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科幻灵异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四百四十四章 西凉大将踏夜来
  “快,快走!”

  卢植带着家眷,通过特殊关系连夜出了雒阳城,然后迅速远离雒眼。

  回头望了一眼巍峨雄伟,好似巨兽盘伏于夜色中的巨城,心中一片悲凉,估计离开以后想再回来已经不可能了。

  今年已经五十的他身体依旧健朗,骑在马背上依然挺拔傲然。

  身后跟着三辆马车,一车拉着家眷,另外两车是紧急收拾的行李和书籍,身边带着不足五人的亲信护卫,心中备感荒凉。

  “夫君,天都这么晚了赶路实在危险,不如寻个地头歇歇吧!”

  突然,身旁的马车车帘掀起一角,夫人疲惫不安的声音传来,卢植一愣恢复了一点精神,左右打量周围黑漆漆的环境,初冬寒风挂得脸颊生疼,眯缝着眼看不清脚下的路,确实不是赶路的好时候。

  回头,再也望不到雒阳城雄伟的轮廓,他长长舒了口气,刚才一路急赶还不觉得,此时整个人松缓下来只觉浑身难受。

  以他的身体素质,这点子难受还不至于如何,他的武力虽然不入流,可也是身强体壮火气旺盛,初冬的夜风虽然寒冷,却还不能对他如何。

  只是,在这等旷野无遮挡之处,只怕马车里的夫人和唯一的幼子撑不住。

  因为是逃难,连夜赶路甚至不敢燃起火把,在这初冬的寒冷夜晚,显得格外冰凉入骨。

  他都感觉有些不适了,更别说年龄不小的老欺和幼子。

  “那就找个避风之地,好好歇上一晚,明天一早再启程不迟!”

  尽管心中十分不安,但卢植还是平复了心情,语气沉稳说道,一如他平时那般叫人心安。

  很快,一行便寻到了附近的一处小村落,敲开了村民的房门,拿出一笔银钱借宿一晚,尽管村民怀疑的眼神叫人心生不快,可出门在外管不了这么多。

  等到卢植和夫人,以及幼子彻底安顿下来,还有热气腾腾的热水享用,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时辰。

  “夫君,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卢夫人喝了一口滚烫的白开水,感觉身体舒服多了,这才好奇问道。

  对于跟着丈夫匆匆跑路,她倒没有什么埋怨,丈夫就那样的刚直脾气,在朝堂上早晚都得得罪人,跑路虽然辛苦却比丢掉性命或者送入大牢要好不是?

  卢植沉吟片刻,迎着妻子和幼子好奇的眼神,艰难说道:“某打算先去并州看看……”

  “爹爹,是去阳叔父那里么?”

  卢植的幼子眼下还只有七八岁年纪,听了卢植的回答眼睛一亮问道。

  “恩,先去阳方正那里看看,至于以后究竟去哪里定居,要再看看!”

  卢植说得十分勉强,如果可能他真不想去找阳球,总感觉有一种落难投奔的难堪,这叫一直心高气傲的他十分难受。

  这次也真是倒霉,董卓这厮实在胆大妄为,竟敢妄为废帝之事!

  更可气的是,汝南袁氏一系朝臣还表明立场支持,结果少帝才当了半年多皇帝,就被赶下皇帝宝座。

  不是他对少帝有多忠心,就少帝表现出的驽钝资质,就是坐稳了皇帝位置,最多也就是个平庸之君,这点卢植还是看得出来的。

  可董卓和朝臣妄议废立之事,对大汉帝国的皇室威严简直是毁灭性打击,有了这次的事端,以后谁还会将大汉刘氏皇族看在眼里?

  他也是秉着心中一腔正气,这才据理跟董卓力争。

  之前还好,董卓虽然势大,却还有袁氏一系朝臣和军队牵制,可谁料风云突变,名声赫赫的袁绍和袁术那么不顶用,竟然眨眼间就被董卓干翻。手下人马也被吞个干净。

  这也没什么,自从光武皇帝重立大汉以来,多的是权臣把控朝政,只要不想着取汉而代之,朝堂百官虽然不爽也不会多说什么。

  但董卓没多久就显露虎狼之性,颇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架势,随着喜好诛杀朝臣简直肆意妄为到了极点。

  这些卢植相当看不管,可最叫他难以接受的是,董卓这厮竟然露出了对已废少帝弘农王的浓浓杀意。

  这次他绝对不能干看着,就当董卓想要废黜何太后,甚至将其鸠杀之时,卢植挺身而出仗义执言。

  董卓气得脸色铁青勃然大怒,眼中射出的森然杀机叫他心惊。

  所幸这厮没有当场发飚直接拿人,卢植回去之后直接吩咐家人收拾好行装,只观望了两天便趁夜直接离开了雒阳城。

  就是有好友蔡邕帮忙说和,董卓一点都没熄了收拾他的心思,那他还不赶紧带着家人跑路,等死么?

  只是想到这次离开雒阳,以后估计很难有机会再回了,卢植堂堂七尺男儿都禁不住悲从中来。

  “夫君,咱们为何不去豫州呢?”

  卢夫人犹豫片刻,还是将心中疑惑问了出来:“妾身在雒阳,都知晓林豫州将那里治理得很好,富足安定一派兴盛摸样!”

  说着,很是疼爱的拍了拍幼子的脑袋,有些话却没有出口,豫州不仅富足安定,那里的文风也是极盛,正好适合幼子在那里求学。

  还有,丈夫跟林豫州关系莫逆,一旦到了豫州肯定会受到极好招待,丈夫说不定还能在州牧府获得要职。

  不是卢夫人贪慕虚荣,而是现实如此,有权没权完全是两种生存状态。就算丈夫是名士又如何,还不是要到处混饭吃?

  “这个……”

  卢植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之前林沙不回应他关于少帝废立的书信,确实叫他相当生气,可少帝已经被废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

  以他跟林沙的关系,到了豫州自然不用担心生活问题,只是心中始终有些不快,不想见到林沙罢了。

  “夫君,听闻并周不甚太平,塞外有鲜卑异族虎视耽耽,匈奴骑兵竟然已经杀到了太原附近,最近更有黄巾白波贼崛起,声势很是不小……”

  卢夫人越说越是心忧,在她看来并州完全就是一个大火坑啊,一个不小心真有可能万劫不复。

  “妇道人家知道什么?”

  卢植语气不善回了句,见老妻被吓住了,幼子也脸色惶惶,他便叹了口气摇头道:“并州官军还是有些实力的……”

  只是这话,连自己都感觉不妥,也就没法继续说下去了。

  在他看来,阳球真不适合当地方州郡之长,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彻底掌控整个并州,导致境内各地不能统一协调,才让异族和黄巾白波贼有了反复。

  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自然是隔壁的豫州了。

  卢植在朝堂之时,不仅看得清楚还帮着做了一些事情,林沙在当刺史时,就想方设法掌控豫州。凡是不听话的郡国之长,不是被他拿捏了把柄直接干翻,就是想办法挪动位置离开豫州。

  这位小友可真实心狠手毒,这才主政并州五年时间,并州辖下各郡国之长,起码换了三茬。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将豫州治理得井井有条蒸蒸日上,也算得上难能可贵,确实是方面之才。

  卢夫人可不知丈夫想些什么,她正想继续劝说,突然寂静的夜色中传来一道清晰的马蹄声,由远及近速度相当之快。

  卢植脸色大变,以他多年的行伍经验,一下子听出起码有数百骑疾速赶来,整个司隶地区就董卓军一支人马,而且骑兵数量不少,来人身份可想而知。

  来不及安抚受惊的妻儿,他急忙披衣冲出房门,与守护在门口的护卫汇合,一同冲向村口方向。

  轰隆隆……

  也就刚刚冲到村口,轰隆隆的马蹄声如雷翻滚,脚下地面一阵微微颤抖声势极其惊人,不远处一片火把长龙迅速逼近。

  这么大声势,整个村子都被惊动,凌乱散布的屋子里传出声生惊呼,还有打骂哭闹孩子的呵斥声,却是无一人敢于开门查看情况。

  “卢子干先生可在!”

  也就在这时,一股股劲风扑面席卷,数十骑卷带夜晚寒凉之气,高举活宝冲到村口,为首一位雄壮将领大声呼喊声如惊类在嘈杂的夜色中清晰传出老远,嗓门之大震人耳膜好不难受。

  “竟是华雄,没想到董卓如此看得起卢某!”

  卢植瞬间听出了来将是谁,竟是董卓手下的第二号猛将华雄,他真没想到董卓竟然如此重视自己。

  “卢某在此,华将军就不要让手下弟兄进村,叨扰村民休息了!”

  他可是深知西凉骑兵什么尿性,一旦叫他们进村了,还不得狠狠祸害一把啊,卢植可不愿意自己连累了整个村子里的无辜百姓。

  “子干先生走得好快,某奉相国之命来请子干先生回去!”

  华雄暗暗松了口气,高居军马之上也不下来,只大声说道:“还请子干先生配合!”

  说着,身上腾起一股凶煞之气,犹如凶恶猛虎般直扑堵在村口的卢植而去。

  卢植岿然不动,这么点气势威慑,对于卢植的影响真的微乎其微,他胸中的那口浩然正气不是吃素的。

  “哦,华将军可否等一等,某这就让妻小上车一同回京!”

  暗暗叹了口气,他实在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只得闷声说道。

  就是要死,也要跟妻小死在一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