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当小白脸 > 第77章 月考将近
  “没什么,只是小事一桩。而且对于一个女生来说,看到男孩子身体不舒服的时候送他安全回家,这是应该做的。”薛筱颜有些心虚偏过头,手掌轻轻压了压胸口,应、应该没有被白沐凡看出来自己在偷偷占他的便宜吧?

  白沐凡也有些心虚,悄悄握了握手掌,掌心仿佛有留有一丝余温,连忙道:“那明天再见。”

  “嗯,明天见。”

  薛筱颜站在门外,看着白沐凡拿出钥匙打开门,又回过头与她挥了挥手,于是她也挥了挥手,一直看着白沐凡反手关上门进屋,薛筱颜这才双手插进上衣口袋里,转身离开。

  抛去那些打扰兴致的女混混们不谈,今天和白沐凡在天台待了好几个小时辅导功课,傍晚的时候又背着他回家,真是美好的一天呢。

  另一边,白沐凡换上室内鞋,以比平时慢上数倍的速度颤颤巍巍的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不由松了口气,忍不住虚着眼吐槽道:“居然还有放完大招就虚到走不动路的负面buff,我是某个热爱爆裂魔法的家伙吗?”

  他像是一条死鱼一样面朝上躺着休息了一会儿,觉得略微回复一些精神了,这才重新坐起,将挂回胸口的玉坠拿出来仔细看了看,不由微微点了点头,暗暗心道:“果然里面只剩下白色的气雾了。”

  原先玉坠里红色与白色的气雾各自割据半边“江山”,缓缓流动,彼此各不侵犯。

  其中,红色的气雾便是二姐白若雁的朱雀之力,被封存在这枚玉坠之中,不过刚刚已经被他用来对付那些女混混了,因此如今玉坠里只剩下乳白色的气雾占据着全部空间,红色的部分已经荡然无存。

  根据两个姐姐的说法,这枚玉坠还可以用一次,也就是说他如果什么时候又遇到了危险,那么便能利用里面封存着的大姐的白虎之力渡过难关。

  当白虎之力也消耗掉之后,它才会彻底失去效用,变成普通的玉坠。

  白沐凡也不太懂这东西是不是和充电宝一样,只要再找大姐二姐充充电就又有两次使用机会了,等到时候问问便知。

  “只不过没想到使用玉坠里面的力量后,居然会连走路都变得困难。”白沐凡轻吐一口气,这种浑身无力的感觉可不好受,跟女生来了月事似的,整个人都软绵绵的。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对自己做点什么,自己可是毫无反抗之力啊!

  看来下次再使用这个玉坠的时候,自己得小心谨慎一些了,不过最好还是永远也用不上。

  “这次被教训了之后,那些人应该知道利害关系,不会再跑来找我或者是薛筱颜的麻烦了。”白沐凡定了定神,又休息了一会儿,感觉身体里的力气逐渐恢复,也没精力做晚饭了,起身在冰箱里弄了点速食随便填饱了肚子,早早地便睡下了。

  次日来到学校,夏谙特意在午休时间跑到了他的教室,满脸笑意的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阿凡,你的那篇稿子已经过了!”

  “过稿了?”白沐凡眨了眨眼,心中还是有些小喜悦的。

  虽然写出来只花了短短一周的时间,但大篇幅对原作进行修改,的确花费了他不少心血和精力,如果最后没能过稿,他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些小失落的,现在能过稿,代表着他的努力没有白费。

  夏谙点头道:“嗯,不出意外的话,等这个月现在连载的这篇文章完结后,下个月就会登上济颜的主板块了。不过需要你跟我去公司,将小说的授权合同签了。”

  “没问题。”白沐凡痛快的点了点头。

  等到放学,白沐凡便跟着夏谙去了济颜的办公地点,签了授权合同。

  合同的条件很不错,完全没有欺压新人的意思,收入五五分账,不过白沐凡对钱财这些也并不是太放在心上,倘若不是为了帮助夏谙,他可能都懒得把《你的名字》给搬到这边的世界里来。

  之后的日子里,白沐凡的生活变得十分规律。

  他白天上课,放学后再帮薛筱颜辅导功课,晚上回家后偶尔做做直播,过得很是充实。

  在他的帮助下,薛筱颜的成绩显著提升了许多。

  薛筱颜的底子本来就好,有着牢固的基础,再加上她自己也足够努力,最重要的是这次并非是要一口气将薛筱颜的成绩提升到多高,只是要达到班级的平均线,能够申请贫困助学基金而已,只要认准这个目标,压力就会小很多了。

  时间终于到了月底,月考临近。

  这天午休,白沐凡和柳浩余坐在一起吃午饭的时候,柳浩余忽然道:“阿凡,要月考了。”

  “嗯。”白沐凡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他还在想着有什么重要的考点没有教给薛筱颜,在考试之前临时抱抱佛脚,其实是非常有用的。

  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在考试前抽出一整天的时间,给薛筱颜好好补习一下。

  看来有必要去薛筱颜的家里一趟了?

  就在白沐凡思考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坐在对面的柳浩余噘了噘嘴,道:“所以说阿凡,能不能帮我补习一下功课?”

  “诶?”白沐凡回过神来,诧异的看着他:“要我帮你补习?”

  “嗯嗯嗯!”

  柳浩余点头如捣蒜,他双手合十,祈求道:“我这个月玩得太多了,根本没怎么认真学,所以有点没信心。你的学习那么好,就像以前那样到我家里来帮我补习一下,我就完全能过关了。拜托了阿凡,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不要和咖啡厅的那位抖女说同样的台词啊喂!

  白沐凡在心底吐槽了一句,他看着柳浩余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仿佛自己不答应马上就会哭出来一样,不禁有些好笑,不过要不要答应他还有些犹豫。

  虽说帮柳浩余补习功课没问题,但薛筱颜显然比柳浩余更需要他帮忙补习,薛筱颜很需要那笔贫困助学金。

  如果这次月底失利,那么这大半个月的努力都付诸流水还是小事,最重要的是恐怕会对薛筱颜的信心造成极大的打击,她可能从此就对学习再也提不起信心了。

  &/div>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