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武侠修真 > 黑暗修仙世界 > 第十六章 婉儿(四)
  秦风看着地上的尸体,没有说话。

  尸体死状凄惨,面容恐怖扭曲,像是在死之前见到了什么难以想象难以承受的事情一样,非常惊恐的死去了,在他们身上,还有一股股阴冷的气息不停的传了过来,让人光是看着,心里就一阵发毛。

  眼前这些死去的尸体,和之前那些死去的仆人一模一样。

  秦风一下就想到了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所见到的那些仆人的尸体。

  又来了。

  秦风心中不由一凛。

  “这两个仆人晚上守夜的时候没有注意,受凉而死,大家一定要引以为戒。”秦平抬了抬眼睛,他怀中抱着雁翎刀,目光扫视四周,道:“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仆人们三三两两的离开了,那两具尸体被秦安他们吩咐着,让人拖下去烧掉。

  秦风和秦安秦平他们在一起慢慢的走着,秦虎也过来了。

  “又有人死了,那几个仆人在临死之前在大喊着什么……”秦安走着,说出了他所知道的消息,那是另外一些仆人听到的模糊声音,好像是传说之中的鬼魅。

  “真的是什么鬼魅吗,难道不是什么奸人所为?”

  秦平沉声问着,眼里精光闪闪。

  “大哥,是啊,真的是啊。”秦安露出了一丝苦笑。

  他把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秦平听完之后皱着眉头,没有说话,旁边的秦虎则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道:“父亲,大伯,要不我们再来张贴一下告示吧,看能不能再请什么高人过来,要是不行的话,我们就硬生生的砸,把姐姐的房间砸的稀巴烂,我就不信那个鬼魅还能藏,她还能藏到哪儿去!”秦虎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丝狠色。

  “再说吧。”秦安听着,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他有些心灰意懒。

  秦安他们分开了,毕竟不管是秦平还是秦安,都有一大堆事需要处理。

  “又死人了,而且还是邪魅……”秦风想着所发生的事情。

  “奇怪,之前那个邪魅不是已经被除了吗,为什么还有呢,难道我们秦家就真的这么不平吗……”

  秦风有些不解,低声自语着。

  之前有一个想要对他不利的邪魅,那个邪魅在被重伤之后,又被许砚他们做法除掉了,但是为什么还有邪魅出现?没有找上他,却找上了姐姐秦婉?

  难道真的是一个一个的找上来,完全都不放过的吗……

  秦风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沉。

  府里重新出现邪魅的影响很大,就算是秦安暗中下达了严令来禁止谈论这件事,但是没用多长时间,府里的其他人仍然知道。

  事情的影响很大,大的有些超乎了秦风的预料。

  “二少爷,二少爷啊……”

  几个仆人跪在地上,他们身体哆嗦着,脸上满是害怕之色,不停的朝着秦风磕头。

  这几个仆人已经换成自己的装束,地上还有几个包裹,包裹散开,有一些衣服和铜板,那是仆人们的东西。

  “逃走,你们竟然想要逃走……”秦风开口缓缓的说着,脸上的表情非常阴沉。

  “二少爷,府里出现了要人性命的邪魅,我们不敢呆了,真的不敢呆了啊。”

  “我不想死在这儿,我家里还有老母和孩子要养啊。”

  “还请二少爷放过我们,让我们走吧,让我们离开这儿吧。”

  “二少爷,钱,钱……工钱我们都不要了,只求二少爷你让我们离开……”

  那几个仆人脸上眼泪鼻涕横流,看起来非常可怜,他们朝着秦风磕头,几个年纪比较轻的仆人甚至把钱往前推,完全不要工钱了。

  秦风坐着椅子上,脸上没有半点儿表情。

  “你们……你们千不该万不该,都不该在这个时候离开秦府的,我秦家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秦风猛然厉喝出声,他重重的拍着椅子,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道:“你们把我秦家当什么了?”

  “来人,把他们拖下去重大三十大板,然后关在柴房里,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他们出来!”

  秦风冷冷的说着,旁边的几个虎背熊腰的心腹仆人听着,连忙上前,拉着那几个仆人就往下方走去了。

  顷刻间,仆人们凄厉的惨叫声就不停响起。

  “二哥,那几个仆人不会就这样打死了吧?”秦虎有些担心。

  “放心吧小虎,他们不会死,我还不至于就这样要了他们的命。”

  秦风摇头。

  他看向方伯,道:“方伯,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了,其他的仆人有没有跑掉的。”

  “这几个仆人是第一批想要逃走的,不过我估计……”方伯没有说话了,他在秦虎十几年了,早就把秦府当成了自己的家,但是如今秦府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秦风把手缓缓的放在了椅子上的扶手上。

  体内的阳元气略微运转,噼啪一声,整个椅子瞬间炸开,化为无数木屑朝着四周四下纷飞。

  秦风只感到一股暴戾之气在胸口处不停的乱窜。

  他死死的盯着那个小院儿。

  之所以这样,之所以人心惶惶,之所以风雨欲来,全都是因为那个邪魅!难道它就真的无法无天了吗!

  找死啊!!!

  阳元气在身体里运转不休,秦风胸口起伏,呼吸都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灼热感。

  他微微闭了闭眼睛。

  “二哥……”

  “二少爷……”

  方伯和秦虎发现秦风的不对了,他们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看向秦风的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悚然。

  此时的秦风虽然没有说话,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可怕感觉。

  “我没事。”秦风摆了摆手。

  他转过头,道:“方伯,你让人给我准备一些东西。”

  “好,好的二少爷。”

  方伯愣了愣,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时间过去的很快。

  傍晚。

  小院里。

  秦风看着前方的一片漆黑的房屋,沉默着,没有说话,另外一些身体强壮的仆人们则是不停的把一些东西搬运进来。

  “少爷。”方伯朝着秦风躬身,道:“您要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秦风的目光落在了他要求送来的那些东西上。

  几桶冒着热气的黑驴血黑狗血,还有很多的请过来的不知道有没有用的符咒,以及大蒜,干桃木之类的东西,还有数量众多的一桶桶黑漆漆的油。

  “把这些黑狗血黑驴血泼在房间上。”秦风吩咐着。

  但是仆人们却没有动静。

  秦风转过头一看,那几个仆人早就跑到外面去了。

  “二少爷,在这个小院儿里我们渗的慌,非常怕,我们……我们出去了二少爷,请您原谅我们,原谅我们啊。”

  那些仆人在小院儿外面站着,他们看起来非常害怕,跪下来不停磕头。

  都已经到这个地方了?

  也是,邪魅都已经能够冲出房间了。

  想想也对。

  “知道了。”秦风淡淡的说了一句。

  “方伯你也出去。”

  他看着站在旁边方伯,让方伯也出去。

  接着秦风提起地上的一桶桶黑狗血黑驴血,朝着前方的房屋用力的泼洒了而去。

  哗!

  哗啦!!

  空气中血腥味儿浓郁,前方的房屋被泼上了众多的热气腾腾的鲜血,但是整个房屋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任何反应?

  秦风没有说话,他提起另外的几桶火油,继续朝着前方泼去。

  泼上了火油之后,秦风扔出了手中的火把。

  轰!!!

  漫天的火焰窜了上来,熊熊燃烧不已,不过一会儿之后,那些不停燃烧的火焰就渐渐的熄灭了,连半点儿火星都看不到,就像是从来没有烈焰燃烧。

  在前方的,仍然是黑漆漆一样的屋子。

  “没想到啊,不管是黑狗血黑驴血,还是火油来烧,都没有多少作用……”秦风心里有些异样,他没打算就这样毁掉这个房屋的,但是觉得至少会有一些反应,结果前方的房子一片安静,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秦风呼出了一口气,一只手提着黄皮灯笼,另外一只手则是拿着钢刀。

  他朝着前方走去。

  这是秦风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靠近房间的门。

  房间的门先后被枯叶大师和捉风攻击,木屑纷飞,已经有些破烂了,不过整体仍然完好。

  秦风忽然一脚重重的踢在了门上。

  砰!

  砰砰!!

  砰砰砰!!!!

  秦风踢的越来越重,眼神渐渐变的暴戾起来。

  找死,里面的东西,你真的在找死,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东西!!!

  吱呀——

  忽然,前方紧紧关上的门一下子打开了,秦风身体没有控制住,没入了房间之中不见了。

  砰的一声,房间门重新关上。

  小院儿外面的仆人很害怕这个房间,根本就不敢进来,但是他们也没有离开,在小院儿外面静静的看着小院儿。

  看到秦风忽然冲进了房间之中,仆人们脸色大变。

  “少爷!少爷!”

  “二少爷啊!!!”

  他们惊恐担心的声音响彻整个小院。

  …………

  秦安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他最近很累很累。

  “老爷,我给你煮了汤圆,你吃一点儿吧。”吴氏端着汤圆,想要来喂秦安。

  “多谢夫人,不过我最近没有多少胃口。”秦安轻轻的握住了吴氏的手,道:“先把汤圆放在这儿吧。”

  “老爷,老爷不好了!”

  方伯浑身是汗,脸色惶急的从外面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二少爷他……”方伯脸色煞白,声音都在发抖。

  “二少爷怎么了?”

  秦安心里忽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详预感。

  “二少爷他冲进婉儿小姐的房间里了!”方伯大叫着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

  秦安感觉脑袋嗡的一声,他下意识的站起身来嘶声大喊。

  噼啪!

  吴氏手中的碗和勺子没有拿稳,掉落在地上,发出了清晰的破碎声。

  “小风,小风……”

  “小风啊!”

  吴氏疯了一样哭嚎。

  …………

  “竟然进来了?”

  秦风有些惊讶。

  他一只手提着黄皮灯笼,另外一只手里握着钢刀,凝神看向四周。

  一片黑暗,四周所有的一切都是黑的。

  房屋中间仅有一点儿光明。

  秦风手里提着黄皮灯笼在黑暗之中缓缓行走,灯笼投下暖黄的微光,映照着四周。

  秦风没有看到,在他身后渐渐浮现出了森冷的白色微光,一个身穿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在微光之中缓缓显露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