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现代都市 > 都市之美女的超级保镖! > 第272章 杀手的确就是杀人的
  这不是徐风所愿意看到的。

  突然,徐风的身体戛然而止。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时候,女性忍者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一颗手雷,她另外的一只手,正放在保险栓的拉环上。

  她将手雷高高的举在空中。

  这是她的态度,她的威胁。

  徐风静静的站在黑衣女性忍者的对面,眼神犀利地盯着她的双眼,捕捉着眼神之中的每一丝细微的表情。

  就算是睫毛轻轻地眨动一下,徐风也会分析她这么做的动机和目的。

  如果她表现出任何可疑的动作,徐风不介意立即抱着她撞破玻璃跳下去。因为只有这么做,苏雨霏才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当然,这还要建立在前面开车的那两个绑匪没有那么快,或者说心肠没有那么毒地前提下。

  徐风没说话,只是盯着女性忍者,女性忍者也没有说话,她也是戒备的盯着徐风。

  当然,在她的手里有一颗威胁着自己,同时也威胁着徐风的手雷。

  两人的身体全都绷地紧紧的,一个随时准备上去抢夺手雷。另外一个小心戒备,只要徐风稍有动弹,她就会使劲的把拉环拉断。

  气氛紧张,危险之极。

  本来,这女性忍者是不屑使用这种热武器的。

  在他们这些习武之人看来,身体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如果依靠这些东西,就会让身体退化。

  这颗手雷是女性忍者刚刚接触马脸大叔的时候,顺手从他的腰上扯下来进行防身的,因为她的暗器已经在和徐风打斗的过程之中用光了。

  然后女忍者也觉得徐风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因此一向谨慎的她,也多做了重准备,没想到现在真的要用上了。

  前面坐在驾驶室的金发碧眼青年似乎听到车厢里面的声响,不由的隔着一重门板,大声喊道:“大叔,发生了什么事情?”

  马脸大叔死了,所以自然是没办法回答他这个问题的。

  徐风和女性忍者自然都不会回答,因为他们都在戒备着对方,一旦被对方抓住了机会,那么自己只有一个结果死。

  徐风虽然不怕死,但是却不愿意死,女性忍者自然也不愿意死。

  可是,对金发青年他们这样的杀手来说,没有人回答,就等于是最清楚明白的回答。

  出事了。

  他的眼神闪过一丝阴厉,却是不能回去,因为他也不清楚车厢之中的情况。

  “不要动。”黑衣女忍者终于忍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然后开口说话。

  “你敢动一根手指头,我就立即拉下手雷的拉环。”

  但是,听了女忍者的话,徐风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他只是伸出了他的右手食指,轻轻摇了几下,表情别提有多嚣张了。

  这是挑衅。

  赤luo裸的挑衅。

  “你找死!”黑衣女性忍者眼神一凛,胸口大量的郁气开始堆积。这个家伙太无耻了,他这样做明显就是在羞辱自己。

  她也开始有点后悔了,为什么刚刚不让金发青年一枪打爆他的脑袋呢?如果他死了的话,后面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吧。

  徐风看到女性忍者的样子,心情却是格外的好,一种报复的快感滋心底产生。

  原因很简单,因为今天徐风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好几次,自己这样侮辱对方一次,也算得上是大仇得报。

  “别说这种没意义的话。”徐风摇了摇头说道。“我没办法做到一根手指头都不动,要是我鼻子痒,难道你还不许别人抠一抠不成我向你保证不再向你发动攻击就是了。”

  徐风决定先稳住对方再说。

  “你不怕我按引爆炸弹。”黑衣女性忍者眼神里杀气弥漫,声音也是有点冰寒。

  徐风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引爆炸弹,就一定可以杀得死我吗?”

  “你那有如何?”女性忍者继续威胁道:“如果我拉下拉环,炸弹爆炸开来,整个车厢都会被掀翻。就算炸不死你,你的女人也会被炸弹炸死的。”

  “那你为什么还没有那么做呢?”徐风反问道。

  这个愚蠢的女人,她真以为自己不知道炸弹的攻击范围么。他这么说,只是为了刺激女人,验证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如果她不说的话,徐风还要对这种东西小心翼翼,因为他容不得半点马虎。

  毕竟,这里不仅仅有他的命,还包括苏雨霏的命。

  女性忍者一定没想到,她这么一威胁,反而让徐风变得更加有恃无恐起来。

  “……”

  黑衣女性忍者觉得自己的胸口又中了一刀。这个混蛋王八蛋,你的嘴巴这么恶毒你爹妈知道吗你再敢刺激我,我就敢拉下拉环和你同归于尽。

  此时徐风的脸上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好像再说你拉啊,你拉啊有本事你就拉啊!

  哦,好像这句话有点歧义,但是并不妨碍此时徐风嘲讽女性忍者。

  徐风像是能够看穿她的所有心事,摆手说道:“别和我说你们经过组织的残酷训练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或者说你们深感组织大恩,愿意为了组织抛头颅,洒热血,赴疆场,愿意为组织死,为组织去吃shi这样的屁话,我连标点符号也不相信。”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能够活着,谁愿意去死啊想必你也不愿意吧拼命去杀人的人,也是最怕死的人,因为害怕自己杀不了别人却别被人所杀。”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黑衣女性忍者在心里想道。他了解人心,也了解人性。

  虽然目前炸弹拉环掌控在自己手上,但是怎么看着是他掌控了话语权。

  “你看看,这个马脸大叔死了。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他想死吗?

  自然不是,你也不想变成他这样冰冷的尸体躺在地上吧。”

  徐风指了指躺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的马脸大叔,缓缓开口道。

  黑衣女性忍者突然觉得自己很没有出息。

  因为她看着马脸大叔的尸体,竟然真的生出了害怕的感觉。自己是职业杀手好不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专门做的就是这种无本买卖。

  怎么能够比人质还要怕死呢?

  不行,自己应该早就有觉悟了。自从做了这一行之后,自己的生命就不属于自己了。自己的脑袋就是别在裤腰带上的。

  不是自己杀人,就是别人杀自己。

  杀人者人恒杀之。

  女性忍者不停的在心里催眠着她自己,不受徐风的蛊惑,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拉这拉环的那手竟然稍微松了松。

  “如果任何失败,回到组织我会生不如死。”黑衣女性忍者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之中竟然闪过一丝的惊恐之色。

  之后,她又一脸坚定说道:“所以,我不介意带着你们一起陪我下地狱。”

  “我不想陪你下地狱,相信你也不想下地狱吧?我就是知道你们有这样的困扰,所以我这人非常的大方,因此才愿意给你一个谈判的机会。”

  徐风这个时候,露出了一脸温和的笑容,一幅我完全是替你们着想的模样。

  徐风感觉自己不去做神棍忽悠人,实在是太亏了,如果现在有镜子的话,徐风说不定可以看到自己脑袋后面的光圈。

  就算当不成和尚,徐风觉得自己如果去搞传销的话,应该很快就可以发家致富,当上总经理,迎娶白富美,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

  呸呸呸。

  想什么呢?徐风赶紧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脑海。现在的主要任务是逃出这里。

  不过以后混不下去了,真的可以考虑一下。

  “你想谈什么?”黑衣女性忍者开口问道。

  听到她这句话,徐风终于松了一口气,只要对方愿意谈,那就没有多大的问题了。

  “你打不过我,对不对。”徐风说了一句实话。

  “……”

  这个黑衣女性忍者又感觉徐风在侮辱她了,她现在很冲动,冲动到只要手一抖,就可以把手雷的拉环给拉响。

  “单打独斗你肯定不如我,要不然也不会被我切掉脚趾。”

  “现在虽然你手上有一个手雷,但是如果你引爆的话,把我们炸死的同时,把自己也给炸死。而且最大的可能是,只是把你炸死,我们却死不了所以,这个手雷在你手上和在我手上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在你手上对你的威胁更大你说是不是?如果这手雷真的炸了,我说不定能够平安无事的逃脱,但是你,肯定就是死翘翘了。”徐风条理清晰地分析给女性忍者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黑衣女性忍者有些不耐烦了。徐风的这些话说的她心烦意乱,迷迷糊糊,她虽然感觉这种情况很不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下意识的就被徐风带过去了。

  什么是杀手?

  也许有人说,杀手就是杀人的。

  其实这么说也没错,杀手的确就是杀人的。

  职业杀手以杀人为职业,任务来源于集团指派或者是委托人的委托。

  他们平常与常人无异,但是经过严格的训练之后,他们精通各类杀人工具,采用多种方法致人于死命。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