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清穿之福晋太娇媚 > 第375章 这么好的玉儿
  四爷眯着眼睛看陈福。

  好呀,这奴才现在还学会忽悠他了。

  刚不是说来帮忙吗?

  帮什么忙了?

  帮忙进来站着吗?

  “爷,收拾妥当就来用膳吧?”

  当下楚玉叫他,四爷便想着放他一马,回头再收拾他。

  苦命的陈福出门后便在门口来回徘徊,纠结着到底要怎么跟四爷说这样的话。

  这府的账面上没有银子,那是一日都拖不得的。

  “爷,我们快些用早膳吧,等会儿好拆我给你准备的生辰礼。”

  楚玉拉着四爷到饭桌这儿之后,又给他盛了一碗珍珠汤。

  “先坐下吧,爷给你盛。”

  四爷见她挺了个大肚子,还站着给他盛饭,立即就皱了眉头。

  扶着她坐定,一边给她成汤,一边儿道:

  “怎么给爷准备了那般多的生辰礼?”

  下意识看了一眼墙角堆着的一堆大大小小的盒子。

  楚玉接过来汤:“

  玉儿这是补上爷从小到大的所有生辰礼呢,爷的过去玉儿来不及参与,但是礼物能跟得上。”

  四爷听了这话微微有些动容,清冷的眉眼此时定定的看着她。

  伸手便握住了她的手。微微用了些力气。

  楚玉被他捏的发疼,当下道:

  “爷,捏疼我了,是不是觉得很感动呀,这么好的玉儿,是完完全全属于你的,你真的是赚到了。”

  她说着没心没肺的靠在四爷身上傻乎乎的笑,都露出牙龈了。

  四爷一手还住她,嗔怪的看了她一眼:

  “你呀。快些吃吧,尝尝这红烧肉炖的可合胃口?”

  又给她夹了一筷子肉。

  嘴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心说这个丫头真的是会破坏气氛的,总是在他感动的时候来这她么一下。

  面皮厚的紧,哪有谁家的女眷如她这般?

  当下有些嫌弃的帮她将落了下来的碎发别到了耳后。

  楚玉则是见了红烧肉,就将四爷暂时忘了,昨儿个晚上的红烧肉没有吃过瘾,现在还惦记着呢。

  尝了一口,还是昨天的味道,当下便满足眯起了眼睛。

  不过四爷也没有让她多吃,担心她一早吃太油腻会不舒服。

  用过膳食后,楚玉让丫头们收拾,她是立即就拉着四爷过来看礼物。

  四爷也很是好奇的跟着他过去。

  在楚玉的眼神示意下,他先是捡起了一个盒子,上面的信封上写着一。

  拿着信封,他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楚玉,楚玉跟他用力的点了点头,示意他拆开,一副期待的样子。

  四爷遥遥头,自己期待也就罢了,可这是她写的,她跟着期待个什么劲儿啊?

  心里这么想着,手上却没停。

  拆来了信,见上面是她自由不羁的字体。

  上面写着:

  一岁的胤禛亲启。

  这时候的你大概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猜…

  一定是一个不爱哭的白胖宝宝,一双眼睛定然会比现在还黑的透亮。

  不知道一岁时候的你,会不会时常板着脸。

  若还是如现在一般跟个冰块儿似的。那…我摸摸你的脸,可惜这个时候我还未出生呢。

  嘿嘿,不知道我们的宝宝会不会像爷,若是长的相像的话,那等我们的宝宝降生后我大概就知道你是什么样子的了。

  十六岁的楚玉写给一岁的胤禛。

  生辰礼奉上,祝愿爷生辰快乐。

  下面还画了一个笑脸,很是喜人。

  四爷看的眼眶都有些发红了。

  立即回头看向她,入眼便是楚玉满是期待的脸。

  不知为何觉得有些窘迫,立即将那信给收了起来。

  “哎?爷干嘛呀,跟我一起看看嘛。”

  楚玉见他收了,很是不满意的噘嘴。

  四爷却是背对着她,拆开那个礼物盒子。

  见里面是一个拨浪鼓,惊讶了一顺,又有些哭笑不得。

  这丫头怎么还真的送些小孩子的东西呢?

  “怎么样啊,爷喜欢吗?您回头来给我看看啊,干嘛老用后背对着我。”

  楚玉在身后费力的想要看他的表情,被他躲着还看不到,很是着急。

  四爷当下就将信封还有拨浪鼓收到了盒子里面道:

  “咳咳,这是给爷的,你看什么看

  来人,将这些都给爷好生的收起来,爷回头要细细的看。”

  而后便拉着楚玉便往炕边上走。

  他是真的不能在她的面前看这个东西,万一一个没忍住落下了泪来,估计是会被这个小女人笑话的。

  楚玉立即不满地翻了好几个白眼儿,心说不懂浪漫的男人,真的好气人。

  陈福在门外听了四爷的这话,立即就先了苏培盛一步进了屋子。

  腿脚快的将苏培盛和江福海都下了一跳。

  紧接着都诧异的看向他。

  江福海只是诧异这平日里面稳重的陈大总管居然今儿个这般的沉不住气。

  而苏培盛则没好气的撇了撇嘴,心说这孙子一天就知道到他这儿来抢功劳,而后也脚步快些,跟着他一同进去了正厅。

  陈福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儿,进去了之后便小心翼翼地看着四爷。

  见她家主子正低着头跟福晋说话呢。

  又犯了愁,这俩人怎么还在一块?

  双生子都不会如现在这般,连几步都没有分开,不嫌腻的慌吗?

  当下这情形他还是没法回禀,只能跟着苏培盛两个一起搬起了礼物来。

  苏培盛一直留意着陈福呢,这会儿见他这模样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这孙子从早晨到现在一直着魂不守舍的模样,八成是有些什么事儿吧。

  等搬完了东西,苏培盛便拐了一下陈福的胳膊,小声问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要是用得着哥哥帮忙,就吱一声。”

  他说着还露出一个很是和善的微笑。眼珠子却是咕噜咕噜的转。

  陈福一看他那外表和善,实际不怀好意的笑脸,当下理都懒得理他,只是微微拧着眉头看着面前的门。

  接着他拍了一下大腿,哎呦一声,而后立即跑出了禛玉小筑。

  留下身后的苏培盛一脸懵。

  反应过来后对着他的背影气的的直跺脚。

  “这孙子,那么大动静是想吓死人啊。”

  想了想又对着江福海道:“你说这孙子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们?”

  江福海当下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微笑。

  意思很明确,不想说话。

  苏培盛讨了个没趣,当下甩了甩袖子,又去门口守着了。

  不一会儿便见陈福手里抱着加菲,身后跟着小新小白,一脸喜滋滋的走了进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