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游戏竞技 > 打穿steam游戏库 > 第八十四章 金刚
  行过大礼,觉光起身,再看鹿正康已经有了不同的感觉。

  他心想,天佑少林,降下佛子,人间正道又能多一份力量了。

  这个孩子是不一样的,对待他不能如同对待一般的孩子那样,而是要把他当成佛祖遗落世间的珍宝,菩萨在地上的化身。

  心中欢喜的觉光此时才意识到天已发亮,一轮红彤彤、热乎乎的朝阳正从东边的山脉缺口升起,晕开一大片金灿灿的朝霞,气势磅礴,这在和尚看来,是老天赞许。

  他小心地抱起鹿正康,施展轻功回到别院。

  一路穿林跨石,不过半刻钟就到了地方,此时,早起的老妈子们已经在寻鹿正康了,有一位见到觉光这秃驴怀里那孩童正是自己要寻的,赶紧跑上前,嘴里埋怨觉光,小心接过孩子。

  觉光对她合十一礼,“善信,此乃我少林佛子,稍后待我禀告了方丈,就会把他接走。”

  鹿正康对他摇摇头,觉光一惊,“佛子可是不愿见方丈?”

  鹿正康再次摇头,这次觉光就有数了,“是了,佛子常在这逸姑别院,想来不愿离开。”

  老妈子听到秃驴这么正经的话,心里也打鼓,低头打量怀里的小孩。

  皮肤光洁如白瓷,没有半点绒毛,发着一层莹润的宝光,双眼半闭,神态恬淡,好似悲悯的菩萨神像,叫人由衷生出畏离心来。

  而鹿正康察觉到了她的目光,睁开眼,露出一双皎月般透亮的眸子,冲她温柔一笑。

  “这孩子!他……”老妈子惊叫起来。

  觉光笑道:“善信有福能抱起佛子,身后必能不坠恶道。”

  老妈子心中又是惶恐又是欢喜,竟然不敢再抱着鹿正康,连忙把他递回给觉光。

  黑秃驴叹了一口气,“终究福源不足。”

  他把鹿正康放回炕上,急急忙忙回去寺里了。

  周围的婴孩们纷纷向鹿正康围拢来,用迷惑不解而天真烂漫的眼神盯着他。

  鹿正康盘坐着,姿态纯实,就有聪慧的小孩跟着学,用一双小手攥着腿叠在一起,有用力过猛的,打个趔趄倒在炕上,嘻嘻笑起来。

  老妈子们围着炕沿,用审视的眼光看着这一幕,如此不寻常的景象,以及鹿正康脱俗的仪容,渐渐叫她们认可了一点,那就是这个孩子是菩萨转世,天生不同。

  有了这个认知,她们由衷升起满足感与敬畏感。

  老妈子们轻轻退出厢房,开始热烈的交谈,脸上洋溢着满足八卦心理后的欢畅心情,在她们看来,这是一个巨大的谈资,能让她们从村里的无聊妇女群体里脱颖而出。

  这其中有一位王姓的老妈子有些心神不定。

  她的同伴问她,“你这是咋了?”

  孙王氏摇头不语。

  她们在这里聊天,一群和尚匆匆来到别院。

  为首的穿着袈裟,是个灰须老头,周围也是一群中老年人,觉光老老实实陪在末尾,跟三孙子似的。

  穿袈裟的就是少林方丈了,他站在窗外朝屋内张望,看到榻上的鹿正康似乎半寐,和气一团。

  方丈以法眼观之,斗室之内,却暗藏天地。

  鹿正康的气机高邈,时而如山间清风,时而如河海暗流,是冬日寒梅瓣上的霜雪,是深涧青苔于正午汲取的第一缕阳光,是流淌在羚羊体内的汩汩热血,是一切自然,一切运作中的现象。

  见识这般妙相后,方丈对周围的和尚们点点头,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露出微笑。

  接下来就该去见见这位佛子了,他们肃容,待方丈推门后,一个个迈步进屋。

  鹿正康也不去理会这些秃驴,心神沉入定境,体内先天之气流转,渐渐就忘乎形骸,如陷入一场美梦。

  他反复体悟《金刚经》精义。

  什么是金刚?

  不增不减、不垢不净,这是天地宇宙的境界。

  怎么算灭度?

  灭度众生其实无被灭度之众生,一切生命与非生命都在宇宙的运行中,既然已经存在,那就会消失,留下的是存在的因缘,永远存在。

  如何能不住相布施?

  意识到自己存活于宇宙系统中,那就是发金刚心,即是灭度,即能不住于相。

  这就是第二重境界,脱离了欲界,看山不是山,而是世界整体的一个暂时存在形式。

  鹿正康微微感到一个庞大不可估量的循环系统在与自己身体的小系统发生共鸣,他知道这就是金刚。

  这就是佛。

  就是道。

  是一切起源的基础。

  鹿正康对宇宙心存感激,生命本是微澜,起于大海,归于大海,既然绽放光华,那应该铭记出身的美好世界。

  他一团先天之气努力想要与天地本源之气建立沟通,但天道沓沓,高不可攀,几次三番的努力反倒让自己离天越来越远。

  他叹了一口气,结束禅定。

  睁开眼,看到一群满脸热切的老秃驴,而觉光躲在最后面冲他呵呵笑。

  方丈合十行礼,其余和尚跟着行礼,这是拜菩萨。

  “佛子可愿入敝寺修行?”方丈一边说,一边用手虚指少林方向,语气就像在同一个成年人说话一样,他清楚一个开悟之修行者有怎样的智慧,所以完全不担心鹿正康是否能理解。

  鹿正康看了看周围的小婴儿们,最后盯住其中一位,和尚会意,将那个男婴抱到鹿正康座前。

  这个小孩一直都待在最外面,从缝隙间看鹿正康,他从来不争不抢,存在感很低,以至于有时候会被老妈子忽视,直到饿哭。

  这个小孩是最聪明的。

  鹿正康轻轻抚摸他的头顶,先天之气流入他体内,裹住了他体内残余的,从母胎带来的一点灵机。清晰可见的,他的眉心亮起一点清光,闪烁几下后隐匿起来。

  以后他的修行会受益不尽。

  有几位和尚看得心花怒放,这样的小孩就是难得的练武奇才,往常能找到一个就很不容易,若是悟性好些,那就可以自夸一句百年难得一遇了。

  鹿正康指了指这个小孩,再指了指少林的方向。

  秃驴们面面相觑,最后方丈开口:“佛子自有打算,我们先把这个童儿带回去好生培养,以后也能给佛子做个侍者。”

  “善。”众和尚齐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