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游戏竞技 > 打穿steam游戏库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绝域路,火山途,道士在哪
  李鼎勋花了一晚上,琢磨了一套由下九阶至超三阶的混元属性内功心法,统一命名为《伏兮兮厨神经》。

  又创了四套招式,两套身法,一套绝技。

  招式分别为奇门十八板凳术;刀法倚天斩、屠龙切;拳掌燃气火云掌,每一套都是许多招式的组合,层层递进,能从下九阶练到极四阶。

  身法超三阶,为逍遥游和鲤龙窜,前者可将全身真气转化为轻灵真气,擅长途奔袭;后者适短程冲刺,速度每快一分,内力就爆裂一度。

  绝技是蜃王镜,是一门迷人心神的幻术,不但可以让菜品效果更出众,还能在作战时迷惑敌方感知,真的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必备妙术。

  这些为小妹量身定做的武功只能算是草创,李鼎勋慢慢教,以后可以一点点改进。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琉球到了,船只靠岸,老叟安排好寄放船的事宜,领着众人去一家客栈落脚。

  休整一夜,第二天李鼎勋同道士、白子墨三人出发前往绝域,按照计划,五天到绝域,五天探索,五天回程,届时道士二人照样乘坐老叟的船回中原,而李鼎勋会继续前行,一直到天地尽头。

  至于小妹的武功,李鼎勋会在净土教她。

  想去海外绝域只有一条路好走,那就是从琉球火山下去,沿着火山管道,一路穿过复杂的地形,抵达绝域火山,再从哪里冲出地表。

  因为绝域火山活动频繁,平均每十年方有一次通行无阻的机会。

  道士的师父提前算好时间,让弟子领着白子墨赶紧去,最多只能待五天,超过了就得留在绝域生活十年。

  三人收拾行李出发,租一辆马车晃悠悠往火山赶,那山低矮矮的,就在目光所及的地平线,慢慢走去,花不了两天也到了。

  当夜,穿过一个小镇,就来到山脚了。

  习武之人精力旺盛,也不休息,径直开始爬山,至于马车,人家车夫会在此地的镇子上等半个月。

  琉球火山年岁古老,风化严重,坡度很缓,大片岩浆岩覆盖的山坡表面也支离破碎,绿色植物从绵长的缝隙里露头。

  琉球至绝域的这条路线历史悠久,沿途都有阶梯,石阶两侧还有一些石堆木桩,绑着一些彩带,在风中飘忽,庄严肃重。

  抵达火山口,向下望一片漆黑,仿佛是通向传说中的海眼归墟,不过寂寂无声,死去的火山没有新鲜的岩浆,连气味都淡至消弭。

  李鼎勋回头望向山脚。

  道士问道“怎么?”

  “伏兮兮跟过来了。”

  “什么!”

  道士急忙往山下窜去,不多时,看到黑夜里那一副亮闪闪如水波的眸子,熟悉的神采,顿时急了。

  “你怎么来了!”

  “哦,我逃出来惹。”

  “你得意什么呀,快回去!”

  “不,一天入江湖,终身入江湖——呼哈!”小妹装作是一代侠女的气魄。

  道士还想争辩,不过李鼎勋的声音遥遥传来,“她想玩就带上,不会出事的。”

  “李大哥最好惹啦!小道士你不行哦,哼。”小妹运起刚学的逍遥游,轻飘飘就往山上跑。

  一行三人,这下变成四人。

  ……

  火山管道盘曲错结,有些古老路线已经垮塌,或者被从绝域火山涌过来的岩浆堵塞。

  好在只需要一路向东就不会偏离,李鼎勋挥拳开路,道士在后面掌灯,盯着罗盘认方向。

  原本艰难的道路,李鼎勋一来就变成平坦大道,遇到墙就砸破,遇到坑就踩平。他的掌力刚柔随心,坚实的岩层好似软泥一样被他随意揉捏。

  这样直行,抵达绝域只花了一天一夜。

  来得太早,岩浆流还未止息,这些爆裂的横流肆意铺淌,灼灼火光好似熔金。

  李鼎勋本待将这些岩浆推走,但一想到小妹新学的燃气火云掌,就让她借助岩浆火力修行。

  一般来说,涉及天地交感的武学至少也是秘五阶,不过作为直通极四阶的招式,李鼎勋创立的火云掌一开始就要求汲取火行气,以心火驾驭地火。为了防止火气灼伤心脉,自然得有一定的内力基础,所以是练成一阶内功再练一阶武学。

  小妹总是围着李鼎勋打转,请求指点。

  道士就坐在黑暗的角落里发呆。

  小妹练得气喘吁吁后,还得准备饭菜,不过对她来说,厨艺就是武艺,下厨也是练武。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能做的其实就是把干粮加热一下,或者煮一锅汤。

  “自从学会倚天斩、屠龙切以后啊,我这刀工就好多了惹。”

  “每次去净土都会被阿爷啰嗦呢。”

  道士痴痴地听着小妹的每一句话。

  在净土,在山海间,道士与小妹相会。

  “平安,给我讲故事。”

  小妹的眼睛,倒映暗紫色的苍穹,深邃,仿佛是无限绵长的幽谷,而她的面容娇若兰花。

  “为什么不找你李大哥听故事?”

  “他是个无趣的人呢。平安,你到底讲不讲?”

  “好。”

  道士王平安,他眺望,他的目光越过善道净土一座座高大的建筑,这些风格各异的楼宇,在山上,海上,天上,它们的门都朝向须弥。无数人在四处漫游,他们是神仙那样,他们在这里有最大的自由,最大的平等。

  可平安只感到巨大的不自由。

  天空再大,也是飞鸟的囚笼,就像你,离我再近,也触手难及。

  “我讲故事,你要听,我永远给你讲故事。”

  一个小女孩,迷失丛林,天色将晚,她便躲进山神庙。庙里有一个歇脚的俊俏书生,女孩一见钟情。当晚,篝火熄灭,二人各自在一边墙脚躺下。夜半,神像里钻出一群妖鬼,他们叽叽喳喳讨论着要吃人。女孩惊醒,夜黑风高,妖魔的利爪几乎就在眼前晃悠。

  “然后呢?”

  女孩和书生都被发现,然后被吃掉了。

  “我不喜欢这个故事。”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后来来了一个道士,他把妖魔都杀了干干净净,女孩同书生回了家。“

  那道士去哪?

  “道士。”

  小妹笑容绽放,叫人联想起一切的美好。

  “道士在我面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