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游戏竞技 > 高维寻道者 > 第一百零五章 似是故人来
  在长乐城上,一圈淡淡的青色辉光如罩子般,将整个城郭全然覆住。

  白术等人在近前降下。

  半空中,与他们四人一般,密密麻麻,足足有数百道遁光也停在半空。

  他们显然是认得虚岩、虚羽。

  待白术等人刚一停下,就纷纷殷切上前行礼。

  其中几个穿锦袍的格外突出。

  若不是虚岩他们一脸嫌弃,那几人近乎要把脸贴到和尚的草鞋下,嘴里哭嚎不断,什么再生父母,降世真佛都喊了出来。

  白术和善一笑,冲他们点点头,也有些尴尬偏过脸去。

  或许是他的态度亲善,让那些人觉得有机可乘,纷纷鼓噪,激动难耐。

  也亏得虚弘瞪起牛瞳,一眼就逼退了他们。

  能驾驭遁光飞行,至少也是练窍修为。

  其中还有一些人气机澎湃,双目神光灿灿,连白术都无法揣摩,显然已是阳符。

  第三境的大修士,也会如此作态吗?

  白术不再多想,他将目光投向那圈巨大,如鸡蛋壳般,牢牢罩住长乐城的青芒。

  青光隐隐,只是一圈微不可查的淡淡色泽,却令虚岩等人都驻足在外。

  明明他上次跟着无怀前往丰山寺时,也曾路过长乐,那个时候,却没有见到这圈青芒。

  “这是阵法?”他问虚弘。

  “是啊。”虚弘点头,“第一次见?”

  “汾阴城没有阵法。”白术摇头

  “上次我随无晦师叔路过长乐城,也没有见到阵法。”

  “汾阴没有,那不奇怪。”虚弘一脸不以为然

  “无晦师叔有符牌的,所以你看不见,今早咱们出门匆忙,忘在家里了。”

  在两人说话间,无声无息,青芒上悄然裂出一条口子,一个面容精瘦,身着官服的男子迈出阵来。

  “杀不尽的泼才!”

  他刚一露出脸,就厉声喝骂道

  “办个符牌而已,几两银子的事?还得劳烦官爷来……”

  尖细的公鸭嗓子戛然而止,他偶然瞧见一侧的虚岩等人,忙不迭飞遁过来,满脸堆笑。

  “圣僧。”他躬身一礼,把脸几乎贴在脚上,“圣僧今朝没带符牌?”

  “杀不尽的泼才!”

  虚岩原话奉还,不轻不重在他屁股上踹了脚。

  “啰嗦什么?赶紧开阵!”

  “是,是。”

  男子谄媚一笑,飞身融入那圈青芒。

  用不多时,只见一阵青光大放,将天际都微微渲上一层微青,

  一个三两人高的通道出现,正对着虚岩的方向,

  “走吧!”

  虚岩招呼一声,率先钻了进去。

  白术等人紧随其后,也纷纷没入。

  身后传来尖利的喝骂声,白术回头望去。

  一个气机低弱,约莫只是刚开了眼窍,遁光还有些不稳的老者,被骂得不住缩脖子。

  他拉着一个女童,女童显然是被吓狠了,大眼睛噙满泪水。

  她恰好抬起脑袋,刚好撞上白术的目光。

  “那狗才叫梁易,是世族梁家的子弟,平素最是狗眼看人低。”

  前面的虚岩头也不回

  “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可以托给他来办。”

  “明白了。”

  白术收回目光,点点头。

  ……

  ……

  ……

  一路直往太守府邸,虚岩等在两条街外,就降下了遁光。

  门子早就认识这个高胖和尚,也不通禀,自有老管事笑眯眯将他们引了进来。

  在一处精巧花园里,白术见到这位声名或者说是恶名远扬的钟离太守。

  其人本是寒族出身,却仗着一手好活,生生折服太州燕家的一位族女,仕途自此青云直上。

  而真正令他扬名天下的,还是他的酷烈。

  他曾出任军中,镇压了不下数百起的寒门叛乱,手段暴桀,或坑杀,或投江,总之无一活口。

  世族们把他当成一条好狗,确实也是。

  在破境命藏后,他再次成功翻了个身。

  靠着太州燕家的鼎力相助,这个曾叼着骨头到处乱跑的男人,居然成为大郑十一郡的太守。

  而且还是富庶繁盛的钟离郡。

  不过略微交谈几句,询问了下丰山无怀的近况,这个瘦瘦高高,脸色阴鸷的男人,就流露出送客的意思。

  走出太守府后,白术心里叹了口气。

  活尸,还得等两天……

  跨州出郡,自然手段繁琐,还得有相关属吏报备、交接。

  至少今天,自己是见不到那些它们了。

  “明日或后日,活尸就该到了。”

  送他们出府的老管事笑道

  “在此之前,大师们是否要带虚明小师傅去孙将军府里诵一篇消业咒?”

  他压低声音,悄声道

  “城中贵人早已等候多时了。”

  消业咒?贵人?

  在白术疑惑时,虚岩神意一动,就传出心音,白术顿时恍然大悟。

  修行上,哪有不需资粮的,即便金刚寺和无怀用不上,可虚岩、虚弘他们呢?寺里的丹药、法器,哪一样不要钱?

  长乐城贵人想借丰山寺的名,丰山寺又需求他们的利。

  两者一拍即合。

  诵消业咒,也不过是在明面上掩人耳目,稍微粉饰一二。

  真是一场肮脏的py交易……

  “行吧。”高胖和尚点点头,又对白术说

  “这是结交人脉的所在,也正好让你见识下世情。”

  ……

  ……

  ……

  那位孙将军的府邸在城西,虚岩大摇大摆被主人从中门引进去。

  走了不久,便是一处曲水流觞。

  无数穿着华美锦衣的贵人纷纷起身迎接,衣袂翩跹,裙带飘飘。

  虚岩笑着把白术推上前,狠狠夸耀了一番,那些贵人纷纷击节附和,奉承话如流水不绝。

  一时间,宾主相宜的宴席里,倒也是其乐融融。

  其中几个少妇模样的,眼中媚意大盛,唬得白术默念几声佛号,忙不迭避开。

  这时候,他可不愿意再多生事节了。

  好不容易脱身出来,虚羽被几个美貌少女正围住,也不知晓在说些什么。

  虚弘一个人坐在案中,三四个侍者绕着他团团转,忙得脚不沾地。

  真是黑洞般的食量……

  白术轻笑一声,正要朝虚弘走去。

  突然,眼角余光处,一个独酌自饮的紫衫身影,恰巧对他转过脸来。

  这是……

  白术瞳孔一震,他微微皱眉,便迎上前去。

  “先生安好。”

  白术合十问讯,开门见山问道

  “不知先生可认识宋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