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游戏竞技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四十三章 绝望来调味 贪婪去买单(3/10)
  这个大鲶鱼要帮我?天上掉馅饼了?

  又是缺什么来什么?自从遇到了杰诺,一切事情的进展顺利得她都开始感觉理所应当了。

  希维尔思考了一下,没有直接“借钱”或者“打劫”之类的词,她选择婉转一些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图。

  “我叫希维尔,佣兵一个,专门帮人解决麻烦的。你把你的麻烦告诉我,我帮你解决,然后我的麻烦也就顺便解决了。”

  这句话说出来她自己都觉得拗口,于是又精简了一番。

  “你有麻烦,我有钱赚,懂?”说着希维尔比了一个搓手指的动作,国际通用的金钱手势。

  “噢,原来是这样,你是说你缺钱对吧?你想借钱?”塔姆用爪子捏着他在空中扭动的肉须,轻轻捻直了,一双浑黄的大眼珠子一眼就看穿了希维尔的真实想法。

  “是这样的”虽然很不情愿,但希维尔还是承认了。

  她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然后离开的准备,哪有正常人会接受一个陌生人向自己借钱的请求,除非他是个傻子,并且这样做也会让她觉得自己是在乞讨。

  但事情峰回路转,顺心得让她觉得有些刻意了。

  只见塔姆捏了捏胡须,略微思考一下,便将它的身份说了出来。

  “那太好了不过了,我刚好是一个热心肠的投机商人。”

  “投机商人?我不明白。”希维尔想不通一个商人能跟她产生什么交集,是要押送货物吗?

  “投机嘛,就是以小博大,跟赌博差不多,都是风险的东西。这就是比尔吉沃特。要想赚大钱,就看你敢不敢一次又一次地,搏上一切。”塔姆笑声如雷,将它的见解说给希维尔听。

  “抱歉,我不赌博。”希维尔马上拒接。

  “不不不,你还是没听明白,赌博的是我,我才是那个冒风险的人。我会把钱借给你,赌你能不能给我带来更大的收益。”塔姆耐心的解释着,生怕希维尔转眼间就跑掉了。

  “原来是放啊?”

  “哈哈,可以这样说。”塔姆哈哈大笑,就好像凭空出现一个巨坑在希维尔眼前,里面一条柔韧粗大的腥红舌头狂舞着,将塔姆的喜悦表现得淋漓尽致,腥臭的空气中散发着贪婪的味道。

  希维尔也笑了,居然有人放贷放到她头上来了,不过眼下她正需要一笔钱,正好坑这个死胖子一把,带了钱跑路它总不能跨越大洋来找自己吧?

  她没有急于求成,佣兵的经验告诉不在自己的地盘时万事皆要小心,她还有一些事情得问清楚。

  “你为什么放贷给我呢,我们这才第一次见面,难道现在放贷之前都不用做什么信用评估了吗?”

  “理由很简单,你说你是一个佣兵,我想佣兵可比甲板上那些碌碌无为的水手有钱途多了吧?我看人一向很准的。”

  塔姆眨了眨它的黄眼珠,也不知道没有瞳孔的它们是怎么观察别人的。

  “这话在理。”希维尔现在有些看低水手,因为她刚才为了招聘水手时,因为不懂行情多花了不少冤枉钱,现在还没消气呢。

  “说到信用的话,你背后的武器似乎很值钱呐,用来装饰船长室最好不过了,如果拿去拍卖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这话一出,气氛突然尖锐了起来,希维尔最见不得有人对她的武器图谋不轨。

  “你休想!”她喝了一句,直接把塔姆给整蒙了。

  这女人咋说变脸就变脸啊?

  塔姆见状也不再从容不迫了,赶紧拿出诚意,一袋沉甸甸的金币亮到希维尔面前,她举刀的动作立刻顿住了。

  “我是真心来做生意的,不会拿你的武器作抵押,你放心。”它拍着圆滚滚的肚皮保证着,梆梆作响,随手将金币袋丢向希维尔。

  希维尔第一时间没有接过,任由袋字砸到砖石上,金币滚落满地,叮当乱作。

  “哎呀,太不小心了你,这都没接到,都弄脏了。”塔姆一张大脸上写满嫌弃,它看出了希维尔的疑心,不过他并不担心自己的诚意会被拒绝。

  果然,希维尔听着金币互相撞击,发出货真价实的悦耳声音这一刻,她又动心了。

  有了这些钱,她马上就能离开比尔吉沃特!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要了再说。

  “钱我要了,再说说利息吧。”

  希维尔并不打算还利息,但这件事不谈拢是过不去的。

  得先打消对方的疑虑,到时候天高海远,这胖子到哪儿去找自己要利息,怕是连本钱都收不回咯。

  她想得很美,美但如果对方要找她要钱?答案是想得美!

  “噢,终于说到利息了吗?我这个人很简单,等你发迹的时候把本钱还我就行了。”塔姆说。

  “不收利息?那你赚什么?”希维尔为对方的智商感到堪忧,不仅看起来憨憨的,果然脑子也憨憨的。

  “我嘛,喜欢吃,你还钱的时候请我吃一顿大餐就好了。每次一有人请客,我就会吃得很香。哈哈!你看我身材就知道了,我很能吃的,被我吃一顿都快把利息吃回来了。”

  说完塔姆把刚才从海货店里带出来的大鱼干一口吃下,嚼得津津有味,看得人食欲大震。

  “可以,这些都是小事情,等我的好消息吧。”

  让塔姆撑着肥壮的身躯往后推了几步,希维尔蹲下来开始捡金币,她乐此不疲,那些砖石缝中的污水完全无法影响到她的好兴致。

  散落的金币不少,但让塔姆蹲下来一起捡是不现实的,希维尔甚至怀疑它弯下腰会不会就此倒在地上,在小巷子里滚起来,然后从她身上碾过。

  等到希维尔将所有金海妖捡起来,塔姆又诚恳地对着她说:

  “妹子,除了吃喝玩乐以及购买商品之外,千万不要在不愿意的情况下丢了钱或者给人抢了去,如果发生这种事的话,我会很难过的。”

  “这不是废话吗?没人可以从我这儿拿走钱,除非我愿意给他。”

  希维尔信誓旦旦的保证道,塔姆就算不说着条件她也会做到的。

  事不宜迟,她招招手,转身离开了小巷。

  塔姆站在阴影里守望着希维尔,看着她的背影匆忙从转角处消失,它终于心满意足的掂了掂肚子。

  随后,一阵空间变幻,小巷变成了湍急的河流,水花渐渐将它淹没。

  只留下几个气泡,在破碎前传出了它满怀期待的声音。

  “需要一点绝望来为悲痛调味,让她变得更加美味,我做着永远不会亏本的生意,因为贪婪会替人们买单的。”

  而在塔姆完全消失后,河流又变回了污水横流的小巷,与它一起消失的,还有那家海货店门口的风铃声。1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