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极战独尊 > 第五百四十六章 贡献
  嘶鸣!

  所有的人都向后呼吸空调,一个盯着秦宇,都说不出话来。

  两份捐款怎么样?什么?两百名捐款者如何观看这场战斗?你知道,在几年内,最多有一百个捐款,当这些人被洗了的时候,他们想让人们花两百个捐款去看他的战斗?什么?

  不要像蛇一样吞下大象真是太贪婪了!想到贡献有多疯狂?我看谁愿意贡献两件,怎么看一场为弟子修道的战斗!

  “200个捐款怎么样?太疯狂了。过去,前100名的竞争者都是100名捐款者。他怎么样?他思想很开阿放。200个捐款怎么样!”

  “当说死亡不休息真的不足为奇时,张口就200点贡献,我觉得这些人不仅傲慢,而且贪婪而不无聊!”

  “我打赌没人在看…”

  有的弟子直言不讳,对着秦宇的样子吐口水。

  秦宇充耳不闻,直接离开决斗场。

  在与战斗高峰负责人协商后,我们更换了一个3万人的大型决战场馆,入场费为200个贡献点。

  秦宇直接到决斗场等着。不管怎样,他被释放了。有人应该挑战他。

  不久,一些稀稀拉拉的人进入了决定性的竞技场,总共不到几百人,但随着先前的过度拥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秦宇也不在乎,没有人不负众望地来到他身边,为了赚两块钱怎么办。

  大约半小时后,不超过200人。秦玉胜进入禅修,静静地等待着。

  当百余名牌桌上的弟子以为没有人会挑战秦宇时,一个假拍子突然出现在决胜场上,立刻引起了公众的注意。

  当你看到你身上的黑袍时,坐在牌桌上的弟子们都像凝固了一样。这件黑袍是阴生阳宗的一件衣服。属于阴生阳死宗。属于魔道派。也就是说,出现的人就是魔鬼道派的弟子!啊!

  玉林峰坐在战斗席前,看到了这一幕,双眼明亮,很快就跑了出去…………

  “除了这个绰号,还有人要挑战傲慢的秦宇。“挑战者是恶道中的头号恶灵。”玉临峰用声音大声追问。

  神道是阴阳九脉之一。

  魔鬼道虽然是九脉之一,但在其中,魔鬼道几乎被其他八脉学科所忽视。一个原因是魔鬼的道弟子是多么的少,几乎有几百人。另一个是魔鬼道弟子大多是孤独的,他们几乎与其他弟子互动。

  然而,虽然魔鬼的道脉很容易被忽视,这是因为旗下的弟子似乎很少动,但这并不意味着魔鬼的道脉弟子一定不强,相反,虽然魔鬼的道脉动得很少,但每次都是这样。从山上出来,会有很多乱流在宗中!

  而且,在历代战图改变之前,正是魔道出山的时候,在前百代,绝对会有魔道的体拍。

  此时,这个傲慢的人实际上导致了邪阿恶的道脉,这使得所有的弟子都无法坐下来,同时也猜测到此时邪阿恶的道脉选择了外面,毫无疑问,他们一定会战胜这些傲慢的人。

  那么,我们怎么能不看到这些自大的人被打败了,魔鬼道的弟子们的肯定力量虽然他们的贡献是昂贵的呢?

  同时!

  在最后一场比赛中有很多人在谈论。

  “为我们而战的是徐一伟,魔道弟子的肯定力量是绝对非凡的。他们应该对自己的衣服有绝对的把握。此外,这些图片与魔道的过去风格相似。”

  “如果我们真的能打败这些傲慢的人,那这两项贡献怎么能不丢失……两份捐款怎么样…”

  “虽然这个傲慢的人有一些力量和傲慢,但木头比森林的微风要好。他迟早会输很多,尤其是在100强的比赛中。我不知道这些门徒能否打败他。”

  随着穿黑色长袍的人数的增加,人们开始谈论这些黑色长袍的身份。

  秦宇慢慢睁开眼睛,惊讶地看着黑衣人。他能够在这些时候加入挑战者,以证明即将到来的人们的肯定力量是非凡的。毕竟,徐一伟的失败给了我们教训,普通人根本不接受挑战。

  黑袍的脸缩在黑袍上,看不到真实的脸,黑袍人却静静地站在黑袍人面前,这让秦宇感到了莫名的危机感。

  秦宇看了看,黑衣人把黑衣举过头顶,露出一张冷酷的脸。

  这是一个二十五六岁左右的年轻人。他的脸很冷,面容很普通,不能说他很出色。但是他的眼睛就像两颗黑曜石胚胎。他在学生中。他的眼睛是黑色的,看起来很奇怪。

  看着秦宇不止一次,数以万计的眉毛又粗又黑。他们看起来像两盒将剑分开的盒子。虽然他们都是克制的,但他们给人一种动力感。

  你赌一点钱怎么样?秦宇带头问

  “我贡献不多。”年轻人声音嘶哑。

  秦宇惊呆了,看着年轻人说“你想大博吗?”

  “我出山后的第一个进球是徐一败,但他被你打败了,所以你成了我的第一个进球。”这对年轻的黑脸夫妻一直盯着秦宇,直到他们老了,然后说,“如果我赢了,你不必给我任何东西。”如果你赢了,我会做你十年的奴隶。”

  秦宇肌肉抽搐,她是奴隶吗?有了骨明的创造力,王后就会变成残暴的徐逸夫,成为奴隶,即使现在,这些陌生的年轻人都出现了,秦宇哑口无言。

  你要知道你是被挑战去贡献,而不是被奴役去穿…

  秦宇本想拒绝,但当他看到弟子们像我的潮水一样冲到最后一个竞技场时,秦宇惊呆了片刻,隐约觉得这些人可能是为了他面前的人而来的……也就是说,在他面前的人的身份可能不会被徐逸夫打败。

  这让秦宇犹豫了。老实说,打败徐一伟之后,没有人会挑战自己。如果没有人挑战他,他怎么能做出贡献?

  但是如果你不同意这个年轻人的观点,并且没有其他的挑战,那么进入决斗场的弟子可以要求返还200点贡献点。如果你这样做了,即使这些年轻人不捐款,收看这场战斗的费用也足以让方虎啸回来。

  你是什么样的纪律?聊了一会儿,秦宇问。

  “魔鬼之路,”年轻人回答。

  秦玉仪皱着眉头在阴阳死区,他对魔法道的了解最少,所以对魔法道有很好的了解。

  你叫什么名字?秦宇又问徐义夫战败后,秦宇真的不敢在这里嘘人。在他面前的人也是一个残忍的人,他创造了一个强大的秘密。所以,在大博之前,先要个数。

  “当你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时,我会告诉你,”年轻人回答。

  秦宇的脸抽搐了一下。他是个自负的人。他立刻说,“就像你说的那样。”

  “挑战开始了。”在他说话之前,一道亮光照亮了最后一场比赛。

  拜托!年轻人伸出右手,摆出一个“请”的姿势,眼睛慢慢闭上。

  有趣!秦宇没怎么说。他直接发起攻击。他的身体突然在年轻人面前摇晃,用拳头猛击他们的头。

  哇!就在攻击即将落在年轻人的头上时,秦宇突然听到了快速的箭划破天空的声音。强烈的危机感使他很快转过身来,想洗手不干,放弃进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