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火烈山变故
  炼气女修仓惶的逃窜,似乎有些慌不择路了。她不敢往筑基修士身上撞,只能冲出密径,“滋啦啦”一阵大响,那女修左膀臂从密径之中透出,一阵阵黑色的火焰从女修膀臂之上生出,无数的墨砂冲入其中,而女修的身形蓦然的下坠,显然无法抵抗墨砂的侵蚀!那挡路的筑基修士也是大惊,急忙往前躲避,女修欣喜,急忙催动身形又是冲入密径之内!只不过,也仅仅是瞬息的,女修的周身光华黯淡,特别是左膀臂上焦黑的一片,好似一个破损的盔甲!只是这“盔甲”又是极重的,女修的左膀臂根本无法动弹!女修不敢怠慢,一边勉力的往前飞,一边右手一拍,一个拇指大小的火珠拿在手中,法力略加催动,立刻化作一团烈火,冲入左膀臂之上。

  “咔咔咔咔~”剧烈的声响,那侵入女修肉身的墨砂立时被烈火所阻,随着火焰冲入火珠,又是弹指间那火珠变成了焦黑之色,火光皆无!再看女修的膀臂,道袍已经消失,露出的肌肤之上灰黑的一片,再不是女修当有的那种嫩白!

  只是,这女修根本没有注意这些,待得经脉内真气能顺畅的流动,立刻又往前冲飞了数丈,靠近两个筑基中期的修士就是疾呼道:“符前辈,刘前辈,晚辈乃火烈山弟子,正是火麒麟的婢女,还请两位前辈援手!”

  “火麒麟?”这女修的一连串儿动作萧华在远处看得清楚,他想不到女修居然能将墨砂从肉身中祛除,那火珠显然是早就预备!而后听到这女修居然是火麒麟的婢女,更加的一愣,想到了那个让人讨厌又是让人同情的痴情男儿!

  “你……”那两个筑基中期的修士显然是措手不及,抬眼看往后面已经迫近的两个迷綄修士。

  “两位前辈乃是莫灵宗长老,早在道剑大战之前到过我火烈山拜访三位老祖宗!”那女修急忙说道,“当时我家公子是在火灵殿内接待两位前辈的!而且,又在殿内陪了两位前辈数日。并恳请三位老祖宗见过两位前辈!”

  “哦?”整个筑基中期修士相互看了一眼,都是透出一种无奈,左面那个有些发胖的符前辈开口道,“刘师兄,这女修说的倒是没错,看起来我等不得不出手了啊!”

  “不错,火麒麟道友当日对我等算是有些情谊。既然这女修乃是火道友的婢女,我等自然不能罔顾,否则以后如何面见火麒麟!”说话之间,这名曰刘前辈的修士还是用目光扫了一眼众人的。显然,这话是说给众人听的。

  “晚辈多谢两位前辈!”那女修见状大喜,道谢一声。急忙躲在了两人之后。

  而那刘姓修士则沉稳的看着已经逼近的两个迷綄修士拱手道:“两位道友,贫道乃是莫灵宗刘越,这位是吾之师弟符杰。刘某不知道两位道友跟这女子是什么恩怨,不过既然刘某认识火烈山的火麒麟,而且也得过火烈山三老的恩惠,虽然三老如今已经陨落,可吾之师兄弟不能忘记他老人家的遗泽。此女跟两位道友的恩怨,还请以后再说!”

  “轰……”刘越的话好似一道天雷击中了萧华的,“火烈山三老……已经陨落??难不成……是在道剑大战之中么?这三个老人家可是元婴初期的修士啊!还擅长合击之术,寻常的化剑二品都不可能是其敌手,他们怎么说陨落就陨落呢?”

  虽然火烈山三老对萧华和薛雪有过逼迫!可也对萧华有些恩惠,虽然这恩惠那是火烈山回报萧华的,可萧华也是记在心里,此时乍听居然有三个元婴修士陨落。如何能不惊愕和心伤?

  那两个迷綄修士显然没想到刘越真的会伸手相助,身形略微愣在当场,可随即,其中一个修士说道:“刘道友,此时跟莫灵宗并无干系!而且两位道友跟火麒麟不过是一面之缘,何必为这点缘分强自出头呢?”

  “道友此言差矣!”符杰淡淡的说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日火烈山三老的指点对我等极其有用,若是我等对火烈山后辈不能善待,岂不是猪狗不如?再说你了,这女子已经找到符某。若是符某再不出头,怕是以后无法面见其他道友啊!此等情况道友应该明白,莫要逼得我等出手,坏了彼此的脸面!”

  “罢了~”那迷綄修士听了,将迷綄扯下,正是露出一个身材淡薄,脸色有些发白的筑基中期老者,而旁边那个同样也是显露出身形,乃是一个跟这个老者长得有些相似的筑基初期修士。

  “贫道火冲,这位乃是舍弟火冥~”那筑基中期老者拱手道,“我等兄弟两人都是火烈山弟子!”

  “啊?”刘越和符杰大楞了。旁边停在半空中有些看热闹的众人也是愣了,随即众人又是嘴角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火某本不想显露出真实面目的!也不想将此事惹大。”火冲解释道,“毕竟这是我火烈山的家事,更是一件丑事!火某只想将此事悄然的解决。可既然刘道友仗义出面了,那火某只能出面跟刘道友解释。刘道友的高义我火烈山很是感激,可希望刘道友莫要落入这贱人的算计,影响了莫灵宗和我火烈山的友好!”

  “刘前辈……”那女修急道,“晚辈不会让前辈为难的。您老不必管我火烈山的事情,您老只消护着晚辈,待得出了墨蚺黑林,我家公子就在外面等候。”

  “刘道友~”那火冲笑笑,冲着所有筑基修士拱拱手,说道,“这是我火烈山的私事,还请道友思忖!另外,诸位道友,我等兄弟两人一直没有动手,就是想着这是在墨蚺黑林的密径之中,万一有什么不妥当,对大家都不好!而且,当着大家的面……火某心里也不愿意,是故才一直拖到现在。所以,请诸位依旧走自己的路,这密径还有数日就能通过,先前都是安全,莫要在这最后阶段再出现异常!”

  “你等走不走?”头前三个筑基后期的修士不耐烦了,“人家都说了,这是火烈山的私事,没来由多管什么闲事?”

  说完,那三个筑基后期修士头前就是飞动。这火冲刚才的话虽然很是谦逊,可那话里也透着一种威胁。显然他们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把握当着其他筑基中期修士的面将这女修拿下,是故才隐忍到今日。眼见着密径要到头了,他们不得不出手。既然他们敢出手,那必定就是有所依仗。这三个筑基中期修士虽然能将这两个火烈山修士擒拿,那毕竟是在密径中,单是拼斗就会捉襟见肘,再说了火烈山修士只消稍加有什么厉害的法器,这密径就要被波及,墨砂啊,那可不是筑基修士可以对付的东西啊!除了墨砂,拼斗还可能引来墨蚺,那东西比墨砂更可怕的。

  见到筑基后期的修士动了,刘越和符杰前面的筑基修士略加犹豫,也是催动法力,赶紧的走了!谁不知道这密径的危险?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所有人也是明白。

  “刘前辈~”那女修大急了,叫道,“这火冲和火冥……已经不是我火烈山弟子了!他们早在我家三位老祖宗陨落的时候依旧背叛了火烈山!”

  “哦?”刘越和符杰极是尴尬,也是踌躇,此时听了又是冷笑,“火道友,那女娃说得可对?”

  “唉……”火冲叹息一声,拱手道,“刘道友,既然这贱人如此的不知廉耻,将我火烈山的私事泄露。那贫道也只能自揭其短了。”

  眼见火冲要开口,他后面的几个修士不悦了,冷冷道:“火道友,你要诉苦,还请将路让开,我等没兴趣管你火烈山的事情,更没兴趣多听你等的隐秘!”

  “嗯,都是贫道的错!”火冲陪笑道,“贫道着实的有些急了!”

  说着,火冲和火冥侧身让到了密径的两侧,将空隙露出。

  “诸位前辈!”那女修大急,猛然叫道,“你等莫走,我火烈山少主火麒麟就在密径之前,待得晚辈出了密径,必定有重宝相谢!”

  可惜,莫说是头前的筑基后期修士了,就是萧华前面两个筑基中期修士也不理睬,径直留着戒备从火冲和火冥之间飞过。

  “水元冰髓……”那女修急忙大叫道,“晚辈知道水元冰髓的下落,哪位前辈能将晚辈送出密径,晚辈必定拿半滴水元冰髓相谢!”

  “该死!!”火冲没想到那女修居然如此破釜沉舟,不觉暗骂,将手一挥,就要抓向那女修!

  “彭~”一声轻响,刘越急忙一动,正式的挡住了女修的身前,同样将道袍一挥,把火冲的劲道挡在了一旁。也仅仅这么一个见到的碰击,但见本是稳定的密径,突然出现荡漾,左近涌在密径四周的灰黑色墨砂极度的摇动,好似成千上万的飞虫嗅到了血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