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游戏竞技 > 打穿steam游戏库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断业邪佛
  这一餐,再如何,到漫天星月的时候也散了,染尘子临别时还饮了三碗乌梅汤,随即晃悠悠站起身,扫视众人一圈,向鹿正康稽首,半转身,一踏步,身形消失再里许外的黑夜中。

  “好高明的手段,是缩地成寸吗?”王平安眯起眼。白子墨摇摇头,“武功高到了这种地步,说是神通也不为过了。”

  太吾兮兮打个哈欠,从净土摘了一朵昙花给小莫女,金边蓝底的美丽花朵飞入她眉间,闪烁了一个“善”字后隐没。

  “哈哈,你果然是善道的呢,”太吾兮兮满意地刮了刮莫女的小鼻子,转头问鹿正康,“佛子,咱们明天再去别的剑冢吧,天都黑了。”

  明明在座的人都是不惧寒暑,不论昼夜的高手,可一旦说到夜晚,大家还是不由自主将这段时间视为休憩的专用时段,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样的习惯根深蒂固。

  鹿正康的确不着急,他在不断推衍未来的可能性,在出结果之前,理论上他都很闲。

  神州大地上的人们在不断将物质带入净土,而随着真实净土的不断扩张,绘卷世界会越来越虚幻,到最后,只剩一个空壳,内部完全被净土取代。

  这个过程,需要相当的时间。

  所以鹿正康怎么都是不着急的。

  当晚,大家收拾了桌椅,回净土安歇,鹿正康没有同他们一道,转而是去了恶道净土。

  相比善道净土的热闹景象,此地异常萧条。

  几乎也不会有人来,他们怕被暗算。

  也没有房屋,也没有什么别的建筑。

  满目凄凉,唯有一些诡异丑陋的塑像、铭文,至于某某到此一游的话语是绝不会少的,奇怪世上还未有西游,但这样的名言名句,竟似烙在人骨子里的——一定得显示自己的存在。

  鹿正康思忖了一下,都说实践出真知,他决定拿恶道净土的这群人实践一下未来的纪元转生计划。

  毁灭世界后,将净土中人的智慧收集起来——以正缘扣的方式,让天下人都聚集成一个紧密的整体。

  想要加入正缘扣,一般来说,都需要感应到鹿缘菩萨报身,随后,要放下我执,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是世界万物的某个缩影,而世界也不过是自身存在的放大。

  天人合一,或者说是梵我和一。

  鹿正康当初提出了三身的猜想,即人人皆有报身,人人皆是菩萨。

  他猜对了,但也错了。

  深入上缘的那段经历,他遇见过恒河沙数的报身,但相比他的,都太弱小了,没有可比性,就算发掘出来都没有意义,顶多给修士增添一些灵觉智慧。

  正缘扣是一个同化的过程,真正同化的正是每个人的报身,如果把这个过程类比为联机倒是更加容易理解。

  同化,不一定是好事,也不一定是坏事。

  有十四尊者的例子在,鹿正康对这个过程会带来的变化心里有数,最后其实会产生一个类似相枢的存在。

  相枢以人性之恶为凝结,鹿正康以人性之变为凝结。

  相枢以化身为伫世之锚点,鹿正康以净土为篡界之媒介。

  如果世界是一盘棋,那么鹿正康已经定下了胜局。

  唯一还担心的就是世人了。

  鹿正康若以身合道,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他心念一动,所有恶道之人都被强制召唤入了净土。

  有些还衣衫不整,有些还在吃喝,大家互相看看彼此狼狈的样子,一时间兵荒马乱。

  鹿正康不等他们多说——没有意义的话不愿多听——挥手间,清风吹拂,将他们都击昏,迷离的魂魄一一升起,鹿正康以此为引,召来他们的报身。

  正缘扣!

  一瞬间,狂乱的杂念冲霄而起,仿佛是逆流的瀑布,黑色的恶念漩涡倒挂如龙,在上缘中,宏大的菩萨报身轻轻伸开手,无数萤火般的凡俗报身飞入祂的掌心,绽放为一朵黑色的昙花。

  隐约有无数眼瞳在花瓣间闪烁,是相枢,一切恶念都在祂掌握中。

  “汝……小和尚,别来无恙……”幽幽细语取代了花瓣摩擦的沙沙声。

  菩萨报身呼出一口气,所有眼眸具碎,相枢痛呼,“吼!汝便是这样无礼!待本座真身显化世间,定要让你那卑微之化身永堕无间!”

  地狱属于佛,你是个什么东西。

  昙花凋零,留下一枚果实,此乃智慧之菁英,不惧上缘流转,可与世推移。

  “有恶方有善,却是不能一概而论。”鹿正康下定决心,不必强行消灭恶者,只因善良是不惧苦难磨砺的,虚浮的大善从来不堪一击,魔障亦是自然之理。

  魂魄归位,恶道众人幽幽醒转,发现自己不觉陷入沉睡,虽然对之前召入净土的经历毫无记忆,然而扭头四顾,哪怕环境未曾变化,心中却怅然若失。有什么东西,很重要,知道它一直在,如今,不在了。

  变化不止如此。

  报身轻轻摩挲手中的恶念昙花果,果实裂开,跳出一尊小小的黑色佛像,形如婴儿,但面色诡谲,手结魔印,周身黑气环绕如鬼雾。

  邪佛在报身的手掌上踏步,一步一偈。

  “善恶本一体,天心曲邪意。观我诚如是,无上业佛尊。”

  邪佛转身跪伏,恭恭敬敬地喊道“小佛断业,拜见无量功德鹿缘菩萨。”

  报身似乎是轻轻颔首,面容仍旧隐藏在浓烈的金光中,但有温和的意念传出。

  “从此,汝即是世上第一魔,统领恶道,磨砺善心。待相枢伏诛,汝即是纪元之末。”

  断业邪佛大喜,连连叩首称赞,奉承之谀词滔滔不绝。

  “自去吧。”

  报身轻轻一抛,邪佛卷入上缘之潮里,打个滚,消没不见。

  此时,原本就惊魂未定的恶道众人再次齐齐陷入幻境。

  他们转眼就出现在一片黑暗广漠,抬头望去,天上有无边佛光,无量世界隐现。

  再看自己,却是没有什么实在的形体,不过是一群透明的魂灵,于是这些恶人便以为自家已经身死,慌乱地叫嚷着菩萨慈悲,什么一定改过自新之类的话。

  一声冷哼如雷霆炸响,滚滚袭来,众恶如受惊鹌鹑,讷讷不敢言。

  只见天上无量佛光中,出现一位邪魔,身披人皮袈裟,手持髑骨念珠,身后无数魔物翻滚,一个个都持着人皮幡、人皮鼓、人骨钵、人头木鱼等等邪恶法器,血光隐隐,黑气冲霄,看得人不寒而栗。

  这些妖鬼一出,连漫天佛光都遮掩不住,顿时那无量世界尽沦地狱,无边众生受苦哀嚎。

  “本座乃世间第一佛,可恨那鹿缘窃据吾位,而今本座欲收拾灵山,尔等可愿为吾之信众?”高坐云端的邪魔头子一开口就表露出堂皇霸道的杀意,信心满满仿佛是百胜的君王。

  众恶见状腹诽,什么第一佛,第一魔才差不多。

  有几个性格张狂叛逆之徒大剌剌地表示不愿意信服,话音未落就被天上扔下来的骨叉戳死,魂魄沉入大地,而又出现在天上无间地狱中受到无边折磨。

  断业邪佛的恐怖让恶道众人极度胆寒,不由得怀念起温和敦厚的鹿缘菩萨,一时间心中酸楚无比。

  形势比人强,众恶纷纷臣服,好似风吹茅草似的倒伏下去。

  邪佛哄然大笑,无边恶鬼亦笑,阴风鬼吼充塞天地。

  “断业老佛,法力无边,手擒鹿缘,扬我魔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