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当小白脸 > 第288章 醒来的白若璃!
  这一首杀道练习曲,不仅对敌人有着非凡的杀伤力,对白沐凡自身的负荷也是极大的,要知道他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此刻,白沐凡只觉得自己的精力和体力几乎消耗一空,体内五脏六腑更是像被刀刺一般无比疼痛,像是那些无形的刀光钻进了自己的身体里,四处纵横肆虐。现在就算再给他一把完好无损的古琴,他也弹不出一个音出来了……

  “看来这便是你的极限了呢。”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白沐凡艰难的抬头望去,便见那名狼首人身的魔族高手面带微笑,朝着自己一步步走来。

  他不由得心中一沉,刚才没能一口气将这狼首人身的魔族也解决掉,以至于留下了巨大的隐患。可是对方也确实足够狡猾,方才故意慢了一拍,让卿凤宁冲在前头探路,而今得以保全了自身。

  二姐和虞姐姐伤势太重,正浑身是血的倒在远处,根本不可能还能帮他;再加上古琴的琴弦断裂,身上存着的画也消耗一空,白沐凡已经真正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了。

  “现在应该再也没有人可以帮你了吧?你也不用指望我那小贱人妹妹,她自身都难保。如今你就算不想跟我走,也由不得你了,小美人。”那狼首人身的魔族探手抓来,白沐凡想躲,但是根本没有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的手掌越来越近,一颗心渐渐沉下。

  远处,白若雁和虞沁竹看到这一幕,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身体上的严重伤势,已经由不得她们自己做主,刚一动弹,便浑身剧痛的重新躺倒在地,看着那魔族探手抓向白沐凡,心中惊怒不已,但却毫无办法,不由有些绝望。

  白沐凡背后的背包里面,小狐狸悄悄地露出一个脑袋看着这一幕,眼眸里不由闪过了一丝挣扎,下一刻它似乎下定了某个决心,眼神渐渐变得严肃起来,正欲做点什么,但就在这时,小狐狸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忽然回头望去,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惊讶。

  唰!

  突然,一道剑光潋滟,惊若翩鸿,煌煌剑光无比耀眼,好似流星,猛地从后方进入了白沐凡的视野。那剑光带着一股无坚不摧的恐怖悸动,噗嗤一下穿透了那狼首人身魔族的身子,将她带着往后飞出了数十米距离,一路乱洒鲜血,最终叮的一声轻响,将她整个人钉死在了高台上!

  那狼首人身的魔族只觉得大脑嗡嗡作响,浑身先是一阵剧痛,紧接着慢慢地身子开始失去了知觉。她低头望去,只见一把光华炽盛的长剑,刺穿了她的心口,将她整个人钉在高台上,动弹不得。

  她瞪大了双眼,感受着生机正在以无比恐怖的速度流逝,在最后一刻用尽全身力气,缓缓抬起头颅,望向高台的顶端,一道浑身沐浴在光焰之中的修长倩影映入了眼帘之中,不禁瞳孔一缩,艰难道:“白……若璃?”

  高台顶端,那道倩影开口了,带着浓浓杀意的冷漠声音,传出了她的耳中:“谁允许你用那只肮脏的手,碰我家人的?”

  话落,插在她心口的那柄长剑微微一震,剑光震颤,顿时强大的魔族肉身四分五裂,裂开成无数份,死状极其凄惨!

  高台上,白沐凡、白若雁和虞沁竹回过神来,白沐凡猛地回头望向高台顶端那个无比熟悉的倩影,不由又惊又喜,道:“大姐?!”

  旁边,白若雁和虞沁竹也是大大松了口气,紧绷着的心略微放松下来,白若雁苦笑道:“姐,你终于醒了,再不醒我们真的要坚持不住了。”

  虞沁竹喘了口气,也说道:“为了守护你完成传承,大家都是在用生命与那帮人搏杀,你得好好地感谢她们。”

  只见高台顶端,白若璃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原本悬浮于她头顶的那本玉简则失去了所有光芒,掉落在了旁边。

  很显然,她已经完全接受了传承,在醒转过来的那一刻看到白沐凡有危险,于是想也不想的催动了怀中的那把宝剑,霸道无比的将那名狼首人身的魔族一剑斩杀!

  高台上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吸引了远处战场的众人,顿时一道道目光望了过来。

  “白若璃醒了!”

  大夏的学士们自然是无比的惊喜,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总算是不用再强撑着挡在这群人的面前了。

  “该死的……”

  “我们慢了一步!”

  “功法已经被她吸收了!”

  而魔族和三大门派的高手们则是心中一沉,惊怒交加,她们终究还是慢了一步,错过了大好的机会,让那白若璃接受完毕了传承。而今她们再想要得到传承里面的功法,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若雁,虞沁竹,还有大家……辛苦你们了。”

  白若璃迈出修长的双腿,一步步从高台上走了下来,走到了白沐凡的身边,目光温柔的看着他。

  哪怕白沐凡身上还有一些伪装,头上还戴着假发,但根本瞒不过她的眼睛,她一眼便看出来了,这是自己的弟弟,最爱的弟弟。

  没想到为了自己,白沐凡竟然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了,这让白若璃感到无比后怕和自责,若是白沐凡因此而受到什么危险,她绝不会原谅自己的。

  幸好,自己最后一刻还是及时清醒了过来,将妄图对弟弟伸出魔掌的家伙给一剑斩杀了,不然再慢上一拍,后果将不堪设想……

  远处,厥浊世面色阴晴不定,她有些不甘心,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竟然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除了那本功法和神兵,其他的东西她都看不上!

  这时,厥浊世目光定格在那把将狼首人身魔族钉死在高台上的长剑上面,忽然道:“各位,传承功法虽然没有了,但是神兵还在。而今她多半还未彻底掌握那把神兵,我们可以将之夺过来,方才这把剑爆发出了如此威能,极有可能是一把帝兵!”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