敌就要将他放弃。特别的,从玄水宫内得到了魔刀,这时的萧华还不曾仔细的琢磨着魔刀,而且也没有多余的元神来祭炼着魔刀,不过魔刀的魔灵正在被萧华吞噬,若是可能萧华准备跟辛欣一样的来个釜底抽薪,自己控制这魔灵,再用魔灵祭炼魔刀!这样一来,比之萧华自己来祭炼魔刀要容易了百倍!甚至,萧华还想让这魔灵来修炼滴血洞天,接掌自己的血脉!有了这魔刀最为依仗,萧华自信碰到分神以上的敌手,也会有一拼之力!

  想到此,萧华一探手,那手指触到那层薄薄的封印之上,“轰……”好似万重星辰之残影,一种洪荒星辰破碎之情形朝着萧华的脑海冲了过来,随即又是一种令人窒息的无铸重压从这封印之中砸向萧华的手指!

  “丝……”萧华不敢怠慢,急忙将手指缩回,封印之上一应的反应都是消失,那万重星辰之残影又是化作了封印之上若同星光的点点。

  萧华的心神在魂丝保护下返回到原位,萧华不觉是皱起了眉头,略加寻思片刻,又是将王靕飛唤醒,看着王靕飛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王靕飛,为师有件事情跟说。”

  “师父请讲!”王靕飛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失望,以为自己不能感知天地灵气,萧华要出尔反尔了。

  萧华很是敏锐的感到了王靕飛的不安,笑道:“莫紧张,师父要说的是,你体内有些怪异,似乎……是旁人对你下的一种禁制,师父准备出手破解。这禁制虽然厉害,不过以师父的实力当是能手到擒来,不过还是要跟你说一声,征得你的同意!”

  “啊?师父……这么会这样?”王靕飛吃惊的小嘴都合不上,“弟子自小就在村子里长大,最远也就到得平西城,弟子不可能得罪谁吧?难不成……是弟子妄进幻境,得罪了小和尚的仇家?”

  说着王靕飛的脸上生出一种懊悔。

  萧华摇头道:“应该跟你所想不同。不过,具体如何为师也不知道,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

  “若是不破除呢?”王靕飛眼睛眨巴眨巴问道。

  “若是不破除这禁制,你的小命就拿捏在那人的手上,那人随时都可以寻了过来。”萧华毫不迟疑的回答道,“而且,这层禁制好似挡住了你感知天地灵气!当然,仅仅是好似,师父不能完全肯定,只能将禁制破解之后才知道。”

  “娘亲……”听到事情如此之严重,王靕飛急忙要转头,叫自己娘亲决断。

  “呵呵,王靕飛,如今你也大了,也是该自己做主的时候了!”萧华摆手笑道,“当日你在王家,一应的处事决断都是果断利索,为何一到你娘亲的身边就自己不会多想了呢?”

  “师父……”王靕飛不好意思道,“娘亲不在身边,弟子自然要自己处事;可娘亲在旁边,弟子所有的事情都有娘亲操办,只让弟子作画,一来二去弟子也就习惯了。上次在王家,也是弟子急了,这才行了冒险之事。您老也知道,回来后就被娘亲一顿责骂……”

  萧华微微叹息了,他当日生出收徒之念,不仅是因为王靕飛聪慧,更是因为他的孝道,还有处事的果敢,可没想到自己看到的仅仅是王靕飛一面,王靕飛还有被他娘亲溺爱的一面他不曾看到!亦或者说,那是王靕飛在梦中不愿意被人看到的。

  “唉,有时候……爱也是一种负累啊!”萧华不由自主又是想到了空间内寂灭的江流儿。随即脸色一正,问道,“王靕飛,你知道什么是修士么?”

  “不……不知道!”王靕飛脸上有些微红,低声道,“弟子只听小和尚说过这些,心里虽然羡慕他们的逍遥和神通,可具体的弟子并没听旁人提起过!”

  “那师父告诉你!”萧华点头道,“简单的说,所谓修士就是超脱凡人的修炼之士,这世间常见的有佛道儒三宗,另外还有其他少数的修炼之道。修士讲求的是修炼、修行,无论何种方式的修炼都跟你所生活的方式完全不同,不说你所向往的手段和实力,就是……寿限和……感情也是不同。”

  说到此处,萧华有些语结了,他有些不知道如何跟王靕飛这个十岁的孩子讲修炼,王靕飛比之柳毅……经历还是差了极远啊!

  不过,看看王靕飛澄净的目光,萧华笑了,虽然他自己的记忆不太完整,可他已经隐约的知道自己的出身,自己从小不一样的懵懂,自己不是一样的修炼到了如此之境界?人之际遇最是神奇,谁能说王靕飛这个没有经历过风雨的孩子不能长成参天大树?

  “师父,到底有什么不同呢?还请师父教我……”王靕飛间萧华停顿,很是乖巧的问道。

  萧华回答道:“哦,别的不说了,先前为师的手段你也见过一二,为师也不怕告诉你,那不过就是寻常人的走路,算不得什么,为师还有很多神通你做梦都想不到。这样吧,简单的说来,为师且问问你,你觉得为师多大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