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再见张青萧
  淡金色的光华不断的增加,将四周那血色的浓雾逼得四散而翻腾。过得一顿饭的工夫,那光华显是到了极限,猛地一闪,随即就是急速的收敛,显出淡金色光华之内刚才那个人形,而此时,人形已经不复刚才的干枯,四肢和身躯都是饱满,竟然跟常人一样。

  只是,这人形的头部还是有些朦胧的光华挡住,并不能看清真正的面目。紧接着,那人形长身而起,仰头长笑:“哈哈哈……无数年的辛劳,总是功亏一篑。任老夫如何殚精竭虑都是想不到,居然……山穷水的时候,时期居然有了转机!李宗宝啊李宗宝……你可曾想到老夫也有今日?”

  “嘿嘿……老夫?他***,老子怎么老是用这个自称?老子老么?”随后那人形又是自言自语的笑道:“老子乃是风流倜傥的少年郎,怎么可能是老夫呢?卿丰敏那厮虽然面如满月,可是个红脸膛,眉毛也是极粗,如何能得女修的喜爱?”

  “哼,说起卿丰敏,老子就是生气的,一介炼气五层的散修,居然还想夺舍小爷?小爷不过就是黄花岭的山洞内睡个大觉,还被这厮吵醒!不过也好,将小爷唤醒的代价就是成了小爷的口餐!”

  那人形说着头部的光华逐渐的消散,渐渐露出了真实面目,不是旁人,正是殇华冥萧洪越的二弟子,萧华的二师兄----张青萧!

  “乖乖。这上千年的子母灵果果然厉害的紧,居然真的跟卿丰敏记忆一样,能重塑魂魄,抹除一应腌臜的印记!特别是将魔人……***,什么魔人,这厮就是个魔兽!嗯。将魔兽的一应魔界痕迹皆都是毁去!否则……老子现虽然是人,可魂魄有魔印。难保哪一天不被大神通者现!现好了,卿丰敏的记忆被老子融合了,魂魄也纯净了,老子真真还是以前那个张青萧!”

  “卿丰敏努力了数年,操劳的时候。是不是没想到这个结果?平白的为旁人做个嫁衣,可怜见的!”

  “哎哟,***,我还愣着作甚?千年的子母灵果祛除魔印的时候是可以重塑面容的,老子不趁现着手给自己弄个小白脸,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张青萧嘟囔着。立刻又是盘膝而坐,趁着那脸上淡淡的光华还没有完全的散去开始动作,果然,刚才张青萧那胖胖圆圆的、有些黑的脸。逐渐的消瘦,虽然脸型还是圆圆,可皮肤慢慢的白皙,面容也是愈的英俊,不过多时,一个英俊潇洒,剑眉星目的小白脸就是出现,看那风神如玉的气质。还有眼那丝不羁和忧愁,简直比符合还要符合。比云孑翀还要云孑翀!

  其实张青萧的事情远没有他嘴里嘟囔的那么几句简单,对于张青萧来讲。几乎就是死一生的。话说那日夜间,张青萧和龚明伟从草门回来,正是碰到寻云子等人击杀小白龙,张青萧和龚明伟随手就被寻云子的掌心雷所诛杀。龚明伟倒霉当时就是送了命,而张青萧多了一丝的运气,当时并没有完全送命,只是从远端跌落,掉了寒潭之,也正是寒潭内刺骨的冰水将张青萧体内当时还肆虐的掌心雷给冻灭了一些,否则张青萧片刻间就会丧命。

  当然,张青萧固然是没有当时丧命,可也只剩下一口活气,苟延残喘的!好巧的是,那寒潭的冰水冲着张青萧的残躯居然来到萧华先前现的隐秘山洞之,就那山洞潭水回溯的地方停了下来,这也就是草门和萧仙蕊找不到张青萧尸的缘由。

  就这样张青萧的身体就一直寒潭水呆着,直到卿丰敏的那丝血影从丈峰逃出,来到黄花岭!

  卿丰敏的魂魄本就是魔兽,只是用夺舍的形式占据了修士的身躯进行修炼,太过高阶的修士它夺舍不了,所以只能使用低阶修士的身躯,这才造成卿丰敏的修为只有炼气五层!而且,当时受了伤的血影,加的微弱,就是普通人它都不敢夺舍,只能寻找气息奄奄的修士或者普通人,也是巧合的,卿丰敏路过黄花岭就很是敏锐的寻到了山洞之内的张青萧。

  眼见张青萧炼气十一层的修为,而且只有一丝的生机,哪里还不是跟见了血腥的苍蝇?根本没经过考虑就是冲入张青萧的元神之,想进行夺舍!

  夺舍的过程,卿丰敏不可避免的将张青萧的元神唤醒!其两人元神的殊死拼斗就不说了,可谓是险象环生。然而出乎卿丰敏的意料,殇华冥的功法有妖族的痕迹,元神无比的牢固,再加上张青萧虽然表面看起来很是玩世不恭,但心性坚韧,是顾及亲情,想想萧华刚殇华冥显出一点儿炼丹的手法时,张青萧就警告过萧华:“这殇华冥、黄花岭是我自小长大的地方,师父、大师兄和师妹也是我这世间为亲近之人,我……断不会让他们有所伤害,任谁……只要敢伤及他们,我即便是上天、下幽,即便是坠入魔道、鬼道也绝不饶了他!!!”

  是故,张青萧虽然已经气息奄奄,看心一丝执念一直都坚持,此时见到竟然有人想要夺舍,自然是将无处泄的怒火都倾泻到卿丰敏的元神之上,将他的元神吞噬的点滴不剩!

  但是,张青萧得到的不仅仅是卿丰敏的记忆,还有卿丰敏元神的魔痕!这种魔痕乃是魔界的魔兽和魔人灵魂的烙印,卿丰敏经过多次的夺舍,已经淡薄,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讯息,炼制胎息丹的子母灵果还有另外这么一种不为人知的功效,所以,就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之后,修为逐渐恢复到炼气十层左右的时候,悄然潜出了黄花岭,到得卿丰敏早就安排好的地方寻那子母灵果,当然,泣蒙山脉的子母灵果早就被萧华采摘,张青萧无法只能到颜渊城的竞价之会上碰碰运气。也是命运使然,那萧华那空间内的子母灵果居然有千年的药龄,着实的出乎张青萧的意料,等子母灵果已经到手,他就做其它的准备,直到了今日方自准备完全。张青萧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忐忑的一试,果然成功,这才大喜过望的将面容改变,一则是不让仇家知道自己的身份,二则么……自然是……哈哈哈……

  张青萧等脸上的面容已经固定,这才又站将起来,从旁边扔地上的储物袋内拿出一套道袍穿身上,用手前方一挥,就张青萧的面前凭空出来一道淡淡的水纹,将张青萧整个都是映那水纹之内。

  张青萧上下看看,左右看看,前面看看,后面看看,这才极其满意地大袖一拂,将水纹撤掉,脸上露出一丝冷峻的笑容:“哼,虽然小爷不知道灭我殇华冥的元婴是哪位高人,不过溪国的元婴高手就那么多!小爷此时没有那么高的修为,可并不代表以后没有,你且等着瞧,小爷如今重生,你就好好的洗干净脖子,等着吃小爷一剑!”

  “嘿嘿,萧华,我这个可爱又是神秘的小师弟,居然落魄的去混天弃,***,好你遇到了李宗宝,否则……也是被老夫吞噬的下场!哎哟,也不对啊,你虽然还不曾入我殇华冥,可殇华冥的功法你是修炼过两层的,但凭这两层跟妖界有关联的功法……你就不会被吞噬!不过……怕是也逃不过一死啊!”

  “嗯,既然你都落到了这般的田地,老夫大概也不能再怀疑你了!那个元婴怕也不是你能招来的!可……我殇华冥如此怪异的功法……怎么就落到了这般灭门的下场呢?师姐啊师姐,你……”张青萧的心思似乎有乱了,低声自语的同时有些语无伦次,似乎是想到了以前,又是想到了以后,顿时的心乱如麻。

  “罢了,罢了,如今师姐已经跟草门的江帆双宿双飞,也算是逍遥自,老夫还是放过草门一码!只是,师姐如有半点儿委屈……草门啊草门,你可要跪着磕头烧高香!”

  “老夫还是修炼,刚刚才修炼到炼气十二层,真是可惜了老夫这**的资质,师父啊师父,你怎么就那么小气呢?”心想之间,张青萧又是盘膝坐下,可随即他的眉头一展,有些喜笑颜开,道:“嘿嘿,也不知兑换给老夫子母灵果的神秘修士是何人?那《法天相地》倒是真价实货的功法!可……据说是改自海外天人一族的修炼法门,根本就不适合我修真界的凡人,也不知道那厮……花费了无穷的心思去修炼,到头来一无所获,是不是很懊悔呢?当然,老夫可没骗人的,那当然就是完整的功法!甚至,老夫还里面添了不少的东西啊!”

  “只是,跟那功法一块得来的牌子……看起来跟善缘牌差不多,可老夫搞了这么多年,都没寻出出处,倒是便宜了李宗宝那小子!”

  “对了,还有天弃……这个东西极好的!可不能浪费了,等老夫……修炼有成再好好的利用!”

  p:光溯,书号2336609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