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游戏竞技 > 打穿steam游戏库 > 第八十八章 孔雀东南飞,妙相庄严
  徐染血和秃驴进行了一场毫无意义的沙雕对话,鹿正康趁机给这个意气书生渡了一口内气,帮他温养了体魄,这样就不会生病了。

  和书生争执的那个和尚叫觉愁,是个山羊胡的中年人,秉性叛逆不羁,年纪不轻还喜欢逞口舌之利,同自己的师兄弟们吵架没输过,今天算是遇到对手了。

  他们一个讲佛学,一个说道家,徐染血毕竟是读书人,学识丰富,时不时还拿几句儒生名言来驳斥,不一会儿就逼得秃驴直翻白眼,说不出话来。

  “好啊!你这酸儒,现在朝廷没了,你读书又有什么用呢!”觉愁大喊一声,然后嘿嘿笑起来。

  听到这句话,徐染血的脸色陡然就涨红了,他恼怒之极,嘴唇哆嗦着,拿颤抖的手指着和尚,憋了半天没蹦出半个字,到后来深吸几口气,骂道“秃驴!贼秃驴!有辱斯文!有辱斯文!”他气冲冲地推门离开了。

  觉愁舒舒服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邀功似的对鹿正康合十鞠躬,“佛子,那小子我替你骂过了,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鹿正康拍了拍身边被吓傻的几个小孩,斜睨了坏和尚一眼,“烦恼未净,贼心不死。”

  觉愁一听脸色都吓白了,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身后一个铁塔般的壮汉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觉愁无状,却是让佛子见笑了,贫僧这就好好管教他一番!”来者是少林长老子孽禅师,皮肤泛着淡淡的金色,身高体长,抓着七尺的觉愁就像拎小鸡仔似的。

  “子孽师叔!师侄知错了——”觉愁的惨叫声被拉长,很快就消失在别院外的松林间。

  这帮和尚,现在都不用待在寺里了吗?

  鹿正康对少林寺的严密保护印象深刻。

  如今的逸姑别院,真是连苍蝇都难进,蚊虫都被这群和尚用内力早早震死了,万万不敢让这些恶物来伤到佛子。

  这样的行为其实是偏离佛法了,不过扫地不伤蝼蚁命的高僧能有几个?劝说是没用的,鹿正康对此不发表意见,也是怕被这些僧人过度解读,到时候弄一窝鼠蚁虫蛇来给他玩耍可就有趣了。

  时间匆匆而过,很快就到了六月末了,徐染血有整整十二天没来教书,最后是子孽禅师提着觉愁上他家门前负荆请罪,这才让这个刚正的书生解气,朗朗读书声再次回荡在梁榻之间。

  逸姑别院的扩建即将完成,宽敞了近倍余的厢房里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个小孩,最大不过两岁,最小的尚不足月。

  意外的是,先前被鹿正康救治的那位孙丽钗似乎是痊愈了,不仅个子长了起来,心智似乎也开始迅速发育,她常常让母亲孙王氏带她来院里找鹿正康玩耍,渐渐成为了别院的新成员。

  相对其他小孩,孙丽钗毕竟年岁最大,而且很懂事,每次徐染血读书时,她就跟着读,一点点,从不解其意,到心有所得,她学得越来越快,甚至都能提出一些合情合理的疑问来了,足见有自己的思考,徐先生脸上的笑容也一天天多起来。

  他对鹿正康说“你这小菩萨,把灵慧分给其他小孩啦,你就不怕自己变笨吗?”原来他也意识到逸姑别院的孩子们的天赋普遍有些高了,慢慢的,徐染血已经接受了和尚们对于佛子的说法。

  鹿正康笑着说“智慧不是水,分一些出去就会少一些,智慧像是光,点亮一盏烛,就更增一分亮。”

  徐染血摇摇头,又点点头,“你却把自己比作火,好大的心气!”

  “燃灯燃灯,本无灯,何来火?”

  “小小年纪会打禅机啦!和我说这个可没用。”徐染血晃着脑袋,背过身去,继续朗读。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

  他念叨的正是汉乐府第一长诗《孔雀东南飞》。

  鹿正康笑了笑,听着诗歌,悠然神往。

  孔雀飞,鸳鸯散,庭边双生窈窕树,难结连理枝。

  爱情啊,世俗啊,人心啊,都是红尘滚滚的剪影啊。

  鹿正康恍惚间,看到一张华丽的珠网,摆动着、摇晃着,无穷无尽的光彩就从一颗颗宝珠里放出,其中仿佛有人生百态,草木轮回。

  正是因陀罗网。

  有一个庄严圆满的存在于这张大网后的虚空中隐现,那正是鹿正康的报身。

  揭开这张网。

  鹿正康有了这个想法后,帘网突然掀起一角,金色的江河从中涌出,淹没他的视线。

  鹿正康感到剧烈的震动,随后眼前的景象就烟消云散了。

  睁开眼,夏日的阳光明净透亮,空气燥热,洇着一层湿气,知了开始浅唱,庭院池塘边的垂柳在风中拍打枝条,发出微微的声音。

  鹿正康抬起手,仔细观摩自己的手掌,仿佛这是某件珍宝。

  徐染血瞥了他一眼,继续吟诗。

  “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

  这形体,好似虚幻透明。

  有某个圆满的气团在皮囊下鼓动。

  鹿正康感到焦急,但这种情绪是没由来的。

  仿佛他的身体在倾诉什么,可他的魂魄是个聋子。

  那因陀罗网之后的存在,那冲荡而来的金色光河……

  鹿正康的目光四处移动,然后锁定在那副鹿角上。

  枯瘦的鹿角泛起点点透明的白光来,汇聚成一只小小的白鹿,在床榻间奔行,跳跃。

  鹿正康的视线追逐着白鹿,看着它在孩童们的身体上蹬蹄,在孙丽钗的头顶仰叫,跳上徐染血的肩膀,低头啃食他的衣领,蓦地转身,高高飞跃,凭空踏步,越来越大,越来越远,冲出房屋,冲入天空,飞入天上的花海,它在遨游,星光伴随它左右,朝霞做它头上的流苏,雨后的霓虹为被,月光化作璎珞,他的脚步荡起漫天的涟漪,它的嘶鸣声震耳欲聋……

  陡然,它与鹿正康四目相对。

  那眼神湿漉漉的,好似有无限的深情。

  它冲过来,划破云霄,落入鹿正康的眉心。

  ……

  “佛子!看佛子!”一个大嗓门的和尚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高深嚷嚷起来,话音未落,一瞬间整个嵩山似乎都颤抖了一下,猛烈的气流从大雄宝殿冲起,一道刺眼的金光从正门电射而出,转瞬到达别院,落地后,光芒收敛,露出一个灰须的老僧,正是方丈子性禅师。

  “佛子如何!”方丈一字一顿地问道,他脸上似乎灼烧着一层可怖的光,如天神怒目,叫人不敢逼视。

  那吼叫的和尚正一脸激动地指着房中的鹿正康,“方丈!快看佛子!这是示显妙相了!”

  子性禅师顺着手指一看,顿时,脸上的怒色消散一空,转而是满脸藏不住的笑意。

  斗室之内,佛子身披白袍,盘膝而坐,手结无畏印,头上乌发盘成螺髻,额头两侧萌生白玉鹿角,鼻梁宽阔,双唇饱满,睫毛纤长,体肤白净,周身隐有毫光,恰如神鹿。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