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神话降临 > 第六十八章 陈枫的强,陈枫的坏
  别喜欢姐也不问是非,提刀就砍!手‘脱光’宝刀舞动起来,带起阵阵哀嚎之声,技能阴风刀法使将开来,带着阵阵黑色阴风,却是招招狠毒,招招致命!

  有了别喜欢姐加入,仰天狂客暂时缓解了内力不足的尴尬境地,啸天枪再抖,势要将陈枫扎哥对穿。

  陈枫也不说话,手冥剑依旧舞动,正好拿这两人来练剑,何乐不为?

  打了几招,别喜欢姐发觉无法攻击到陈枫,便喊道:“来来还不来帮忙?!”

  “可是。。”与别喜欢姐一同来到铁血城,却站一旁的来来,有些不情愿的看了陈枫一眼。

  “没什么可是的,我跟你说了,这人卑鄙无耻!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还不帮忙!”别喜欢姐大喝一声,招式加冷冽。

  “哦。。”来来终究还是选择出手,打狗棒法气势刚猛,又快又狠,角度刁钻,手绿玉杖配合丐世神功气劲,破坏力惊人,竟打得地面花岗岩连连破碎。

  面对三大高手围攻,招式上,陈枫终于有些吃紧。一旁烽火无敌目光一冷,低声道:“战火,上!”

  战火再燃亮出手兵器,竟是一把三米来长的长柄大刀,刀锋冷艳无匹,刀刃倒钩无数。战火再燃跳入战局,“开天十三刀”使出,刚猛无比,大开大合,力达千斤,饶是陈枫也不愿硬接,只好躲避。

  陈枫顿时感到吃力,终是一个不小心,被别喜欢姐狠狠劈小腿,虽然只是强制扣了一点伤害,依旧让陈枫吃疼。

  “不就亲了一下嘴嘛!用得着这么狠吗?”陈枫嘀咕一声,手上冥剑舞得快,三十路破邪剑法越来越顺手,有四大高手陪自己练剑,陈枫乐得打下去,也就一直沉默不作声。

  陈枫一人独斗四大高手,打得是风生水起,看得铁血帮众惊叹连连。

  “艹,这么猛!”

  “他怎么还不死!”

  “我靠!开挂的!”

  铁血帮众看着陈枫的眼神,渐渐变得羡慕起来,随即是妒忌,接着恨!

  “小龙站上面看着,不准插手!”陈枫突然喊了一声,原来是眼角余光看见一条龙站屋顶,正准备动手帮忙。

  一条龙手持青锋剑,站屋顶,一脸冷傲的注视着下方战局,陈枫叫他不动手,他便不动手,但如果陈枫有危险,一条龙依旧会不顾一切第一时间出手!因此他没把青锋剑收起来。

  “**遗都给我盯着,别来搅局!”陈枫躲过仰天狂客一枪,又喊起来。自然是看见芝麻庙其余三大金刚到场咯。

  这三贱人压根就没上前帮忙的意思,倒是屋顶摆了酒桌,还把一条龙也拉上,四人一坐,小酒一倒,看起热闹还带吆喝!

  “老大!四p你行不行啊?”一枪笑道。

  “肯定行,老大又不是p别人,是被别人p,别忘了,老大练的可是菊花神功!”花少道。

  “葵花!”一条龙冷冷纠正。

  “老大加油啊!好多人听了消息都过来了,你可不能丢我们‘**悟能遗’的脸啊!”日久喊起来。

  原来陈枫一人独战四大高手的事已经传开,荆州城的高手也都陆续到达,除了我很嚣张跟战三英外,十大高手悉数到场!

  第八高手寻花问柳,第高手一生不悔,第十高手天涯刀客也都不问状况,全部加入战局,当然,他们不是跟陈枫有什么瓜葛,只是看陈枫厉害,手痒而已。

  一下子,陈枫面对的是高手榜七大高手的围攻,压力大大增加。

  “等等!”陈枫大喝一声,一跃跃出十米外。

  那边仰天狂客、别喜欢姐、战火再燃还想进攻,却被寻花问柳、一生不悔、天涯刀客架住。

  仰天狂客只好停住,冷笑道:“怎么?想逃?”

  陈枫却不做声,储物袋拿出一只鸡腿就往嘴里塞。

  七大高手这才领悟,一看自己饥饿度,果然掉得相当猛,连忙从储物袋拿出鸡腿,啃起来。

  于是,八大高手嘴咬鸡腿,继续再战。

  只是陈枫已经完全不支,连连招。

  “怎么可能!我的碧血刀砍你身上,怎么就一点伤害?饶是我收起‘秋思’气劲,也不可能伤不了你啊!”天涯刀客砍了陈枫一刀,面对恶心的一点伤害,愤愤不已。

  “你的刀有磨吗?”陈枫问道。

  “没有。”天涯刀客很老实的应道。实没听过神兵利器还要磨的。

  陈枫怒道:“你没磨的刀也敢拿出来砍人!我可是绝世高手!绝世高手啊!没磨的刀能看得动吗!混蛋!竟然不磨刀!”

  “我的棍子打你,也只扣一滴血啊!”寻花问柳跟着道。

  陈枫百忙之,瞥了寻花问柳一眼道:“你那什么棍子?”

  “五十级白杆棍。”

  “木的?”

  “木的!”

  “我艹!老子是绝世高手啊!木的你好意思拿来劈老子?!”

  寻花问柳悻悻笑了笑:“回头我换跟铜的。。”

  “你身上真是手布衣?我的龙鳞剑锐利度17,砍你身上也是一点伤害!怎么可能!”一生不悔又道。

  陈枫抖了抖破布衣道:“你把这衣服穿一两月,也有这效果。”

  一生不悔将信将疑,似乎有打算这么做的念头!

  陈枫虽然还心思聊天,其实已经处处挨打,这样的局面对练剑已经没什么帮助了,是时候拿出真正实力了!

  陈枫目光一凝,忽然收起冥剑,双手连射,数道定天气劲飞射而出,将七大高手合围之势打散,随即身形一闪,动用突刺技能。

  八点敏捷的速度是什么概念?加上突刺的双倍速度,又是什么概念?

  目标人物仰天狂客丝毫没有反应,陈枫的手指却一刺入其喉咙!

  两千多点力量,致命一击,暴出四千多点伤害,一击秒杀仰天狂客!

  杀完仰天狂客,众人愣神之际,陈枫冥剑使出,输入五百点内力,直劈战火再燃,战火再燃毫无反应,被陈枫从头到尾,劈成两片,化做白光。

  接着转身横切,冥剑剑气化出半圆,逼退寻花问柳等人,架别喜欢姐脖子上。

  眨眼之间,连杀两人,制住一人,逼退四人,此时众人才恍然大悟!别欺负哥根本就是戏耍七大高手!

  后来加入战局的寻花问柳三人,都笑了笑退开,咱是路人,打完酱油该回家了。

  来来倒还想帮忙,却怕陈枫杀了别喜欢姐,只好一旁站着。

  别喜欢姐瞪着陈枫,冷冷道:“想杀就杀!”

  陈枫一脸无奈道:“不就亲了你一下,需要这么深仇大恨吗?”

  “那是我初吻!你还用舔的!”别喜欢姐眼一红,竟有些委屈,杀陈枫不成,气出不了,还被陈枫反过来架脖子,着实委屈。

  陈枫愣了一下,柔声道:“我不知道,实很抱歉。我以为我们之间是有友情的,却不想我的过错,让我们之间有这么大的仇恨。我愿意为我的过错负责。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别喜欢姐不出声,眼泪水眼打转,她也分不清为什么这么恨陈枫,当初只是生气而已,可陈枫逃了几次后,别喜欢姐也不明白,为什么就恨上了。

  见别喜欢姐不说话,陈枫收起冥剑,摊开手道:“如果你恨我,那便杀了我吧。如果还不解恨,那就等我复活后,继续杀。我不会还手,也不会再躲!如果我的死能换回我们之间的友情,死多少次我都愿意。你动手吧。”

  别喜欢姐举起刀,狠狠劈地上,泪水终是落下,泣道:“你还知道友情!那你为什么要逃?你让我出出气就好了嘛!”

  “那时我有急事。我不是要逃的。。”

  “你还骗我!我发了很多消息给你,你都没回,根本就是躲着我。”

  “冤枉啊!我经常没开好友频道,不信你问上面的那几个和尚!”

  别喜欢姐像**遗投去询问的眼神,**遗连忙点头。能不点吗?陈枫私聊频道说得很清楚,谁敢乱说,一定把他小jj切成十段喂飞鸡!

  “好吧!但是你亲了我,你说该怎么罚你!”别喜欢姐心的恨意一下消失无踪,有时候这种莫名其妙的恨,稍微解释一下就没有了,越是躲,却越会让恨意加深。

  “别姐,你想怎么罚就怎么罚吧,要不你亲我一下,用舔的?”

  “呸!”别喜欢姐啐了一口道:“把你的大鸟拿出来。”

  “不要吧。。。大庭广众。。。要不咱到厢房?”

  “我说的是你那只会飞的鸟!”这话别喜欢姐用吼的。

  “你早说清楚嘛!我那只不是鸟,是鸡!”陈枫第n次纠正。

  “那把你的鸡拿出来!”

  “你想干嘛?”

  “骑!之前说过的,等你的小鸡长大了,就借我玩的!”

  “这个。。别姐。。我没误会,可你这话,你瞧,很多人都误会了。。”

  “误会怎么?老娘不怕!你话那么多干嘛!把鸡拿出来!”别喜欢姐瞪了一眼,‘脱光’扛肩上。

  陈枫放出飞鸡,与别喜欢姐跳上飞鸡,冲天而去。残影之下,众人看着天空飘落的鸡毛,集体呆愣,这就走了?烽火无敌却是放下心大石,也不敢下令用攻城弩射击,能送走瘟神就不错了,还敢上去找晦气?

  来来愣愣的看着天空,心里不禁数落起别喜欢姐的不讲义气,竟然把我一人抛下了,自己却骑着人家的鸡走了!我也要骑!

  “好一对神鸡侠侣。”一句话飘了过来,不知何时,花少来到来来身边,微笑道:“来来小姐,下知道他们去哪,不如我们一道?”

  “你有鸡吗?”来来转头看了花少一眼,不那么来电。

  有鸡。。木有鸡。。花少顿时进入呆滞状态,是该回答有,还是木有?有鸡。。可拿不出那种鸡。。。木鸡。。这个。。

  有木有鸡?有?木有?花少冏。。。。

  “带路吧!”来来虽然对花少不来电,却也想知道别喜欢姐跟着陈枫去了哪。

  “好咧!”花少朝另外两光头跟一条龙使了眼色,然后放出马匹道:“来来小姐,不如我们共骑一马?”

  “不用,我自己有。”来来上了马,又道:“他们到底去哪里?去干嘛?”

  “他们现去七杀城,你看别欺负哥的作风,就知道他去干嘛啦。”

  “啊?又屠城?别欺负哥这么坏的?”

  “你不知道??就拿刚刚来说,其实别欺负哥是骗别喜欢姐的,你没发觉吗?刚刚打斗的时候,别喜欢姐劈到别欺负哥十下,没一次破防的,你说别喜欢姐能劈死他吗?坑爹呢他!”花少为了美人,毫不犹豫没半点心里障碍的直将陈枫给出卖了!

  “你说真的?”来来瞪大眼睛道:“那别姐不是会给他带坏了?不行,我得去跟别姐说。”

  “别。。你千万别去说,你不知道,别欺负哥这个人多坏!你要去说了,他肯定会对别姐下手的,可能连你也不放过!反正他们现很好,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他真的那么坏?”来来看着花少,有些不相信。

  “珍珠港的珍珠都没这么真!咱慢慢走,听我细细道来,他那个坏啊。。。。得从他胎教说起。。。”

  “嗯嗯。。。!”

  某位先贤说过,要得到女人的心,先要捉住女人的好奇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