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嫦娥小说 > 玄幻奇幻 > 步步为谋:皇妃倾天下! > 第237章 女鬼来了
  西门逸也不知是开玩笑还是想吓怀雪,也不想想,人都死了半年多了,只剩下白骨了,还验个毛。

  “哦,你终于觉得李子富的死是另有隐情了?”怀雪却激动的站了起来。

  “我可没这么说,既然你一再认定李蔡氏不是真凶,而她自己刚才也说没杀人,那么这件命案或许真有巧合,既然活人身上找不到证据,我们可以从死人身上找。”

  “你说得那么容易,人都死半年了,早埋到地底下了,难不成你要挖人坟?”怀雪越说眼瞪得大,不敢置信的看着西门逸。

  “未尝不可。”西门逸的笑容让怀雪头皮发麻。

  琪四下看了看,有些心怕怕,大庭广众之下,他说去挖坟,要是被人听到,估计会被鄙视一辈子的。

  “老大,爷,好端端的我们干吗掘人坟啊,这案子其实也没那么复杂,其实你也看到了,李蔡氏长期被虐待,估计其他的妾也有,像这种男人死了活该,我们只要设定一个正当防卫就行了,这样就皆大欢喜了。”

  琪将西门逸拉到无人的死胡同,力劝道。

  “琪琪,你不是一直认为李蔡氏是冤枉的吗?你不是觉得这案子有疑点吗,现在这样让你有机会去查不是更好吗?”西门逸笑看着怀雪,像是在说她没胆。

  其实怀雪并不是怕近似坟,验尸,而是这样死亡明确的,验了又能有什么,除了浪费时间外,还会让死者家属不满。

  “其实我最初只是觉得木驴这个刑罚太变态了,为什么女人通奸就要被浸猪笼,骑木驴裸游,男人就没事呢?这案子冤不冤我且不说,你不觉得李蔡氏很可怜吗?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很显然她嫁错了,如今上天给她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你还要去剥夺,很残忍。”

  琪有点心虚,她去李家,只不过想找些李子富很坏,罪有应得的证据,只是想给李蔡氏一个重新选择生活的机会。

  “你说的这些我会考虑,回京后,我会提交六部,让众爱卿共同商讨,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李蔡氏通奸杀夫的案子,她这案子拖得够久了,按说应该执行刑罚了,我们得尽快将这案子结了。”西门逸很认真的听了怀雪的意见,但是似乎对挖坟,刨尸很有想法。

  “可是,这也没必要刨尸啊,现在已经这样了,只要仍然表明身份,重新提审,给李蔡氏一个翻供的机会不就成了。”怀雪不解的望着西门逸。

  现在李蔡氏愿意说了,只要通奸不成立,只要没有杀人动机,做皇上的一句话不就结了吗?法理之外也可以讲讲人性,人情啊。

  “不,那样朕就徇私了,朕若带头无视律法,日后还如何治国,就按我说的,我们先去找王弟,让他找些人,明晚子时,我们去近挖李子富的坟,将他的尸体刨出来重新检验。”

  西门逸却像突然吃错药似的,说什么都要掘坟,怀雪傻眼了,他都已经决定了,看来她说什么都没用了,可是为什么呢?

  “西门逸,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要在尸骨上做手脚,制造一个‘事实’,让李蔡氏无罪释放?”怀雪百思不得其解,最开始反对的人是他,怎么探了一次监,他就完全变了呢?

  难道他想学学古人鞭尸?还是说他有特殊的嗜好?

  “这个,我暂时保密,到时你自然就会明白,在这之前我先请教周法医,从时间上看,李子富死亡到现在,尸体现在大概是个什么情况?”

  西门逸神秘兮兮的笑问怀雪。

  “你要我怎么说呢?从时间上看,他死亡的时间正好是秋天,一般情况下,如果在地面,早就成骨头了,但是他已经入土为安了,这就不太好说,要看墓地的具体情况,温度,深度,以及密封情况,不过极有可能还有皮肉。”

  琪想了想道,沧州比较靠北,入冬比较早,出冬则比较晚,从李子富的死亡时间推断,应该不会只剩骨头的。

  “哦,那样,可能要麻烦一点,琪琪,你愿意做吗?”西门逸并不希望琪琪的那双玉手再碰任何死物,可是他也深知琪琪的个性,如果他直接说不让她插手,她肯定会想方设法插上一手。

  “看吧,我不介意你找个仵作一同。”怀雪想了想道。

  她虽然学的法医,但是在现代,多用科学仪器,而古代的仵作,则主要靠经难,这种事,还是有个有经验的在旁边比较好。

  “好吧,那我们现在去找王弟,这些事,就由他来安排,到时我们只要直接去就行了。”西门逸说着率先向西门博暂住的客栈去。

  可是西门逸将要掘棺的事一说,西门博脸色就变了,堂堂王爷去挖墓,确实很难为他,不过皇帝老大有这兴趣,有这爱好,他这个做臣子的弟,就算怕鬼,也得陪着啊。

  “好吧,既然皇兄觉得有这个必要,那臣弟去安排就是了,皇兄届时会参加吗?”西门博深感恶心的问。

  “当然了,既然是他提的,他肯定要在现场了,爷,我说得对吧?”怀雪故意向西门逸道。

  “的确,那这样吧,你一切准备就绪后,派人到李府通知我们。”西门逸本来不想去的,但是经怀雪这么一说,他还真觉得自己有去的必要。

  两人回李府的时候,怀雪问西门逸。

  “你觉得这事,我们应不应该告诉李子贤?”

  “最好不要,他是李家人,死者又是他兄长,朕担心他感情用事。”西门逸摇首,掘人家的兄长的坟,还让人参加,是人都会发火的,这万一要是起了冲突,总是很尴尬的。

  “好吧,只是希望我们偷走的时候别被他发现。”怀雪暗祈祷道。

  第三天中午,西门博亲自来了趟李府,将今晚子时去盗尸的消息传达到了西门逸耳中。

  是夜,怕被李子贤发现,怀雪一早就洗洗上床了,亥时,怀雪侧耳倾听,隔壁的人好像还没睡,可是尸体埋在城外,如果他们现在还不出发,就要错过了。

  想了想,她将枕头与衣服在床上做了个假睡的形象,之后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松竹院,悄悄的向西门逸的住处移动。

  “琪琪,你可算出来了,我以为你被那子发现了呢?”一直在等怀雪的西门逸紧所着怀雪的手,不无担忧道。

  “那是不可能的,我们现在去来得及吗?”两人悄悄自后门离开,原来西门博早已安排马车在后门等着。

  速度很快,这个时候,身份起了很大的作用,傍晚的时候,西门博已经拿着令牌交代过了,马车一到城门,门就打开了。

  “西门逸,你可真会挑时间,月黑风高夜,正适合做这种事。”

  因为坟地在山上,不太适合马车,两人遂下车步行,一路上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野兽的吼叫,还有一些夜鸟用那嘶哑的嗓音唱着让人全身发冷的‘夜曲’。

  虽然学医的时候就经过了一些非人的训练,虽然她一直觉得世间没有鬼,但是这个时候怀雪还是感觉全身都冷,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我倒也希望在白天进行,只是如果尸体上查不出任何痕迹,官府都会失了威严。”西门逸紧握着怀雪的手,感觉到她的紧张与颤栗,很是心疼。

  “说得也是,只是到这会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那么坚持要开棺?”怀雪又向西门逸靠了点,若不是后面没有人,她一定会让西门逸背着的,总觉得身后凉凉的,尤其是后脑勺。

  “琪琪,我的猜测会不会是现实,很快就能证实,不如由你亲自去揭开。”西门逸淡定的微笑。

  “爷,你真狠,你没见我现在腿都在打颤吗?感觉到处都有阴风。”怀雪苦笑,不管是心里作用还是自然环境的原因,她现在大脑已经有点了,就算到了现场,只怕也拿不出专业的水准了,今晚,她就旁观好了。

  “呵呵,琪琪,不是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吗?难不成你做了什么亏心事?”西门逸试着想让怀雪放松,他却不知道,怀雪越说越渗。

  “爷,亏心事我是没做过,可是你知道我以前干吗的吗?天天分解死人的身体,你知道不,那个时候,我身上总是带着手术刀,有时一个电话,我就过去了,唉,不说了,越说,我感觉越冷。”

  琪揉了揉后颈,要是这里有现代的照明工具,那她也不至于怕成这样,这个破烂的地方,点着个破烂灯笼,还风一吹就灭,是人都会犯怵的。

  “哦,那以前晚上出门你就不怕?”西门逸本来不想吓怀雪,但是又实在好奇,他是很清楚,这死人,是不会挑时间的。

  “不怕,我现在怕,也只能怪你,你没给我安全感。”怀雪咕弄着,脚下突然绊了下,若不是西门逸牵着她的心,只怕她就趴下了。

  西门逸一听,心里不舒服了,他没给她安全感,那她的意思是,在她的时代,有那么一个给她安全感的男人了?

  “那谁能给你安全感?”

  “呵呵,老天爷,如果‘天不刮风,天不下雨,天上有太阳,姐心就不慌’。”怀雪说着竟然哼起了这首歌。

  唱着唱着,怀雪感觉身体暖和了,好像天上真有了太阳,于是乎,在这样的月黑风高夜,在这荒郊野外就听到了‘女鬼’高亢的歌声。

  琪不觉松开了西门逸的手,扯开嗓子吼了起来,只是她忘记了,她没有音乐细胞,于是乎,在山腰挖坟的男人们就听到了,女鬼‘’的情歌。

  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太阳

  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太阳

  妹不开口妹不说话妹心怎么想

  走了太阳来了月亮又是晚上

  哥哥什么日子才能闯进你的梦香

  哟

  妹妹我心有所想啊

  嫁人就嫁哥哥这样

  每天晚上对着月亮梦见哥哥在身旁呀

  地上花儿为谁开放水中鸳鸯为谁成双

  丢块手绢在风中啊吹到哥哥身旁哟

  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太阳

  妹不开口妹不说话妹心怎么想

  走了太阳来了月亮又是晚上

  哥哥什么日子才能闯进你的梦香

  ……

  在怀雪前面打灯笼的仁兄,手不住的颤抖,纵然知道是后面这位美女姑娘唱的,他心里也发毛,脚下不由加快了。

  跟在后面的西门逸却一脸很享受,看着怀雪在前面甩着手,扯着嗓子吼,竟觉得很惬意。

  宫里的女人说话都捏着嗓子,就连原来的周怀雪,都是声如细蚊,没想到换了个人,这声音竟然也能如宏亮,而且这歌词还挺有意思,虽然低俗了点,但是却也很直接,表达了男女两情相悦的美好,他竟然很喜欢。

  山腰,西门博正指挥着众人在挖李子富的坟,突然众人手中的工具都搞了,全都双腿打颤。

  “爷,我,有女鬼,要不要不白天再来吧,”

  胆的,看着西门博,声音颤抖道。

  “放,这天底下何来的鬼。”西门博威严的吼道。

  “爷,您听,真的,出鬼出来找男人了。”又一个人哆嗦道。

  每天晚上对着月亮,梦见哥哥在身旁呀

  地上花儿为谁开放,水中鸳鸯为谁成双

  丢块手绢在风中啊,吹到哥哥身旁哟

  就在那句丢块手绢在风中刚唱传到众人耳中时,空中突然盘旋着飞来一片白色的……

  “啊,鬼啊,不要抓我,不要抓我……”

  “鬼大姐,也不要抓我……”

  众工人尖叫着,往山下跑,西门博伸手接住了飞在空中的白色,竟是纸片,看着七八个大男人,突然间就没影了,有点哭笑不得。

  可是也真是邪门,这三更半夜,哪个女人在这半山腰唱歌?还有这飞来纸片,难道世上真的有鬼?

  “好吧,女鬼,既然你吓跑了我所有的工人,那么接下来这活就只有你干了,你最好现在就出现在爷面前,免得爷去掘你的坟。”

  西门博拿起镐头,很是恼火道。

  一镐下不去,感觉没动力,这么大个坟,他一个人得挖到什么时候呀,再说了,皇兄还没来,不如明晚再挖吧。

  “爷,那边,那边有火?”

  突然身边好像有人同他说话,他提着放在地上的灯,四处看了看,才看到倒在丈外的仟作。

  “你怎么没走?”西门博照着人,见他竟然赖着不起来,上前踢了一脚。

  “爷,我,腿,腿软了,那边,那边女鬼来了,”

  本来西门博听到他喊腿软,打算去扶他的,却不曾想,他竟然颤抖的指着山下。

  “爷都说了,这世间没有……”

  西门博侧首看着那一晃一晃的灯火,还有那让人寒光直立的歌声,确实是从一个方向来的。

  “爷,前面就是了。”已经快趴下提灯兄,终于松了口气,站在原地向后面的西门逸道。

  “啊!到了吗?这么快。”怀雪终于收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