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科幻灵异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三百六十五章 遥想当年威风事(2)
  卢植感觉自己受了重大刺激,一时脑子恍恍惚惚没法做出正确判断。

  眼前两个英武少年,竟然全都是二流好手!

  尽管知晓林沙不可能拿这样的话骗他,可卢植依旧感觉很不可思议,脑子晕忽忽的暂时失去思考能力。

  比起对武将之事,不甚了解也不愿了解的蔡邕,文武全才的卢植一点都没有偏科的毛病,自然更加清楚二流武将的分量和实力!

  别看前缀是‘二流’,好象就不怎么样似的,可实际上二流武者的实力相当恐怖,放在羽林卫和虎贲军这等禁军之中,也都是数一数二的顶级高手!

  眼前两个少年脸上还带着稚气,看起来有些腼腆,怎么看都不像是达到了二流层次的好手摸样啊?

  可林沙又不会骗他,卢植对此感觉相当的不可思议。

  “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我这一路行来,可是见到不少厉害的好手,二流都是最基本的,一流实力才是主流啊!”

  林沙轻笑着又爆了一猛料,悠然道:“朝廷也真是的,放着各地那么多有名的好手不要,非整得禁军和边军没几个好手才好看么?”

  卢植和蔡邕默然,此时的朝局,只有实力雄厚之辈有有资格参与角逐,其余人等不管有无能力,或者武力如何强横都得靠边。

  “不说这些了,异度说说你这一路上的见闻吧!”

  摇了摇头,把心中杂念驱除,卢植笑着开口。

  “就是,你那么沿途所见所闻的文章虽然犀利,可总不如你这和亲历者亲口所述来得全面!”

  蔡邕眼睛一亮,兴致勃勃道:“要知道,你那些游记和杂记文章,在雒阳文坛可是引起不小轰动,引得不少名士纷纷效仿!”

  林沙嘿嘿一笑,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得意之色。

  话说他游历天下,在大汉十三州各地搅风搅雨,弄出了一系列叫当地本土势力不爽的事端,同时也没忘了他好不容易挣得的那点子文名。

  每到一地,他都会将所见所文写下来,然后通过驿系统传到雒阳,在通过蔡邕和卢植的手传扬出去,引发一阵小小轰动。

  林沙既然确定了要走现实主义路线,自然不会有什么风花雪月之类的文章传回,基本上都是各地的基本情况,以及眼下面临的各种苦难。

  他不是一个只知煽风点火,不知收尾的嘴炮文人,但凡文章中指出的问题,他都会以自己的理解方式,列出一条或者几条解决之道,就跟上朝时的奏章一般,没有丝毫文采可言,却是直指各地出现的问题和解决之道。

  他的这些文章,说真的并不讨喜,起码当今皇帝看过几篇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过下面的内容了。

  主要是太过实际,将各地的问题赤落落暴露出来,让当权者看了相当不舒服。谁都喜欢太平盛世,也都喜欢他人的恭维,像林沙的文章很有指着当权着鼻子痛骂的架势,能受欢迎才叫见鬼。

  可他写的东西,在一些文人眼中,甚至朝廷高观眼中,相当有价值!

  别的不说,通过林沙写的文章,对游历过的地方的介绍,可以让读者大概了解到当地的情况。

  这一点,相当了不得!

  东汉末年的各地交通状况,只能用糟糕来形容。各地之间的联系道路状况很不好,严重限制了各地之间的交流速度,以及雒阳对地方的了解和控制。

  没有京杭大运河的存在,雒阳朝廷对地方的控制相当微弱,尤其是江南蜀地那头,几乎可哟说得上半独立王国。

  要不是朝廷牢牢控制着这些地方的官员任免以及财政税收权利,还有军队驻防权利的话,只怕整个东汉王朝已经彻底分崩离析了。

  就是如此,各地郡守和国相,以及地方世家豪族都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在地方上作威作福违法乱纪,可雒阳朝廷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就算后来知晓了,但得到的消息也是严重滞后的信息,想要做些什么挽救措施,或者惩罚某些胆大妄为之辈,在时间上都拖延了太久。

  再说了,官场上一向讲究瞒上不瞒下,各地的地方势力又把自家地盘看守得掩饰,雒阳朝廷又能得到多少真实情况?

  林沙写的一篇篇文章虽然零散,又多是针对游历途中见到的问题,看起来没有丝毫美感又有添堵嫌疑,可不得不说只要仔细分析认真探究,还是能够从叫人心情不甚愉快的文章中,了解当地的大概情况。

  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很多事情没有亲身探究,真的不知道真实情况到底如何,林沙固定时间寄回雒阳的一篇篇纪实文章,就是某些人了解某些偏远地域大旨情况的渠道之一。

  “只怕是有很多文人要骂人了!”

  林沙自嘲一笑,以他的见识和阅历,自然知晓自己写的那些文章,很难得到主流文人圈子的认可。

  “不错了,起码你写的文章叫人重视,也有不少士子受到影响,最近一段时间开始在各地游历!”

  卢植笑道:“相信只要看得多了,各地的情况都会逐渐浮出水面的!”

  “希望如此吧!”

  林沙不置可否,心道东汉王朝也跨要完蛋了,朝廷和当今皇帝不迅速把朝局稳定住,然后储备力量应对变局,东汉王朝怎么看都没什么希望了。

  “怎么,地方上的情况很不好么?”

  卢植何等敏锐,一眼就看出了林沙的心不在焉,只稍稍沉吟便明白怎么回事了,心中一沉肃声问道。、

  “相当糟糕,各地土地兼并严重,地方豪强的实力膨胀得过快,朝廷要是再不出手整顿肯定要出大乱子!”

  林沙也没隐瞒,直言相告:“这些事情太过敏感,我也不好直接写在文章之中,只能说各地的问题都相当严重!”

  “真这么糟糕?”

  蔡邕有些怀疑问道:“雒阳这边怎么没听到风声?”

  “官场惯会欺上瞒下,有些事情被地方官府还有豪强遮掩得严实,根本不可能传到雒阳朝堂!”

  林沙冷笑,不屑道:“某些朝堂重臣也应该心中明白,只是眼下朝局局势动荡,又事关他们的家族利益,根本就不可能到朝廷这边罢了!”

  卢植沉声问道:“情况真的如此糟糕?”

  “只有更糟糕!”

  林沙郑重点头,无奈道:“那些地方豪强的事情可以先放一边,只要朝廷和陛下真的下定决心,还是能缓解一些矛盾的,可是现在整个大汉有一股势力正蠢蠢欲动,只怕不会给朝廷调整的机会!”

  “什么势力?”

  蔡邕和卢植齐声问道,脸色都相当凝重难看。

  以他们对林沙的一贯了解,知晓这位龙亭侯不是虚言哄人之苯,而且眼光见识和能力都不差,只是没什么根基无法替朝廷做事罢了。

  后来又因为利益之争,被逼离开雒阳游历天下。

  这些年,蔡邕和卢植虽然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朝堂之上,却也没少了对林沙的关注。

  林沙也没叫他们失望,不仅有游历途中写的文章寄来,还时不时闹出点动静叫他们知晓。

  什么锄奸惩恶,帮扶弱小的侠义之举不时传来,让两位大儒心中相当满意,却又可惜这样的人才不能为朝廷所用。

  不仅如此,林沙一路游历大汉万里江山,沿途被顺手收拾的山贼土匪不下数十股,可是帮地方官府清除了不少祸害,同时也替当地百姓减少了来自强人的威胁。

  这一种种一件件,都让林沙的名头在武人之中大盛。

  两位大儒心中十分清楚,林沙其实还有许多事情没跟他们细说,就他在边塞做的那些事情,以前他们都是一无所知,直到阳球被贬到并州当了刺史,这才知晓林沙在边关所做的某些事情。

  别的不说,单单他向车骑将军段颖推荐的关羽关云长,数年时间在并凉边塞立下赫赫战功,成为并凉边塞新近崛起的猛将,单就这份推荐之功就相当不错了。

  为国举荐良才,这话说着不错,听着也好听,可是现在世家豪门把控了朝廷和地方大权,基本上推荐的都是自己人,至于他们有没有能力那就不好说了,起码林沙在游历途中也不忘为过出力。

  这让两位大儒相当开怀,林沙这个小友没有认错。

  “太平道!”

  林沙沉声道:“太平道的势力已经大到了一定程度,中原腹地起码有八州之地,都有他们的信徒,而且他们还掌握了不弱的武力,一旦起事后果相当严重!”

  “太平道?”

  卢植眉头微皱,苦笑道:“在雒阳城中,太平道也是相当盛行,很多达官贵人本身就是太平道信徒,想要拿太平道说事,恐怕相当困难!”

  “这就是朝廷和当今皇帝要头疼的问题,我只是在两位先生跟前说一说!”

  林沙微微一笑,不在意道:“两位先生心中有数就成,千万不要沾染太平道的事情,一旦以后出了变故,恐怕就是想要脱身都难!”

  张角绝对是个枭雄角色,就是不知道他怎么起事后突然就挂了,林沙可是跟张角正面打过交道,怎么也看不出这厮身有重病活不了几年的样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