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 第1152章 无量与三葬
  “咳咳咳……”

  厉丰又一次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毕竟硬抗了老魔主的余威一下,这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哎……只能暗恨他的实力太低,只有区区的辟海三阶。

  甚至连自己这小外甥都比不过……

  比不过他外甥也就算了,这毕竟是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外甥,但是……为什么他连那江万贯都比不过!

  这么多年过去了……

  人家都封川了,他的实力却是随着魔灵被封印,不增反减。

  没什么办法……

  尤其是现在。

  厉丰低下头,看了眼自己这已经凹陷下去的胸口。

  一时间,悲从心起。

  “舅舅,你不是要说话吗?”江北一脸无奈。

  对于智障儿……哦不,对于这种重伤的患者,他得表示一下安慰。

  你说啥是啥。

  “咳咳咳……”

  厉丰一口血差点直接喷江北脸上。

  你踏马……咋还催我呢!

  “北哥……”

  “舅舅,我在。”江北赶忙握住了厉丰的胳膊,这舅舅和外甥俩人,倒真像那么回事儿。

  别看厉丰岁数不知道比江万贯大了不知道多少,但是你别说,这小模样弄的倒是挺潇洒。

  看一眼会让人觉得怀疑人生的那种……

  ‘嗯……也就比我差了那么一丢丢吧。’江北忍不住在心里暗道。

  “咳,咳咳!”

  那厉丰又是剧烈咳嗽了起来。

  纯路人,有一说一,就这么咳,江北是真怕他把啥玩意给咳出来。

  “江北!”

  那厉丰突然紧紧抓住了江北的胳膊,一脸的郑重。

  然后……

  “咳咳咳!”

  江北“……”

  有话直接说就行,不用渲染这种气氛。

  此前本来还对这便宜舅舅各种担心呢,现在……不好意思,我只能忍住不笑。

  嗯,尽量忍吧。

  话虽如此,但是江北脸上表现出来的情绪,还是极为纠结的。

  眉头紧皱,眉心拧成一个疙瘩。

  抛开心态的问题不谈,他是……真的怕厉丰出点啥事儿。

  这大舅要是出点问题,那他可真是容易被老爹爆干。

  “舅舅,憋说了……”

  “不!北儿!我要说!”

  “那你说吧……”

  “咳咳咳!”

  “北儿……我觉得……”厉丰突然开口,声音之中带着纠结,脸色比之前更是惨白了几分。

  都不用神识来看,江北都知道,这大舅体内估计是没啥灵力了。

  老魔主太强。

  “我厉丰……今天算是栽了!”厉丰一脸淡定的说着,且从容……

  “舅舅!不可能!你肯定能活下来!”江北身体突然一震!

  “不必了,我身体的伤,我知道,咳咳咳!”厉丰又是剧烈咳嗽了起来。

  江北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是却没说出来。

  只能如此看着厉丰。

  等着他把剩下的话都说完……

  心中,莫名的有了一种悲凉的氛围。

  以前总听人说,在这修炼界,手刃亲兄,弑父夺宝,杀师取财,这种东西都是屡见不鲜的。

  江北也知道……

  但是,当这一切真的发生在了他眼前的时候,心,总归是有些疼的。

  而这个要死掉的人,却是他的舅舅。

  二十多年来,心中却从没有这么个人的存在,也不念着他如何。

  就算是救他出来,也不过是捎带手的事儿。

  但……他却要因自己而死。

  若说江北心里不痛,那是假的。

  “今天……我厉丰,就算是死了,我也认了!”厉丰一只手攥紧了拳头,一只手死死地攥着江北的胳膊。

  不知怎的。

  这手劲儿……还有点大。

  看来,他心中竟还有执念!

  “舅舅!你说!若是我能做到的,我定然全力帮你去做!”江北正色道。

  片刻的失神,已经让他想明白了很多东西。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不是他能改变的……

  如果可能,他想老老实实的找个地方养老过好日子。

  但是,不行……

  “江万贯!”

  只听得厉丰突然大喝一声。

  江北???

  啥情况!

  他没听错吧!

  “舅舅你……”江北一脸懵逼的转过头去,瞬间从那种悲凉的心态中走了出来。

  厉丰这功力,着实是有些深厚的。

  “此子拐骗我妹子!他要是敢对我妹妹不好!北儿!你帮舅舅弄他!”厉丰双眼愤恨的说道。

  “此子要是敢欺负我妹妹!北儿!你就给老子揍他!舅舅能看出来!他打不过你!”

  “我……”江北张了张嘴巴。

  说实话,这事儿真不好答应。

  而且……

  就特么这?

  就这就这就这?

  这叫啥事儿啊!

  “那是我爹啊舅舅……”

  “我妹妹是你娘!”

  “行吧……”

  江北不说话了。

  拎着厉丰,好不容易控制好了自己的身形,踩着小骚骚,朝着前面继续晃晃悠悠的飘着。

  那个光点,越来越近。

  ……

  魔域东部林地中。

  “施主您好,小僧灭法,今日落难于此,我看施主与我有缘,不知能否在施主这……住上了十年八年的?”

  江南一只手施佛礼,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大光头。

  那个眉眼之中,仿佛写着两个字——

  真诚。

  江南也不傻,毕竟是能想出来这么绝的逃生路线的人,来到这地方,第一时间就是……找住宿的地方。

  然后就发现自己掉下来的这地方,好像像是个寺庙一样?

  嗯哼?

  再临近了一看,还有人?

  诶!

  同道中人!

  这大光头。

  没错了!

  而且人家带着那佛珠啥的,能看得出来,人家应该是正经和尚。

  总听弟弟说,出家之人以慈悲为怀。

  肯定得试试嘛。

  而且来到这魔域了,他们又出不去,先混个十年八年的住宿,然后再研究怎么办。

  直接在哪盖房子?这太危险。

  去魔域的圣城住?那更危险!

  所以……

  “此地虽然只有我和我徒弟二人。”

  “可,施主您是……”那老和尚一脸懵,脸上的肥肉都抖了两下。

  “我不是说了吗?小僧灭法,云游到此,缺个住宿的地方。”江南一脸淡定。

  弟弟说过了,出家人不能打诳语,他们家并不穷,他爹富可敌国,绝对不能自称为贫僧。

  尤其是在这种高人面前,更是要注意一言一行。

  得稳重。

  “这……”

  老和尚纠结了。

  他能感觉的出来,眼前这个和尚确实是……正派修士。

  但是你特么说你云游到此?

  你真当我脑袋有该?

  而且,虽然看起来这个年轻和尚好像脸上的表情,说话的语句确实是很正式,但为啥……

  就感觉哪里怪怪的呢?

  “师傅!不如就把这位道友一同留下吧!”

  “多谢这位施主!出家之人以慈悲为怀,今日贫僧落难,幸得二位照拂!”

  还未等那老和尚找出来什么言语拒绝……江南这一套话便已经说出来了。

  “道友你好。”那小和尚上前一步,双手合十,微微躬身施礼道“贫僧法号三葬,这位是我的师傅。”

  “贫僧……法号无量。”

  嗯?

  这名听起来怎么有点熟呢?

  正此时。

  无量老和尚猛地抬起头!

  看向了那正要飘过他寺庙的那个裂缝……

  “不好!有魔修侵犯!”

  “大师且慢!”江南吓得心里当时就哆嗦了一下,他已经看出来了……自己看不透这个老和尚的实力。

  但是,这绝对是个强者……

  “施主可是有事,无妨,等贫道先处理完了这个魔修再说!”这老和尚一脸郑重的说着!

  “慢!慢!那是我娘!旁边那个是我爹!”

  “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