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科幻灵异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零九十四长 以武会友识好汉
  武松对上鲁智深!

  拳脚脚往劲风呼啸,只见两条魁梧大汉你来我往斗得好不热闹,周遭泥土碎石飞溅尘雾弥漫,只隐约见得两条高大身影纵横呼啸大呼爽快。

  这两位一个是打虎英雄,实力强悍堪称江湖一流颠峰强手的武松武二郎!

  一个则是西北小仲经略麾下猛将,倒拔垂杨柳拥有千斤神力的鲁智深!

  两人对上真可谓将遇良才天雷勾地火,拳脚纷飞打得激烈霸道之极,看得晁盖和林冲连连点头称善!

  这一战直直斗了差不多半柱香功夫,直到武松和鲁智深两人全部力揭而止。两条大汉浑身是汗,毫无形象仰躺在地大口喘息,这一场切磋差点要了他们的老命,体力消耗实在太大了。

  “好好好,花和尚鲁智深果然厉害,能跟某这武松兄弟战成如此摸样,果然是条难得的好汉!”

  晁盖拍着巴掌走了过去,这话说得确实发自真心,武松跟着他一年多时间,经由他的指点武艺更上一层楼,已经达到了明劲颠峰十分难得。

  没想到鲁智深也达到了明劲颠峰,不过他看得出来不是劲道的缘故,而是他本身天赋异秉,依靠一身强悍的军中武艺达到了这等程度!

  确实相当了不起,要知道军中武艺最重杀伤,至于劲道什么的根本就没概念,鲁智深能达到这种程度天赋之高可想而知。

  “嘿嘿,叫晁天王见笑了,洒家今日真是战得痛快!”

  鲁智深哈哈大笑,从地上一跃而起,大手拍着光溜溜的脑门,满脸兴奋道:“先是跟林冲哥哥比了一场,眼下又跟武松兄弟痛快战了一场,实在是痛快啊!”

  “某家今日也是战得痛快!”

  武松也从地上跳了起来,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开心笑容,爽朗道:“花和尚鲁智深,果然是条好汉!”

  “可惜,此时洒家已是筋疲力尽,没精力跟晁天王切磋一番,实在可惜!”

  鲁智深笑着开口,一双铜铃大眼看向晁盖,眼中满是熊熊战意。

  “某家还得在东京待上一段时间,花和尚你要是想要切磋的话,不妨来某家落脚之处便是!”

  晁盖哈哈大笑,回头冲着一脸轻笑不语的豹子头林冲道:“久闻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之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要不咱俩练练手?”

  “哥哥有命,小弟莫敢不丛!”

  林冲的性格内向不假,那是说他在待人处事上的问题,而不是在武艺上的毛病。

  但凡武艺有成的好手,又有哪个不是心中热血翻滚的好战之辈?

  他之前本就跟鲁智深交过手,刚才又见识了鲁智深和武松的大战,此时心中更是战意激昂之时,晁盖邀战正和心意。

  大相国寺旁的武器没多少,但齐眉棍却是多得是,随便扫拉便拿出两根,晁盖和林冲一人一根,眼神一凌便斗在一处。

  晁盖一手太祖二十四路残缺棍法早已滚瓜烂熟,加之他已是暗劲颠峰好手,一身暗劲修为已经可以蔓延至棍法之上,威力更是暴涨几层!

  一根齐眉长棍在手,身如蛟龙棍如暴雨,一会狂猛霸道横扫千军,大开大合好似战场上纵横驰骋的将军,一往无前气势疯狂之极。

  看到晁盖这种状态,鲁智深这种经历过铁血战场厮杀的汉子,忍不住心头发颤脊椎一阵阵发酥发麻,好象又回到了当初金戈铁马的生活。

  可下一刻,晁盖手中齐眉长棍又化作绕指柔,绵绵密密好是万千发丝纠缠,又如毒蛇潜伏悄无声息,突然暴起发难棍出如电绝命一击!

  一根齐眉棍在手,或刚或柔变化万千,虽然刚柔转换之时还有明显迟滞,可以晁盖的强绝武艺世上能抓住这处破绽的强者没有几个!

  豹子头林冲又是另一种风格,齐眉棍在手挥洒出片片棍影,带着明显的军中痕迹,一招一式法度森严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

  只见两人身如矫猿闪展腾挪,手中齐眉长棍化作连绵棍影,砰砰砰的棍击之隐不绝,震得旁观的鲁智深和武松心脏跟着风快跳动好不难受。

  两大强手以快打快,不过半盏茶功夫已交手四五十个回合,棍来棍来活霸道凶狠或阴狠毒辣变幻万千,周遭劲风呼啸刮起地上尘土将两大好手的身影遮掩,若隐若现矫健如龙更多了几分威势!

  砰!

  就在鲁智深和武松目不转睛盯着奋战两人身影时,突然棚的一声闷响传入耳中,刚刚还纠缠在一处的两条矫健身影立时分开,晁盖傲然挺立手握齐眉长棍霸气凛然。

  而林冲却是额头隐隐见汗,呼吸逐渐紊乱手中齐眉长棍却是短了一截,脸上露出颓败之色,苦笑道:“天王哥哥好手段,林某佩服!”

  说着,扔掉了手中的半截长棍,主动承认了失败。

  “哈哈,林教头好本事,只是手中家伙不趁手罢了!”

  晁盖哈哈大笑,顺手将齐眉长棍扔到墙角立好,摇头大笑道:“传闻豹子头林冲最擅长的乃是枪术,真要干起来某家想要得胜却不是那么容易啊!”

  事情自然不是如此,林冲没拿顺手武器,难道晁盖就拿了么?

  本来力是相互的,晁盖依靠强猛的挥棍劲道,直接将林冲手中长棍崩断,本来按摘力的相互作用,自己手头的长棍也难以幸免。

  这不他还有暗劲手段么,将棍上传回的巨大反震之力顺着身体导入地下,这才有他风轻云淡的装比一幕。

  别忘了他也是天生神力,那跟齐眉长棍也使得很不顺手,要是来根四五十斤重的铁棍就好了,直接拿力震晕林冲这丫的。

  所谓不打不相识,四位好汉打过两场之后,关系立刻融洽不少。花和尚一声吆喝,张三李四之流立刻送上酒肉,眼巴巴站在一旁看着四位好汉吃肉喝酒畅谈江湖大事。

  等鲁智深和林冲弄清晁盖此行目的后,鲁智深自是不以为意,甚至街着酒劲大骂朝堂滚滚诸公都是垃圾。

  林冲去是眼底隐含羡慕,别看他头上挂着八十万禁军教头好似很凤凰一般,其实不然。

  掂量禁军没有八十万,而禁军教头也不止林冲一位,不过他算是武艺比较强横的那一类,所以就出名了。

  要说东京禁军教头王进才是真正的牛人,武艺也绝对在林冲之上,无论名声地位都堪称禁军总教头!

  可惜这厮得罪了高俅,结果被整得惨不忍睹,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

  说这么多,只是想说明一点,禁军教头真算不得什么,不是正式军官,只是名头好听一点罢了。

  林冲不是不想当官,可惜他性子内向不擅交际,如果他有好友陆谦三分之一的钻研尽,只怕此时早已高升一都指挥使了。

  如今听得晁盖竟是押运生辰纲为蔡相祝寿,说不定就入了蔡相法眼,以后前途无可限量,林冲自然相当羡慕,神态语气中难免流露一二。

  鲁智深是什么人,当过边军中层将官的存在,哪能看不出林冲神态中的变化,他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角色,顿时心头恼了耍起酒疯,扬起沙锅大拳头一阵乱挥,简单之极的酒席顿时散了。

  而就在这时,外头的酒肆传来女子的尖叫,林冲顿时脸色大变,顾不得心头气恼冲了出去,这声尖叫正是林夫人身边丫鬟锦儿的声调。

  与此同时,酒肆那边传来一阵激烈的喝骂声,不过片刻已乒乒乓乓打作一团,晁盖和武松听出了打架一方正是跟来的五位庄客,也急忙跟了上去。

  耍酒疯扰了一场酒席的鲁智深本来想装酒,可是激烈的打斗和叫骂声勾得他心中痒痒得不行,装了没一会眼见林冲和晁盖等人要跑得没影了,顿时已故路从榻上爬起,扯着大嗓门追了出去。

  等晁盖和武松赶到的时候,之前林娘子落脚的酒肆已是一盘狼籍,两帮人马正在酒肆外的地上对峙,一个个满脸怒色互不相让。

  而林冲则护在自家娘子身前,与一位锦衣精悍男子大声说着什么,脸上神色相当气愤。

  “陆谦你这是做什么,她是你嫂子啊!”

  林冲的声音大得惊人,语气中的愤怒傻子都听得出来。

  “林兄息怒,某也也是奉命行事,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那中年精悍男子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过转眼已消失不见沉声道。

  “好好好,算林某瞎了眼,错看了朋友!”

  林冲连连怒笑,愤恨道:“看来今日是不能善了,那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哼,林冲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跟太尉府对抗,不想活了么?”

  陆谦旁边的劲装男子却是没什么好声气,开口厉斥出声。

  林冲顿时一张脸涨得通红,气得双眼冒火恨不得杀了眼前这厮。

  “哟,太尉府好威风啊,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官宦女眷,高太尉这是想造反不成,还是认为堂堂东京汴梁他说了算,连朝廷法度和当今官家都不放在眼里了?”

  晁盖这时走了过来,满脸不屑嗤笑道:“看来高太尉已经彻底掌握我大宋禁军,是不是想要效仿太祖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