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游戏竞技 > 高维寻道者 > 第八十八章 古经之秘
  “丰山寻常武学,尽在藏经阁里,只要是我丰山门下,尽可入内随意观看。”

  无怀微微一笑:

  “金刚寺武学,碍于戒律森严,我不能轻易传你。

  但为师修行一生,机缘巧合下,却也有三门无上大法,你可从中任选一门。”

  白术犹豫伸手,甫一探出,正悠悠悬在头顶的三本厚重玉册,如同被惊扰的蜂群般,陡然一头降下。

  那玉册不知是何等材质,即便以白术的体质,将三本托住,也颇为吃力。

  怎么这么重……

  白术真炁鼓荡,身子也不自觉一沉。

  莲花法界里,那金光传经的方式,显然要比这来得便捷。

  在他暗自吐槽时,真炁托住的那三本玉册,突然直撞上来。

  咻!

  来势极快,这种距离下,白术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击向面门。

  三道玉色流光没入颅脑,白术两眼一翻,直直向后栽去。

  “肉身太差。”

  无怀笑了笑:“虚岩,有暇的话,你多打磨打磨他。”

  “弟子明白了。”

  高胖和尚领命,他一手搀住昏倒的白术,欲言又止。

  “说吧。”无怀眼也不抬,“有话就问!”

  “谢微。”

  虚岩躬身:“谢微若真是执意不撒手,师尊打算如何?”

  “她那么多五欲魔,换一个便是,莫非为师连这点薄面,都不存了么?”

  “金刚寺与谢家同为天下主宰,师尊,你知道我忧心的不是这个。”

  “是什么?”

  “谢微放他一马。”

  虚岩缓缓开口,那张胖脸上,两颊的肥肉皱成一团:

  “恐怕,是真的动了心。

  己心代天心,便是无私无欲,天之至私,用之至公,不为世牵,不为物滞,便是真正的己心代天心,泥胚变洞神。

  谢家两部古经,连夫子都曾赞叹过,谢宣成为谢家主人后,更是不惜让血亲修行,为了参悟两本古经的奥妙,他已然疯魔了。”

  高胖和尚默然开口:

  “金刚寺固然不惧,可我们是丰山寺。

  师尊,谢微下手狠厉,凡是被盯上的,都无一例外,成为她灌彻五欲的器物,化身五欲魔,师尊,你可见过她手下留情么?

  我疑心虚明是她成道契机,只要她斩出五欲,己心代天心,就能真正圆满太上经……”

  高胖和尚猛得收住嘴,他抬起头,看着赤面的僧人,一动不动。

  虚岩知道,自家老师明白自己的意思。

  有些话,说一半,就远远够了。

  “为什么,偏偏是虚明?”

  突然,一直面色冷淡的无怀轻笑一声。

  贝叶宫里,原本肃然,几乎是紧迫到令人窒息的气氛,随着这声轻笑,忽得一松。

  “你有实证?”

  “没有。”

  “那你欲如何?”

  无怀面色不改:“为了子虚乌有的事,你要我把虚明交出去?”

  “我……”

  高胖和尚颓然张张嘴,却是无言以对。

  的确,若虚明真是谢微成道的所在,那么小小一个丰山寺,是挡不住的。

  大梵、太上……

  这两部古经,与《须弥尊胜王经》一般,都是绝地天通前的古法。

  但却更要珍贵,它们不仅诞生在绝地天通前,还记述了关于上界,那神圣居所的古老隐秘。

  参透它们,人仙之后,虚无缥缈的上三境,也只在眼前。

  大梵、太上……

  它们是登神之术,造仙古法。

  不仅能打破人神之间的古老界限,更能在茫茫虚空中,锚定上界的坐标,进入真正的仙神之所。

  它们,是绝地天通前最后一批离去的神明,赠予人间的礼物。

  无人怀疑这个说法,因为它们是出自夫子之口。

  而夫子在借阅这两部古经后,也很快避世不出。

  从此之后,他的真身不再行走大地,就连收徒杜绍之,也只是飘飘一道天音。

  人人都传闻,夫子已经参透人神的奥妙,进入真正的,仙神云集的上界。

  为了这两部古经,谢家主人谢宣,已经快要疯魔了。

  大梵姑且不论,太上的修行,却是极为古怪。

  己心代天心。

  便是先斩去五欲,不思不想,将一切念头,催发至极致,如同玉枝生实。

  再寻到扰动自己一身五欲那人,将心中因他而生的万般念头,统统奉还回去。

  他承因,你受果。

  这一幕,却颇像道门失传已久的斩三彭秘术。

  自此之后,心中念头不存,一点空无,便是真正的己心代天心,泥胚变洞神。

  谢微修行太上经已久,已不知向多少人灌彻了念头,只是从未圆满。

  五欲者,耳﹑目﹑鼻﹑口﹑心……

  无论谢微圆满与否,被她灌彻五欲者,个个都是疯魔的下场。

  耳﹑目﹑鼻﹑口﹑心……这五种念欲,在容器体内被催发到极致,直到身死方休。

  也因此,被谢微当做容器的人,又有五欲魔的称呼。

  “也对,只是传闻,我想将虚明交出去,但这话,我说不出口的。”

  良久的沉默后,虚岩苦笑一声,面色复杂。

  白术是否为谢微的成道契机,终究,只是猜疑。

  谢家,十二巨室魁首,当代家主谢宣,为了窥伺上界隐秘,早就不择手段了。

  连亲孙女都能用来试道,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出的。

  “虚明,从我把你从林里捡起那天起,你就是我的儿子。”

  无怀缓缓开口:“记住了,虚明和谢微没有瓜葛,现在没有,今后,也绝不会有!”

  这声狮子吼,震得虚岩两耳嗡嗡作响,他静默了半响,终还是点了点头。

  ……

  ……

  ……

  不知过了多久,像是只有一瞬,又像是过了数刻。

  白术捂着头疼欲裂,几乎要爆开的脑袋站起身。

  每次都是这样,无论是《自在人觉经》,还是《遍净天人体》,每次传法,脑袋都疼得厉害。

  “小师弟。”

  一个笑眯眯的胖脸凑上来,“喝口茶缓缓。”

  “谢过师兄了。”

  白术接茶在手,对虚岩笑道。

  “三门大法,可选好了?”

  香雾笼罩处,收了赤龙法象的无怀正开口问询。

  “选好了。”

  白术肃然躬身:“弟子选《地阙金章》!”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