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游戏竞技 > 高维寻道者 > 第二百七十章 世界之王
  白术颤抖着手,小心翼翼,朝石台的侧壁又凑近了些。

  “o……fa……hengdgshu……”

  “fang……fanghuxi……”

  “fanghuxi……liujiefashu……”

  白术沉默了一会,轻轻念出了尘封在石台侧壁,那古老的文字

  “魔法恒定术,防护系,六阶法术。”

  “产生以施法者为中心的半径30ft的力能护罩,压制敌对法术效果和魔法物品。”

  “远程接触攻击成功会使目标陷入反魔法力场的效果,受到五级以下魔法武器攻击时,可以做反射检定使伤害减半。”

  “对元素生物和外层界生物产生震慑效果,过滤一切空气中有害的成分,包括环境炼金术毒素,4级以下法术和4以下生物的魔法毒素。”

  “当施法者受到某种能量攻击,就会触发相应的“抵抗能量伤害“法术效果,持续到法术结束。”

  “抵抗虚体生物的接触攻击时,获得盔甲加护,反制5级以下法术的心灵控制。”

  ……

  白术沉默了。

  “艹!”

  他突然蹦了起来,清俊的脸上满是扭曲狰狞,青筋乱跳!

  白术踉跄倒退几步,狂乱挥了挥手,只觉得胸膛处像是擂鼓,阵阵沉闷的鼓响震遍了四肢百骸,震散了皮膜骨肉。

  不知什么时候,白术竟已大汗淋漓,他尝试出声,却恐惧发现,自己声音像是打雷一样的狂烈!

  藏经阁里,各塔室的镇守都被最顶层,那暴烈恐惧的吼声所惊动。

  那就像是一头野兽,在行至末路时,发出的殊死一搏,又像是一头被紧缚千万年的苍龙,终于睁开眸子,它摇动锁链,嘴里要喷出天雷来!

  捧着经书,坦胸露肚的无筽吓了一跳,他停下了摇头晃脑,惶然朝最顶层望去。

  刚才的声音。

  似乎。

  有点熟悉?

  “不会吧……”无筽扯了扯嘴角,颊上肥肉猛烈抽搐。

  ……

  恐惧,或是某种自己也说不清的东西,瞬息侵蚀了心脏。

  白术闷哼一声,手指死死按在眉心。

  太多的东西,太多看不清也辨不清的东西,在脑子里飞速的穿梭,激烈交锋。

  他看见如同日与月巨大的金球与银球;裹着黑麻的恐惧骑士;畸形教徒;生于火焰的绯红之王;拿着钟表计数时间的灰矮人;海上的水风车中,一群小精灵在高唱神圣歌……

  他看见有白骨的道人持着剑,脚下是累累尸骸;魁梧如山的老人坐在黑金的王座上,万民都向他叩首臣服;九头的大虫潜伏在水渊深处,它每个头颅都有城池大小,在漆黑的水床里,无数张苍白人面露出淤泥,直直注视着万丈深水上的天空……

  全宇宙的石头、火焰、雷电、海洋、风暴、白昼、黑夜、天空、大地、……

  那些突然其来的记忆,几乎要把白术脑子整个撑爆,在他冷汗涔涔,思绪被搅成团混沌浆糊之际。

  一个带笑的声音,懒洋洋在耳畔响起。

  “ps奥拉格法师的力能护罩,是被我改良过的,后续法术,还有奥拉格法师的力能磁场,奥拉格法师的力能结界,奥拉格法师法师的力能障幕,奥拉格法师的力能反转。”

  “pps世界性质不同,这些法术,嘿嘿嘿嘿,是不能用的啦!”

  “ppps听到这里,你是不是很生气?嘿嘿~”

  突然其来的声音骤然响起,令白术吓了跳。

  他死死按着眉心,颤抖上前,石台侧壁一阵发光,那文字,又变幻了。

  奥拉格法师的力能磁场……

  奥拉格法师的力能结界……

  奥拉格法师的力能障幕……

  奥拉格法师的力能反转……

  短短一炷香的功夫,石台侧壁的文字接连变化了数次,最终,它缓缓跳跃了一下,也定格了。

  白术怔了怔,他强压下颅脑上撕裂的剧痛,轻轻触碰石台。

  一瞬间!

  潮水一样的芒光汹涌喷薄出来,它牢牢罩住白术的身躯,以不可抗拒的姿态,像吞噬一切的旋涡,瞬间将白术吸进石台。

  它来得汹汹涌涌,却又悄无声息,没有任何人能察觉到这一幕。

  在广慧的视野里,白术只是嘶吼一声,又摇摇头,神色恢复如常。

  少年人依旧站在塔室里,捧着古老的经卷,默默研读。

  没有人发现侧壁的文字,也没有人,察觉到白术的异常。

  还未来得及反应,周围场景瞬息变化,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白术就从古老的塔室里,挪移到一座天宫中来。

  那是无法想象的华美,远不是凡间所能见的造物,开满莲花的水池,庭院里栽种着月桂一样的大树。

  走廊上绘满了各式各样的图案,有人在火中斩杀了四翼的巨大白龙;有人持着浮尘,身处浮游天宫;有人站在黑暗祭祀场中,身后跪伏着狰狞的亵渎隐修士;有人坐在朝文阁里,坐席两侧尽是高冠博带的白首大儒。

  他们的衣着不一,有青衣布帽的士子打扮,有身披重铠,腰挎大剑的骑士礼服,有手持白银法杖,头顶王冠的模样,甚至也不乏衬衣西服的现代人着装……

  但无一例外,那些人的脸,都是白术。

  看着走廊上的壁画,那万千个不同的自己,白术心头油然生出一股寒意。

  他强行振作精神,继续在这不知是幻境还是梦境的天宫,接着走下去。

  庄严……

  神圣……

  华美……

  在这似乎无尽,囊括一切的天宫里,转过几重回廊,白术又跨越了一座大湖。

  大湖上,白雾汹涌弥散,沉重压在肩头,每一步行走,都像是背负着一座大山,湖水里隐隐有嬉笑和乐器的声音,它们穿破白雾,悠悠落入白术耳中。

  终于,在大湖的尽头,白雾散开,出现了一方王座。

  那是黄金,或者说,是由比黄金更尊贵,更璀璨的事物,而雕琢成的完美之器。

  璎珞、珍珠、孔雀石,还有种种白术不知道的宝材,镶嵌在王座上。

  它们或是流动的银,或是黏稠的火,或是坚硬的霜雾,或是燃烧的风,如同世界所有的能工巧匠,集齐世界上所有的宝物,打造出的世界权柄。

  它的诞生,就是为了恭贺那新的世界之王!

  在白术怔怔失神的刹那,王座上的身影也恰时抬起头,与他对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