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现代都市 > 民国鞋王 > 第6章;张神婆和杨巡捕(求订阅)
  老神婆在看见周长生的须臾,貌似也颇感意外。

  那依然窈窕的身姿怔了怔后,老神婆甩着手帕,扭着杨柳腰肢,到杨巡捕跟前;“杨爷,是谁惹您生气了呀?”

  “你是?……”杨巡捕斜眼,瞅着老神婆。

  这个杨巡捕,是新来的巡捕,据说是从宝庆城巡捕局贬到洪桥镇来的,上任的时间还不到三个月。

  由于来洪桥镇干巡捕的时间还不长,因此,这里很多人,他都不怎么认识。

  在杨巡捕来顶替这个缺位之前,是一个姓刘的巡捕。

  这个姓刘的巡捕还比较年青,三个月前的一天夜里,他喝多了,醉醺醺的回警务室,结果,过洪桥(古桥)的时候,从上面跌下邵水河,活活淹死了。

  之后,洪桥镇巡捕所没再派巡捕过来,而是由宝庆城空降的杨巡捕来顶这个空缺。

  倒也不是洪桥镇巡捕所不想派人来,而是根本没有谁愿意来。

  一调哪个巡捕来管这条街,这个巡捕就会立马辞职走人。

  为什么?

  因为这个岗位太邪门了,被内部称为“鬼缺”。

  在这个淹死的刘巡捕之前,这条街上先后上任了四个巡捕,但都很悲惨,不是横死,就是神秘失踪。

  因此,洪桥镇这条街上的巡捕岗位,成了一个谈虎色变的鬼缺,没人敢来做。

  而这个杨巡捕,也是在这种情况下,从宝庆城调到这里来,来接替这个位置。

  据说,这个杨巡捕之所以会被派到这个鬼缺来,是因为跟局里面的领导闹龃龉。

  也就是说,他是被发配到这里来的。

  自从这个胖乎乎的杨巡捕被派遣到这条街来顶替这个岗位之后,上洪桥的老百姓纷纷揣测,这个巡捕能活多久?两个月还是四个月?

  到时,又会是怎么个死法?

  由此可见,这个鬼缺有多恐怖。

  “嘻嘻,俺就是在周围十里八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张神婆。”张神婆用手帕掩着嘴,娇滴滴的看着杨巡捕。

  “张神婆?——咦,老子好像是听说过。”杨巡捕挠了挠耳,若有所思,然后,又用警棍顶了顶脑袋上的平盖帽。

  “对了。”杨巡捕疑惑的看着张神婆;“听说您不但会驱鬼除邪,还会堪舆风水秘术,而且,还能掐会算,不知道是否当真。”

  “嘻嘻,俺的巡捕老爷,您说呢,要不,俺怎么会知道您姓杨?”

  “您的意思是我姓什么是您掐算出来的……张神婆,那您算算,我现在多大岁数了?”

  “嘻嘻。”张神婆掐了掐手指,然后,她对杨巡捕伸出四根手指头;“不多不少,正好这个数。”

  “呃……”杨巡捕一阵愕然。

  因为,张神婆说得没错,他的年龄今年确实正好是四十岁。

  “嘻嘻,杨巡捕,您说俺张神婆算对了没有?”张神婆嘻嘻笑道。

  “没错,没错。”杨巡捕接连点头。

  然后,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张神婆。

  不过,很快,他又是将信将疑了。

  “呵呵,张神婆,那您再算一算,我是怎么到洪桥镇来顶这个缺的?”杨巡捕问张神婆。

  “嘻嘻。”张神婆伸出纤手,掐了掐指,然后,附在神秘的杨巡捕耳畔,轻声道;“杨巡捕到这里来顶这个缺,即不是被上司责罚,也不是被同事排挤,而是……”

  接着,张神婆对着杨巡捕的耳畔,将声音压得更低。

  “啊……”杨巡捕听完后,更是匪夷所思。

  然后,他颇为震惊的看着张神婆。

  “嘻嘻。”张神婆淡然一笑,将手中手帕朝杨巡捕轻轻一甩,道;“杨巡捕,我孙女现在能走了吗?”

  “可以,可以。”杨巡捕连连点头。

  “那这位小伙子呢?”张神婆指着周长生。

  “他?也可以,也可以。”杨巡捕赶紧点头。

  “嘻嘻,细妹,还有你,还愣着干嘛,咱们走吧。”张神婆对小神婆和周长生道。

  “长生哥,咱们走吧。”小神婆也拉了拉周长生的衣袖。

  ……

  远离刚才那场是非局之后,周长生感激的看着张神婆,说;“神婆奶奶,谢谢您刚才替我解围。”

  “谢什么。”张神婆道;“要说谢,应该是神婆奶奶谢你才是,谢你救了细妹。”

  “应该的,而且,我跟小、细妹从小就认识,所以,这点举手之劳算什么。”

  “呵呵,唉,洪桥街上这些天杀的二流子,一个个的没长得比别人矮,也没落得比别人瘦,可成天就知道游手好闲,尽干些缺德的事情,要我是镇长,全都给抓了,把他们拉到前线去当日本鬼子的炮灰,你看看,到处都抓壮丁,就是没抓他们,唉。”

  “是啊。”周长生点头。

  其实,他何尝不想去战场杀小鬼子,可三年前端午节晚上在皇岳山埋葬爷爷后那个神秘老妇人的三年之约,以及林爷爷的阻挠,令他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再说,他觉得林爷爷说得也有点道理,虽然没有直接上前线杀小鬼子,可在大后方各司其责,做好自己的事情,为稳定大后方出力,这样,也等于是在抗战,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对了,小子,你这几年在哪里?怎么?自从听说你爷爷死了后,你就不见了。”

  “我……唉,神婆奶奶,一言难尽。”

  “既然这样,你就别说了,你神婆奶奶也没兴趣知道你们家的陈芝麻烂谷子。”

  “……”

  ……

  跟张神婆寒暄了一会儿后,周长生找了个借口,对张神婆和小神婆祖孙两告辞。

  然后,他提着酒肉和香火以及纸钱,迅速朝皇岳山奔去。

  周长生健步如飞,很快赶到了皇岳山的山脚下。

  到了皇岳山的山脚下之后,周长生没有休憩,立即便往皇岳山的山腰上的那片小树林奔去。

  二十分钟左右,周长生一口气到了那片小树林。

  他爷爷的坟茔孤零零的耸立在小树林中的一块小平地中,周围荒草萋萋,还有一棵棵挺拔的枞树和杉树。

  由于周长生在今年清明节已经给他爷爷的坟茔清理过杂草,因此,这座孤坟看上去比较干净。

  但周长生依然再次清理。

  他不能让爷爷受到任何打扰。

  就这样,周长生蹲着身子,小心翼翼在坟茔上下和周围仔细清理起来。

  他清理得非常细心,哪怕是一根刚从泥土里钻出脑袋的小野草,他都拔出来。

  直到全部清除干净之后,周长生才开始起身。

  然后,将酒肉摆好。

  接着,将香火点燃,插在地上。

  将这些步骤完成后,周长生跪在地上,先是三叩九拜。

  然后,对着他爷爷的坟茔说;“爷爷,孙儿又来看望您老人家了。”

  “爷爷,孙儿很没用,很无能,三年了,还是没有能力让您搬家,也没有能够让您睡楠木屋。”

  “爷爷,您是怎么死的?还有,姐姐有没有跟陈家的长工私奔?孙儿在今天晚上终于可以弄个水落石出了。”

  “爷爷,您生前最疼我和姐姐了,您放心,孙儿只要知道姐姐的下落,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一定要把姐姐救出来。”

  “爷爷,您知道吗,孙儿的功夫又进步了,林爷爷在不久前,将他们林家刀法的绝招教给了孙儿。”

  “爷爷,您放心,孙儿现在过得很好,孙儿现在每天可以做四十双皮鞋。

  爷爷,您生前经常担心孙儿长大后会没出息,跟您一样天天在深山老林中打猎,爷爷,孙儿可以负责任的告诉您,孙儿现在已经是正儿八经的手艺人了,孙儿将来给您娶了孙媳妇,生下曾孙,还让他做手艺人……”

  “爷爷,孙儿实话告诉您,孙儿有机会,还想上战场,去杀那些日本小鬼子,要让他们为金陵死去的几十万同胞陪葬……”

  “不过爷爷您放心,孙儿现在功夫这么好,杀小鬼子就跟切萝卜似的,所以,爷爷,您不用担心孙儿的安危,您放心,孙儿一定不会让咱们老周家断了香火……”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