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现代都市 > 武将娘子秀才郎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到也能够解释了,现在六个字的前五个字都已经弄清楚了,好像最关键的就应该是最后一个字了,雪——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穆妙琴带着丫丫回到营地后,就叫来了李安,和他吩咐了一下明天送煤炭到制铁局以及日后的开采工作后,便带上丫丫和杜冰、陈良二人,乘车返回临安。

  又经过将近六个小时的奔波,三人一兽终于在天黑城门关闭之前,回到了临安城。穆妙琴身边带着丫丫不好行动,便先吩咐陈良帮她把丫丫送回吴府,顺便和俊轩交代一下事情的经过。

  “陈良,麻烦你告诉我相公,就说让他不要担心,我会尽快解决回去的。”穆妙琴语气诚恳的说道,一点也没有顾忌今天两人还大吵了一架。陈良面对穆妙琴这么客气,也有点不好意思,挠挠自己的后脑说,信誓旦旦的保证道“穆姑娘,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丫丫安全送回吴府的。”说完,便和他俩点头告辞,转身驾着马车往吴府的方向驶走了。

  剩下穆妙琴和杜冰,二人准备先去花满楼一趟,二人觉得也许所有的真想应该能够在花满楼得到一个最终的解释。可是花满楼是一个青楼场所,里面只准许男人进去。穆妙琴现在一身女装,不太适合。于是二人就先去了布庄,分别挑了一身看起来光鲜亮丽的衣衫,俩个人装扮的就如富庶人家的贵公子一般。堂堂正正的来到了花满楼门前。

  说实话,穆妙琴自从穿到古代,还是带一次来这种所谓的烟花之地。听杜冰讲,花满楼所在的一整条街,是临安城最大也是最繁华热闹的娱乐一条街,整条街上几乎囊括了现在这个时代所有的娱乐项目,什么青楼,倌楼,赌坊,酒肆,戏园等等。穆妙琴一路走来,算是大开眼界,眼花缭乱了。

  不过看那个杜冰虽然讲的头头是道,看起来好像是这条街上的常客似的,但是来到花满楼,却居然被迎面迎上的姑娘给羞得一脸通红,完全不复刚刚那副道行很深的样子。穆妙琴暗自好笑,知道这个冰块估计刚刚只是装装样子,才会一一给自己讲解疑问,以为他懂得怪多,原来也只是纸上谈谈兵。不过穆妙琴当然不会戳破,其实这种洁身自好,不留恋烟花之地的男人其实她很欣赏。

  穆妙琴虽然是女儿身,但是其天天自称姑乃乃的女汉子气场,今天发挥的淋漓尽致。她摇开纸扇,一身白衫,一派风流的潇洒走了进去,那迎客的老鸨看着穆妙琴和杜冰穿着华丽,一看就像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想着又可以大捞一笔,念笑的花枝乱颤的将二人迎到大厅的看台下,拿着团扇娇羞的说道“二位公子生的好生俊俏,奴家看的眼生,想必是第一次来吧,来来来~~快请坐!,今天你们可真是赶得太巧了~~”

  穆妙琴笑着坐下,手上不停地摇着纸扇,语气轻佻的问道“哦?怎么个巧法?!”

  “呵呵~~公子您有所不知,今天可是我们花满楼第一花魁表演的日子,本来她只是在每月十五才会登台表演,但今天因着马上就要到花满楼的周年庆典了,她便有加演了一场。二位今天来的早,我们才刚开门,这不给您俩挑个好座位~~”

  第一花魁?穆妙琴还真么见过花魁长什么样,今天算是开开眼,让她好好瞧瞧这古代的青楼花魁有多么绝色。见那老鸨的热情劲,穆妙琴便心领神会的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笑眯眯的冲着老鸨说道“那就麻烦美女姐姐给我们多上点好酒好菜了~~”

  那老鸨见穆妙琴出手如此阔绰,又长的俊俏非凡,小嘴还甜的跟粘蜜似的,居然还叫她美女姐姐,她都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被人这样称呼。心里高兴的脸上也笑得跟朵花似的。收着银子就开心的去后面张罗去了。

  那已经甩开几个青楼女子痴缠的杜冰,一脸尴尬的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好几口顺顺气。穆妙琴好笑的看着他一脸的红晕还没散去,压低声音说道“你不会是第一次来吧?!”

  “······”杜冰沉默,不过穆妙琴也知道了答案,轻笑着跳过了这一话题,有接着小声说道“我们现在是秘密调查,先静观其变,等会再做打算。”

  杜冰点头,算是赞同,二人便不再说话,间或穆妙琴小声和他交谈两句,像是熟识朋友一般,静待着表演的开始。

  第七十九章最后一字

  夜幕降临,当白天的喧嚣退去,另一种纸醉金迷般的繁华却在悄悄上演。大秋娱乐消费行业很发达,不光是在白天,有各种茶楼,戏院,马戏团,到了晚上这都城内的繁华热闹依然不减半分。青楼妓院,酒坊赌场,就连接便也摆满了各种小吃摊。叫卖声络绎不绝。临安有一条被公认为夜晚最繁华的街道,每到黑夜降临,白天寂静无声的街道,瞬间灯红酒绿,娇声燕语,温香软玉。这条街道聚集了临安最有名的妓院与青楼,不管是你喜欢娇柔无骨的美女,还是喜欢清秀俊俏的小倌,在这里总能找到你的心有所属。

  临安城最大的青楼——花满楼,不要只以为人家只是面积大了点,这花满楼能当得起临安最大青楼的名号,自然有它厉害之处。花满楼不仅有著名的金陵十二钗,更有被誉为临安第一歌姬的雪姑娘。这位让临安众多王公贵族仰慕的雪姑娘,有着人世间最美妙的身段,在跳舞的时候就好似九天玄女下凡一样,不知有多少达官贵公子为了能与她共度一夜,不惜砸下大把大把的银子,可是这位神秘莫测的雪姑娘却是卖艺不卖身,而且据说身后有一个势力强大的人做靠山,所以很多人便只能等到每月十五,月圆之夜,花下千金进花满楼看雪姑娘跳舞。

  今夜便是十五月圆之夜,花满楼的一楼二楼此时已经坐满了人。舞台上正在上演着香艳的异国舞蹈,几个姿色不错的西域美人正在卖力勾魂的扭动着细柳蛮腰,眼神火辣辣的冲着台下的看客抛着媚眼。有些把持不住的已经看得口水直流,眼冒精光了。可是仍有一大批人不为所动,他们都在屏气凝神等着雪姑娘的到来。即使台上的舞娘再绝人,也丝毫无法撼动雪姑娘在他们心中的地位。

  一楼挤满了人,相对更加安静的二楼便不同了,因为二楼全都是隐蔽式的包厢,坐在里面可以将一楼的景色全部纳入眼底,但从一楼看去却什么也无法偷窥到。此时二楼一间包厢里,有两个客人正在举杯对饮,看似和睦的聊着天。其中一个外貌俊朗的人先开了口“二殿下,今天可是那个雪姑娘表演的日子,您这几天在宫里一定呆的烦了,正好今天可借着这个机会好好享乐一番。”

  那个被称做二殿下的人,正是二皇子慕容智。只见他轻勾嘴角,不甚在意的笑了一下,看似如沐春风心情极好,实则眼睛里冷若冰霜,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呵呵,想不到曹兄这么了解我的,前几日为了装病确实在宫里呆烦了。”

  先前说话的那个便是曹国相的公子,曹雨。只见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大笑着说道“二殿下确实是好智谋啊,你对穆天使得那一计,真是令我佩服。想着再过半月就能亲眼看着穆家进大牢,到时候我就可以将那个贱人好好处置了!!”说着又是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下去了。

  曹雨口中的贱人便是穆妙琴无疑了,上次在赛诗大会上曹雨欲对穆妙琴图谋不轨,,结果最后非但没有得逞,还被穆妙琴给狠抽了一顿。如若不是镇南王世子段浩天给她当靠山,自己一定不会放过她的。想着到嘴的r没吃着,曹雨一直记恨在心里,当知道二殿下对穆天开始打压的时候,他别提多高兴了,想着半月之后穆家被皇上定了罪,那个穆妙琴一定也罪在难逃,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在牢里好好折磨她,以报自己被她打了两次的仇。

  在曹雨仰头的一瞬间,慕容智的眼里闪过一道寒光,冷冷的看着他。曹雨在赛诗大会上做的事情,还是他手下监视穆妙琴的暗卫告诉自己的,等到自己听闻消息赶到时,便只剩下曹雨和他的手下被人用鞭子抽的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当时听到消息的一刹那,慕容智竟然有一丝愤怒,君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向着事发地赶去,在看到曹雨浑身是伤的时候竟然松了一口气。

  慕容智只当是因为这个穆妙琴勾起了自己的兴趣,而自己对没有得到的手的女人,竟差点被别人玷污时,生点气是理所当然的。谁都不希望自己看上的东西被别人捷足先登。更何况是一个他从心底里不耻的纨绔子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